返回列表 发帖

试一试另类旅游--爬树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童年上树掏鸟窝,捉蝉,摘果子,凡是牵涉到爬树大多是孩子们的事儿,但是,知道了爬树成为一种运动后,就不是单纯地只是攀缘那么简单了。在这世界上,有许多成年人参加了攀爬最高的树木的活动,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行列。这是一项自我挑战与探险式的行为结合的运动,不单是年轻人感兴趣,更多的年长者也参与这项活动,因为它给予人的经验也是无可比拟的。
    爬树活动的组织者彼德.杰肯斯攀援登上的大树,差不多包括了美国所有的大树种类。当年他曾爬树去修剪枝干,也曾上树营救离开了主人的猫、鹦鹉、蟒蛇等宠物,有一次他还救下了一个人,他是在不知觉中跟着自己的猫上了树,结果不敢下来了。这是他与爬树有关的经历,不过这不能算杰肯斯的爬树活动,他建立的一个团体“树人”就有点不同了。
   在国家公园的红杉林里,大树的高度都在200尺以上,攀登这样的树在旁人看来十分危险,但不是杰肯斯。他爬树固然为了工作,同时也为了兴趣。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里,他首先尝试攀上的树木,并不是红杉。巨型红杉高至顶端可达250尺,最接近地面的枝干也有100尺的高度。杰肯斯不肯使用带钉钩的腿部工具爬树,因为这样可能伤害树木,他相信每一次的努力都可以保护这世界上最巨型、最古老的树种。
   看杰肯斯示范爬树,也是一桩挺紧张的事儿,随着他的每一步行动,不知不觉会捏紧了拳头暗中使劲。首先他张弓发射出带线的箭,箭头上系着细细的钓鱼线,後面连接着稍粗一点的线,当他第四次发射,才使箭头穿过一个极大的树干,又迅速地将箭头带回地面。如此可以把粗达3-8寸的聚丙稀绳子安全地系在树干上,这是爬树的基本途径。
sequoia.jpg
2010-9-7 12:57

   杰肯斯眯缝着眼看着下午的太阳,黑色的绳子蜿蜒在他头顶高处,“这树干看来有点诡异。”他说,需要把绳子固定在足够承受重量的树干上,带有椭圆形锁具小装置,以及带绳座的攀登器,这工具象红色的装钉枪,所带棘齿轮在下坠时紧咬住绳子,但却是很轻松地往上移动。攀登有缓慢的二步骤:杰肯斯站在脚镫里,把体重从上部攀登器移开,把它往上推移18寸,然後他坐回绳座,把体重从低处的攀登器移开,它将会借助工具的拉力自动上升。然後他重复动作,一段上攀的运动要反复数百次。
   突然,三个尖锐的爆裂声打断了行进,杰肯斯从绳子上部滑落,到离地面6尺高处才停住,大树的小树枝纷纷掉落下来。杰肯斯挥汗如雨,黄色的夹克上瞬间湿了一大片。器具上的小故障妨碍了锁紧绳子,他才不能逃过一劫。
   稍停,杰肯斯又从树的另一侧开始上攀,20分钟后,他到达离地面100尺的树干处停下,然後开始攀登另一段100尺的高度,把绳子从这棵红杉安装到另一棵相距60尺的红杉上。逐步在大树上稳妥安置好吊床,这是附带蚊帐、灯具、睡袋的夜间安息处。现在参加“树人”爬树活动的会员已经多达上千人,成员来自欧洲、日本和美国本土,使用技术性很完善的工具,是一个国际组织,他们中许多人从孩提时代就喜欢爬树。人们在离地面百尺以上的高处过夜,沐浴着森林清新空气,遥望太阳坠落在林海边缘,等待夜色降临后的寂静和神秘,然後又从树叶的缝隙中数那显得接近了的星星,都说在大树上睡眠可以做生动而色彩鲜艳的梦。
Sequoia2.jpg
2010-9-7 12:57

   60岁的会员高田嘉子在杰肯斯助手的佐助下,爬到243尺高的红杉跚跚摇摆的顶端,她为这一刻的成就已经准备了三年。她只使用手臂和腿部的力量,成功地挑战了攀爬的困难,尝试这项运动是她自身的里程碑,她感到从灵魂到身体都欢畅地庆祝登上树顶。
   从1983年开始,杰肯斯就举办免费课程教授爬树活动,每月两个星期日,在离阿特兰大市区20分钟路程的长岭上的两棵百年白橡树下上课。他已经给大树取名为黛安娜和尼穆罗,他还计划将来把骨灰撒在尼穆罗下。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里他教授了超过一万名的爱好者,其中不乏俱乐部活动和生日派对参加者,他们称之为“树上冲浪”。站在树顶上,眺望树冠,可以看见树木的弯曲和伸展,可以感觉强风迎面吹来,然後怒号着、拍打得枝叶摇曳,然后蕴聚着林海的波涛,将这绿色的波涛递送到天边,人就似乎可以趁风而行。
   如今爬树的活动已经逐渐规范化,设备和器具都经过改进,参加活动的人只需要攀上一棵树,就不需要落地即可以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借助索道可以从容地在树林上层悠游。参与这个活动的人员也逐渐多元化,值得一提的是双腿残疾,借助轮椅行动多年的道格拉斯,也一样攀援而上,只不过他比别人多花几倍的时间。当树冠周围清新的空气渗透了肺叶时,他心中的那份自豪和满足是他一辈子难忘的经历。
   爬树虽然只是一种比较另类的活动,却给所有参与者极大的喜悦和自我挑战的机会,途中不乏许多惊险的感觉,却让人持续的考验自己的勇气,胆略和毅力,有时体验一下生死一线的悬念,在登上顶端时的喜乐更为可贵。这也许是杰肯斯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同道者的原由。

Sequoia3.jpg
2010-9-7 12:57

   清晨,结束树顶的逗留以後,即可从树上端沿绳子慢慢下滑,经过一个又一个的粗大的分枝,在离地100尺处停下观赏周围的景色,然後再下行至离地50尺处体验一下钟摆摇晃的舞蹈。当人回到地面,停下来回首那高耸的树冠,心中似乎拥有了一个珍贵的纪念,最后离去时,隐隐还会有点失落,因为那大树曾经用它的巨臂揽住来访的人,慷慨地给予过它的客人一个色彩绚丽的梦。
会不会有危险呀。
有意思,但不适合所有人
肯定不去玩的,危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