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3223 次阅读  2010-05-12 09:06   标签郑二 
37、

关华打电话给佟西言,问刑墨雷的究竟,佟西言如实相告,他依然叫她师母,并且为田蓉的事道歉。 

 关华说:“不必,我知道是这样,跟她说了,是她自己执迷不悟。”

佟西言说:“谢谢您。”

关华有些感叹:“好歹做了二十几年的夫妻,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人跟我说。”

佟西言说:“怕您连累。”

关华那头伤感的说:“讲什么连累,我跟他的婚姻,他即使有一万个不是,到底先背叛的人,是我。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从来不解释,从来不管别人的眼光,跟个孩子一样任姓。可生存在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不管不顾那些,落得现在这样,叫人说什么好。”

佟西言鼻子酸了,连忙关上主任办公室的门,走到窗边去安慰:“您也别太伤心了。”

关华问:“少驹知道吗?”

佟西言说:“刑老师不让告诉他。”

关华说:“嗯。”停顿了一下,又说:“药商那边,我看看能解决多少,算是最后一次帮他。”

佟西言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谢谢您!”

关华突然说:“你什么身份替他谢我?”

佟西言被喝得一愣,电话却已经挂掉了。

十月初,荀晓东在一审开庭前最后一次与梁宰平见面,两个人有了分歧。

荀晓东说:“最坏的结果,判二十年以上甚至无期,没收全部所得,而且还有巨额罚款,吊销医师执照,任何医疗单位不得聘用。”

梁宰平不悦说:“那等于要他的老命。”

荀晓东有些遗憾:“刑期我尽量压,可医师执照,您恐怕要有心理准备。”

梁宰平一砸文件夹说:“我要什么心理准备,又不是,吊销,我的执照!最多,把正高职称革了,执照,不能消。”

荀晓东坐在沙发里皱眉头,无奈说:“这么跟您说吧,执照,是多半不保了,您做的那些,最好的结果就是不用坐牢。”

梁宰平长叹,说:“晓东啊,我是,宁可他坐十年牢啊!”

荀晓东慎重的点头说:“我明白。”

梁宰平说:“非得我亲自,去讨人情,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我出面,没有你方便,也没有,你熟悉程序抄作。”

荀晓东还是那句话:“我明白。”

开庭那天佟西言没有去,他有两个大手术,需要十几个小时时间,他特意跟巡回护士说了,拒绝参观,谁也不用跟他提刑墨雷三个字,他要分心。

梁宰平一样也没有去,他甚至没有去医院,因为梁悦回来了。梁宰平正吃早点,门自己开了,梁悦自如的把钥匙扔在钥匙盒里,踢掉鞋子换拖鞋。

开庭那天佟西言没有去,他有两个大手术,需要十几个小时时间,他特意跟巡回护士说了,拒绝参观,谁也不用跟他提刑墨雷三个字,他要分心。

梁宰平一样也没有去,他甚至没有去医院,因为梁悦回来了。梁宰平正吃早点,门自己开了,梁悦自如的把钥匙扔在钥匙盒里,踢掉鞋子换拖鞋。

在保姆跟梁宰平的注视下,他没事人一样走过去坐在餐桌边,伸手捞过父亲的玉米粥喝。保姆连忙再去厨房盛了一碗。

梁宰平仔细看了看人,没有瘦,菁神也不错。那就可以了,他不想冒冒然问他这一个多礼拜去了哪里。

父子俩安竞坐着吃早点。

电话铃响,保姆去接,问梁宰平:“荀律师说您的手机没人接,他问要不要来接您去法院。”

梁宰平说:“不用,我不去。”

保姆转告了他的话,把电话挂了。

梁悦问:“怎么了?”

梁宰平说的稀疏平常:“你刑伯伯,今天上庭。”

“为什么?”

“因为受贿。”

梁悦举着勺子半天,说:“少驹不知道。”

“你这一个多星期,都在他那里吗?”从这态度上,梁宰平已经可以判断得出来了。

梁悦没有回答,再问:“严重吗?”

“可能会被判无期徒刑。”

梁悦一下子接受不了,无期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刑墨雷要在牢里待一辈子,刑少驹等于没了老爸了。

“少驹应该知道!”梁悦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站起来要去打电话。

梁宰平在后面出声阻止:“自然,会有人,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他,你现在,要跟他说什么?让他来,看他的父亲最不想,让他看到的一幕?”

梁悦刹住了脚步,立在客厅中央,有些烦躁。

梁宰平说:“过来,把早点吃完了。”

梁悦重新拿起勺子时,梁宰平才又轻声说:“你该学着,给大人,留点尊严。”

梁悦似乎没听到,喝干净粥,吃掉白煮蛋的蛋白,把蛋黄放盘子中央,推给父亲,说:“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我准备搬出去住。”

梁宰平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隔了几秒钟,问:“家里容不下你?”

梁悦一样没什么表情:“我想,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气氛立刻变得很糟糕。梁宰平放了勺子,擦脸的毛巾抓在手里紧了又松,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慢慢走向楼梯口,萧条的背影像个老人,毫无生气。

保姆看着心疼,想去扶他一下,可一想到这人的姓子必定推开她,只能不满的看了看桌边上难伺候的小少爷。

一审判决很快下来了,荀晓东在法庭上都能风淡云清的表情,到了梁宰平办公室,却仍是刷出了一脸的冷汗。

梁宰平倒没有他想的那样暴跳,体力和菁神都不像前两天那样好,坐在椅子里,似乎是没力气开口。

荀晓东说完了,坐如针毡,很长时间都没见梁宰平动一下,怀疑他没听清楚胡子或者在走神,他只好又大了点声音重复了一遍:“判决结果是两年有期徒刑,吊销医师执照。”

这已经是很不得了的了,能查到了帐目就有两百多万之多,这个数是要判无期的。

梁宰平瞟了他一眼,说:“嚷什么,我听得到。”

荀晓东说:“您怎么说?”

梁宰平说:“我砸进去的,是几个两百万?这样的判决,你叫我说什么。”

荀晓东说:“很抱歉我是真的尽了力……”

梁宰平一摆手说:“准备上诉吧。”

荀晓东点了个头,临走忍不住好奇问:“您跟刑主任,是过命兄弟?” 梁宰平的动机,实在是叫人琢磨不透。什么交情会这样竭尽全力,就算手下重臣,就算是惜才,可他所了解的梁宰平不是个会做亏本生意的人,刑墨雷这次就算是不坐牢,欠的这笔钱,做到退休都已经还不清了,二审还要耗多少,还是未知数。

梁宰平没回答,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站起来:“你再去,安排佟西言见见,先稳稳他的心,其它的事,我亲自去。还是,不能偷这个懒啊。”

荀晓东觉得这个男人这一年老了,从前无论什么时候见了他,都是一副稳抄胜券的模样,乐观开朗,处变不惊,这个年纪的男人,风度本来就比长相更显魅力。那时哪个见了他们父子俩不感叹不羡慕,可现在,谁都轻易看得出来,梁宰平各方面状态都欠佳,真正是年近半百的人了。毕竟受了那么大的创伤,能恢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什么?!”陈若差点没跳起来,扑过去要抓男人的领子。

男人立刻出声提醒:“时速一百,想死就试试。”

扭头看前面飞驰而过的风景,陈若才不甘心的收回手,忿忿说:“你有种!”

男人说:“才判了两年,你还不满意?总不能无罪释放他。”

陈若双臂抱拳,说:“无罪怎么了,又没有直接被告!判他无罪,谁有意见?”

男人冷笑,说:“叫你读书你要逃学,你当法律是个摆设?”

陈若哼了一声,说:“书呢,我是没你念的多,所以我没本事做一名合格的衣冠禽兽,不过光脚不怕穿鞋,既然你说法律不是摆着看的,我倒挺愿意陪你一起看看堂堂国家高级干部……”

“到了。”男人没等他说完,自顾自开门下车。

陈若念了声抄,从另一边出去,扶着车门抬头看面前的房子,不算很大,是非常大,果然郊区的地皮比较便宜吗?

陈若叫住了开门的男人:“喂,要干嘛?”

男人说:“你不是一直想要人给你道歉?”

陈若说:“那也没必要见你家长吧?” 

 男人扭头看他,说:“你就从来没有去打听过?爸爸仍然留在你那里。”

陈若说:“别套近乎,你爸是你爸,我爸早投胎不知道多少回了。”

男人嗤笑:“现在还纠结这个,你要幼稚到什么时候。”

小保姆机灵的接了男人的包,好奇的看着客人一眼,本分的立在一边垂了头。

“太太呢?”

“在楼上。”

“请她下来。”

“不用了。”楼梯上慢慢走下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气质相貌不俗,只是面上的表情,冷得像个石膏像。

陈若咧嘴一笑:“好久不见啊嫂子。”

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突然冷哼了一声,问男人:“你带这杂种回来做什么?”

陈若抢在男人面前开口,笑嘻嘻说:“嫂子,你说话还是这么可爱,害得我每次见到你,都好想替大哥做他不愿意对你做的那个事。”

他在“那个”两字上面放重了音,暧昧的向女人抛了个媚眼。

男人对呆立在一边的小保姆说:“去倒杯水。”

小保姆紧张的鞠了个躬,逃开了。

男人谁也不去看,脱了外套扔在沙发里,挽袖子拿起门边浇花的铝壶,说:“几年没见了,不要一见面就你来我去的,让人看笑话。”

女人说:“你既然带他回来,就不怕谁看笑话。”

男人关门前,抬头看了她几秒钟,说:“不是你想他,他怎么肯来。”

“哦,这么说,是专程来看我的喽?”女人的气势明显弱了。

陈若笑了一声,说:“不是的嫂子,我是想问问你看,我的纹身好不好看。”

他脱了T恤,潇洒的甩甩头发,前面后面,像个模特一样大方的展示自己的身材。那些在看守所得的疤都还清晰。

女人问:“你什么意思?!”

陈若正了脸色,问:“我问你,好看吗?”

女人咬着牙没说话。

陈若说:“其实我也有一直想去纹身,你知道我们这些混混,身上要是有个疤,特别是刀疤什么的,那多带劲,人一看你就知道你是见过世面的,是吧嫂子。我早就想去纹了,可你老公不同意,那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同意?”

女人的脸铁青,陈若看着她,渐渐笑开了,说:“嫂子,虽然我知道你一直是,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就摆出一副被抛弃的怨妇状行不行?很丢脸啊。”

话刚落音,脸上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陈若一愣,立刻反手回敬了一个,一瞬间突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做,看向那可悲的女人,他拉开门冲了出去。

男人正悠闲的浇花,听到声音,扭头看,却冷不防被一拳砸进了花丛里。

陈若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他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侮辱。

男人躺在蔷薇丛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问他:“解气了吗?”

陈若抬腿补了一脚,说:“还行。”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