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8828 次阅读  2010-05-12 09:01   标签郑二 
35、

陈若为了老情人跋山涉水到了目的地,在秘书处被拦住,要求登记姓名来处,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说:“你去报告一声,我是陈若。”

秘书说:“请您先登记。”

陈若一甩头发,说:“我觉得我还是不登记的好。”

秘书眼底有明显的不耐,合拢了登记本,不想再理会他。

陈若叹了口气,掏手机拨号码,那头立马就接了,陈若故意的面对秘书大声说话:“……哟,这么快就接电话了啊……我在你办公室门口……骗你干嘛我真在你办公室门口,秘书不让我进来嘛……”

门嘎啦一声打开,沉稳的脚步声从走廊传过来,男人端了一张严肃的脸,手里还拿着手机。

陈若合上手机盖子,冲着受惊的小秘书抛了个媚眼。

男人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走,陈若跟了上去。

这种人的办公室一般都是大而宽敞,装潢布局整体格调都是全国tong一的沉闷。陈若是第一次来,丝毫不意外,自己大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

男人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前,两臂打开撑着桌面,盯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翘着长腿的陈若,问:“为什么来?”

陈若说:“想你呗。”

“真的?”

“一半。”

男人嘲讽的笑了笑,绕过桌子去捏他的下巴,说:“还有一半呢?”

“找嫂子叙旧。”

“欠抄呢吧你。” 

 陈若眯起眼睛笑:“你抄得动?攒够了力气没?”

男人一把抓起他摁在办公桌上,剥他的裤子:“抄不抄得动,你试试不就知道!”

陈若大笑着叫:“救命啊,强jian啦!”

男人是典型的实干家,根本不加理会,强硬的插入很快让陈若没了那逍遥的笑声,只有恨恨的低咒:“抄!”

男人咬着他的脖子,不带一丝感情:“过瘾吗骚货?”

陈若痛的打哆嗦,咬紧了牙关不出声。男人越发狠了动作,问:“为什么来?”

陈若骂:“我为你个老王八!”

男人低低笑,说:“不知死活。”

肿瘤外科今天的气氛很好。交班的时候护士长说,主任出差去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几个小年轻都挺高兴。

护士长失魂落魄看着他们,默默无语。

她坐在护士站,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有些摸不着头绪。她实在是很担心刑墨雷。

正发呆,突然被捶台子的声音惊醒,抬头见一个强壮的中年男人,表情阴狠,吼:“刑墨雷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护士长站起来冷静的问:“有什么事吗?”

男人从背后拖出一个人,护士长惊讶的叫:“柳医生?”是柳青,梨花带泪的柳青。

男人大手一挥,差点打到护士长:“我不跟你说,你把刑墨雷给我叫出来!”

柳青拉他的衣袖:“爸……”

“你给我闭嘴!”

护士长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说:“刑主任出差了。”

“出差?!他倒是真会挑时间出差啊!龟sun子!我看他是不敢出来吧!刑墨雷!你给老子滚出来!敢做不敢认!你当姓柳的没人呢吧!”

看热闹的家属病人聚在走廊越来越多,护士长一把上去拉住男人,厉声警告:“刑主任真的不在!请你放尊重些,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叫我放尊重?我女儿现在怀孕了!玩了就跑,他这叫尊重吗?!让他出去打听打听我柳文浩的名字,识相点给老子滚出来!”

护士长刷白了脸,天呐,她从一开始就怕这一招了。

于鹏走了出来,站在护士长身后,没说话,可男人毕竟是男人,只站着,也撑了气势。

“他真的不在。”护士长盯着柳青,说:“你们改天再来吧。”

男人看着也捞不着什么便宜了,甩开护士长娇小的身躯,说:“好!他不在,我找你们医院领导说话!”说完,拉了柳青就走,柳青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哭哭啼啼。

护士长也想哭,心想这是怎么了,这怎么就没一天太平日子可以过啊。

一个小护士过来叫她:“护士长,院办打电话来,说紧急会议,在小会议室,让您赶紧去。”

这个时候开紧急会议,不会出更大的事吧,她惶惶然,风声鹤唳。

小会议室里坐了满满几十个人,见到门口进来那个人,都惊得瞪大了眼睛,反应快的立马站了起来叫:“院长!”

张明远是最受惊吓的,他差点没打翻凳子。

梁宰平点了个头,说:“都,坐吧。”

孙副坐他左边,王副坐右边,佟西言坐他旁边,打开了文件夹。

 “我,说话,不方便,写了稿子,西言帮我念吧。”梁宰平对佟西言点了个头。

佟西言照着稿子平板念了出来:“各位同仁,我不在这些天,辛苦大家了……”

刚念完这几句,会议室的门突然被大力砸开了,柳青同他的父亲闯了进来。

护士长在人群中冷眼看柳青。

柳文浩看了一圈会场,傲慢的说:“正好,都在,哪个是院长啊?”

孙副站了起来,问:“你有什么事?”

柳文浩把女儿拉了出来,说:“你们医院肿瘤科的刑墨雷主任把我女儿的肚子搞大了就不要人了,我来找你讨个说法。”

有人窃窃私语,梁宰平扫了一眼,立刻静了。

孙副上下打量柳青,皱着眉头说:“我们现在在开会,麻烦你,到外面等一会儿好吧?”

柳文浩横眉倒竖:“你叫我等?!”

柳青已经看到了坐在中间的梁宰平,她惊讶的硬生生忍住了哭,拉父亲的衣服:“爸!别说了!”

“给我闭嘴!不要脸的东西!”柳文浩扬手就是一耳光,柳青啊的一声,撞在门上。

 坐着的几个主任都站了起来,护士长偷偷打保安电话,梁宰平扶着额头,拇指揉太阳穴,看了呆的有些可怜的佟西言一眼,站起来往外走。

王副跟了出去。

梁宰平扶着栏杆看下面天井,问:“市局里,没有找到人?”

王副说:“熟人去问了,都没有消息,估计可能是带回省里了。”

梁宰平说:“不会。”

王副根本不问他为何如此笃定,只是马上说:“你能帮他一把是最好。”

梁宰平轻轻吐息。谁都等着他帮忙,他的忙,谁能帮一帮。

梁悦,你在哪儿?

陈若清理完下身的红白污秽,趴在沙发苟延残喘,眼珠子盯着男人来去走动,批文件查资料,专心的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做,房间里根本没他这个人。

他愤怒了:“喂,太过份了吧?”

男人头也不抬,口吻懒散像是已经吃饱:“问了你不止一次了,为什么来?”

“我不是来求你的。”

“嗯。”

“刑墨雷让人捅进去了。”

“嗯。”

“你去,把他弄出来。”

“恐怕鞭长莫及。”

“……我不是来求你的!”

男人合拢了手上的文件,说:“你只有一个筹码。”

“一个筹码照样押死你!”

男人静静看他,说:“我欠他个人情,等你见了人,告诉他,我还他了。”

陈若嗤笑:“你们什么时候有交情?”

男人没回答。

陈若慢慢睡着了。

他大概是敢在这办公室里大刺刺午睡的第一人吧,男人离开之前,把外套放他身上,并且反锁上了门。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