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7090 次阅读  2010-05-12 08:59   标签郑二 
34、

佟母坐在客厅老位置打毛衣,见他进来,只瞟了一眼。佟早早叫了声爸爸,没见答应,扭头看,佟西言坐在餐桌边,灵魂出窍一般。

她走过去腻在他腿边撒娇:“爸爸,大爸爸怎么没有来?”

佟西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摸摸她的头发,说:“乖乖,去看电视。”

佟父看着不对劲,问:“吵架了?”

佟西言摇头,不想面对父母的追问,进里屋洗了澡,躺在床上发呆。

过了一会儿,佟母进来了,坐在床边问:“跟妈说,怎么了?”

佟西言叫了一声妈,喉咙就哽住了,爬去过抱着母亲的腰。

佟母轻声责怪:“这是怎么弄得,你是要远嫁是怎么着啊?”

佟西言说:“我要是远嫁,你来看我吗?”

佟母说:“你爹妈都六十几岁的人了,你好意思狠心丢下我们?大不了就是搬去跟墨雷住么,常回来看看就行。”

佟西言抱紧了母亲,说不出一句话来。

梁宰平问挂了电话的保姆:“谁?”

保姆说:“是医院的佟医生,找小悦好几次了,像是有急事。”

梁宰平没说话。

保姆说:“还找吗?要不要我通电视台派出所?”

梁宰平摇摇头。算了吧,找到了他,现在他也未必会回来。自己的小孩他了解,梁悦不是绝情的人,自己毕竟是重伤未愈,他会后悔这一耳光。

他伸手问保姆要电话,给佟西言打了过去。

佟西言刚送母亲出去,手机就响了,一看电话是梁家的,以为梁悦回来了,迫不及待就接了起来:“梁悦?!”

梁宰平说:“是我。”

佟西言一时没能听出来这沙哑的男中音是哪个人,陌生又有点熟悉,他刚想问你是谁?对方就先报了名字:“我是,梁宰平。”

梁字他还不能顺利的卷起舌头吐出清晰发音,但这已足够让佟西言失声叫:“院长?!”

天呐是幻听吗?还是梁悦又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这个男人清醒了?!在这个时候?!

梁宰平把他的惊讶平静的纳下了,问得很慢:“找他,什么事?”

佟西言差点没哭出来,小心说:“我能来找您吗?就现在。”他要真实看到这个男人才会安心,他工作十年了,还没见过医院里有他解决不了的事。他是恩慈的院长,是千把号人的龙头老大。

梁宰平没法皱眉头,他的大脑还没有恢复到可以自如的控制脸上的所有表情,可他有些小小的不悦,自他清醒后,医院里,似乎就一直没有太平过。当然他不知道,在他清醒以前,也不见得就太平到哪里去。

“明天,去医院说。”梁宰平挂了电话,坐在沙发里头昏沉,有呕吐的郁望。

保姆见他神色不对,紧张的倒了杯水过来,被推开了。

梁宰平说:“小悦回来,叫醒我。”

有说不出的疲惫辛苦,只能摇摇晃晃站起来,扶着楼梯扶手上楼去了。

佟西言一晚上没睡着,脑子里那个乱啊,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刑墨雷在受罪,到了后半夜,净想起电视剧里头折腾犯人的那些血淋淋的刑法,稍一迷糊就猛然惊醒,想到这个人以往的温柔爱护,只恨自己不能共患难。到最后,干脆的不睡了,偷偷起床开了车去梁家小区门口等着。

梁宰平起晚了,醒来时已经八点,头痛缓解,只是有些晕,总觉得走路走不太直,费了好大力气一步一步的迈,稍微好一些才走出卧室。

保姆在起居室搓莲子心,见他出来,连忙迎上去,一边看气色一边说:“早点您吃什么?我熬了粥,煮了泡饭,榨菜跟雪菜都炒了,腐汝也有,咸豆腐也有,做了您最喜欢的奶黄包,豆浆也磨了,油条您要是想吃,我现在就去炸,面都是和好的,您要面包的话,我这就去煎鸡蛋……”

梁宰平安静听保姆全部唠叨完,问:“他没回来?”

保姆有些难过,点了点头。

梁宰平扶着扶手一格一格慢慢下台阶,说:“泡饭,腐汝。”

等他坐下,保姆才递上筷子,说:“佟医生刚才来过电话,说他在外面等您,接您去医院。”

梁宰平点了个头。

佟西言在七点四十分接了孙副的电话,问怎么这么时候还不去医院,佟西言说,院长醒了,他在他家门口等着接人。

没一会儿孙副跟王副的两辆车同时到了,两个人把他从车上拖下来质问他是不是说梦话呢,佟西言说:“是院长自己给我打电话的,他很清醒。”尽管这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于是三个人一起在门口走来走去焦急的等,佟西言把食指关节都咬出清晰的牙印了,才看到保姆送梁宰平出来。

他看起来气色还过得去,表情依旧淡漠,眼睑耷拉着,眼神意义不明,这场灾难几乎让他灭顶,他瘦了很多,颧骨高了出来,下颌的线条也比从前更冷硬,头上那道恐怖的刀疤被头发遮盖了,仔细还是看得出来痕迹,原来的衬衫穿在身上,腰上的皮带尽管没有扎紧,一眼过去整个人还是削走了一大圈,但站着的样子,却比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多了一股子力量,腰也挺直了,能够隐约的感觉到从前的那种锐气。

孙副先一步喷泪,简直要啊啊哭出声来,紧紧抓着梁宰平的手,委屈的跟个小孩一样。

梁宰平淡淡笑,拍孙副的手背,看着王副,说:“多亏了你们。小兔崽子,没把人,给我,得罪光了,辛苦两位,还撑着这个家。”

王副转身擦眼泪,佟西言站在旁边跟着难受。

梁宰平最后坐了佟西言的车,弄得佟西言不敢把车速开过四十码,红灯一个撞一个,两位副院长跟在后面保驾似的。

“该换了。”梁宰平突然说。 

 佟西言连忙应:“您说什么?”

梁宰平摸摸座位,说:“这车。”

真是什么伤心说什么,佟西言没忍住,当即就哭丧着脸说:“这车,西言怕是要留着做个念想了。”

梁宰平缓缓眨眼睛,不解的看他。

“刑主任昨天下午让公安局的人带走了,有人举报他收受红包回扣,我们到处打听都见不着人,王副的熟人说,可能是省里的人带走了。”

梁宰平垂了眼睑,过了几分钟,说:“那,他,确实,是,收了嘛。”

佟西言不敢再搭话,根本不晓得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在车库停车,佟西言赶紧的跑到另一边扶人,梁宰平说:“不用。”

他慢慢的走到外面,环视了一圈自己的王国,做了个深呼吸,拉着孙副的手沿着花坛边的回廊走,他其实怕自己走不直。

一路遇到几个同事,见了他,都惊得没了反应,有神经粗的匆匆鞠躬叫声院长就过去了,跑了好几步才僵住,转身惊奇的看他。

梁宰平觉得好笑,便一直淡淡笑着回到了自己办公室,见三个人还傻站着,便说:“通知,开会,所有,科主任,护士长,九点半。”

孙王二人出去忙了。

佟西言说:“桌上和柜子里的文件,梁悦都给您重新整理过了,有些可能让他碎了,您找不着就叫我,我就在隔壁。”

梁宰平点点头,打开抽屉,所有的文本都被整齐的码好了放着,最上面一本文件夹,打开来看,是一刀的会议记录以及各科室的晋级前工作整改计划。

佟西言说:“梁悦分别给每个科室都开了动员会议,这些都是记录,还有这一个多月的成效,在我办公室里,我去拿给您。”

匆匆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把东西递上去,安静站在一边等吩咐。

梁宰平说:“你,很担心,你师父?”

佟西言顿了一下,点点头,努力让自己不难受。

梁宰平只是说了一句:“咎由自取。”

佟西言哀求说:“院长,求您了,帮帮他……”

梁宰平只是嗯了一声。

刑少驹去接梁悦时,正是大清早,看到他直愣愣站在出口的地方,吓了一跳。梁悦面色泛青,两侧脸颊跟眼窝深陷,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脚细得不成样,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路人,跟幽魂似的。下车的行人都离他远远的,怕是个病人。

一个月不见,他又瘦了。刑少驹赶紧叫他:“梁悦!”

梁悦看到他,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怎么手这么冰?!”刑少驹摸他的脸,连忙把自己的薄外套脱了给他。

梁悦身心俱疲,根本不想说话,跟着他往外走。

刑少驹就近找了家早点店,要了碗鸡蛋酒,推给他:“快喝了,喝了再说话。”

梁悦像个乖宝宝,听话的端着碗喝完了。

刑少驹看着有些心疼,这个同窗一直是幸运的骄子,看他呼风唤雨嚣张习惯了,从没见他这样失魂落魄过。

他颠来倒去的安慰:“没事儿,梁悦,你听我说,真没事儿,梁叔这些年不是一直都跟亲儿子一样疼你,这事儿不说出来,他还一直疼你,我肯定!”

梁悦看看他,两边嘴角还沾了些碎鸡蛋,说:“谁跟你说我不是他亲儿子?”

刑少驹啊了一声,放松下来,说:“那你弄这么落魄干嘛?吓我一跳。”

梁悦郁言又止,低头咬葱卷。

刑少驹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吃完了这顿,赶紧回去吧啊,梁叔一个人怪让人放心不下的。”

梁悦说:“我不回去。他骗了所有人,其实他很清醒。”

刑少驹一口馒头塞在喉咙里,费好大劲才咽下去,说:“不是吧?!”

梁悦挑了一下眉,一副我发飙我有理由的表情。

刑少驹仔细回忆最后一次见到梁宰平时的情形,说:“梁叔真是,装得那么像。”

梁悦说:“他大概是觉得耍我很有趣吧。”

两人吃了早点,刑少驹拦了辆出租车,带他去自己的住处。学校宿舍条件差,他自己在附近租了一室一厅,单身男人的住处总是混乱不堪。

梁悦扫了一圈,直接走进卧室,找到了床,确定床上没有异物,才大字型把自己甩了进去。

刑少驹靠在门边看他,说:“你先睡一觉,什么时候醒了,一起出去买点东西,正好我这两天没课。”

梁悦问:“我住这儿,你女朋友呢?”

刑少驹说:“我们两地分居。”

梁悦说:“这么可惜,本来我还可以看看弟媳妇。”

刑少驹神秘一笑,说:“你不是早见过了。”

说完,顺手带上了门。

梁悦没空想他的话,蒙着头沉沉睡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