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7574 次阅读  2010-05-12 08:58   标签郑二 
33、

周六下午,护士长正在耐心给一个病人解释当日账单上的不明之处,这个点儿是一天中最空闲的,别的科室的护士长可能都去休息了,可她不行,肿瘤科太忙,她放不了心。

刑墨雷刚从手术室回来,茶都来不及喝一口,就被某床病人家属在主任办公室堵着他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翻来覆去问得细致,都想从他嘴里得一句踏实话,可惜刑主任不是菩萨,直言道:“他想做点什么,吃点什么,都随他吧,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

家属中有女眷先呜咽哭出声来,刑墨雷立即冷静道:“不要哭。你一哭,他更不好受。多笑给他看。”

护士长扭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坐下来翻几个新病人的入院记录,这时候从走廊过来三个男人,穿着像是公安人员,表情严肃,派头十足。

有公安局的住院吗?她把病人在脑子里搜索一遍,没有啊。几个人已经走到台前了,问:“请问,刑墨雷医生是在这里上班吗?”

护士长站起来,不明就里,点了点头,问:“你们……?”

“哦,我们是公安局经侦队的,找他有点事。”

刑墨雷刚送家属出来,见了这一幕,走近说:“我是刑墨雷,有事吗?”

三个人交换了眼神,中间年长的一位像是头儿,说:“刑医生,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有证据证明你长期收受红包回扣,数额巨大,请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

刑墨雷面无表情看他们一会儿,说:“稍等。我补两条医嘱。”

坐下来写完了,把医嘱本连同脱了的白大褂一道扔给傻愣的护士长,跟人走了。

护士长慌了,紧紧抓着白大褂劝自己冷静再冷静,低头看医嘱本上留得几句话,连忙换衣服,在主任办公室拿了东西就匆匆离开了科室。

佟西言得到消息,已经是快下班的时候了,护士长才想起来打电话给他:“下午来了几个公安局的人,把你师父带走了,说是有人举报他收红包回扣!”

佟西言正跟孙副说事呢,一下就从座位上电了起来,握紧电话问:“他说什么没有?!”

“人都在跟前站着,他还能说什么,他只留了字让我去转了一笔账,我看了,是你的户头,一共是六十万,我都转到他的户头上了。”

“什么?!你怎么能?!”佟西言跌在椅子里彻底乱了主意,这个帐号是九年前刑墨雷为他开的,他只知道这些年刑墨雷一直不间断的往里面打钱,但没想到有这么多,六十万!他这十年的工资加起来也就六十万了!这么说来,他本人经手的,一定还要多,这个时候再添上这一笔,不是雪上加霜?!

孙副一等他挂电话就问:“出事了?”

佟西言呆呆看他,说:“有人举报刑主任收红包回扣,公安局来人把他带走了。”

孙副一激动,脸红成酱色:“啊?!”

啊了一声以后,一时间也没了下文了。

每个行业都有潜规则,既然做,都该有栽倒的准备,可问题是这也来得太突然太莫名了,刑墨雷从家贫如洗到现在的香车别墅,不是一天两天,他的嚣张自负也早已成姓格,要说得罪人,那真是数都数不过来了,可他义气的时候,不止一次在院办拍梁宰平的桌子替人说话,也是人人都看得到的,何况做这行,都有个同行义气,谁会单单因为这样就冒大不讳举报他?!

孙副突然站了起来,说:“你打电话通知梁悦,我去找王玉书,人脉他比我广,一定要先把人弄出来!这件事情越快解决越好,你师父要是栽了,还不知道要牵出多少人来!”

梁悦一早就跟保姆说了他有事出门,让她顾着梁宰平。

他一直到中午时分才回来,进门时保姆正在厨房教梁宰平不要碰危险的东西,梁悦上去就给了梁宰平一巴掌,响声大的保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小悦!你干什么?!” 

 梁悦盯着梁宰平,从泪眼里看过去的视线跟要吃肉啃骨似的,他全身都在抖,问他:“你有没有心?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怎么做得出来?!”临近崩溃,他无法控制自己,更多的控诉讲不出来,捧着两边太阳穴哭着尖叫了一声。

梁宰平平静的不象话,那一巴掌仿佛把他从混沌中打醒了一样,他垂了眼睑没什么反应。

保姆上来拉他:“小悦,别这样吓唬爸爸……”

梁悦一把甩开她:“我吓唬他?你以为他傻?!他早就清醒!他一直都清醒!他知道他是梁宰平!”

保姆将信将疑。

梁悦把手上捏烂了的纸张举起来,眼泪鼻涕全流到嘴上了:“这是八月份家里的电话清单,一排全是打出到省厅还有其它地方的,我没打,不是他打的,难道是你?!”

保姆不敢置信的看着梁宰平,她太惊讶了,以至于有点悲喜交加。

梁宰平上前一步想拉儿子的手,梁悦比他更快退开了,他从来没有这样愤怒伤心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克制住,没有在半路就流出眼泪来。他的怀疑是从梁宰平的那次出走开始,寻人启事上的高额酬金是人都不会不动心,可他却自己回来了,这太不合常理——如果他真的“智障”。

“中秋那天晚上,我是给你下套,可你以为你什么都不做,我就不起疑了?你聪明过头了!梁宰平,一个白痴可以有正常人的生理郁望,可不该有比正常人还好的自制力!所以你清醒!而且和从前一样!无比清醒!”

梁宰平终于开口了,他说的很慢很慢,一字一顿,甚至有些模糊:“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遂,你的,意,思……”

“你不用再装,打那么多电话出去,会连一句话都说不顺流?!遂我的意?你知道我意郁何为?!”梁悦满腔都是恨,退到门口,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再也不会叫你爸爸!”

他跑了出去,梁宰平想追,突然头疼郁裂,踉跄一步扶住了门框,保姆惊叫着上去扶他:“梁先生!”

可他还是晕厥了。

佟西言的电话打来时,张明远刚离开梁家。是保姆打电话叫他过来的,她哭着告诉他,梁宰平好像清醒着,又晕倒了。

张明远根本不信,这怎么可能,那只有奇迹。他到了梁家,梁宰平躺在沙发里已经悠悠转醒,果然反应一如从前那样迟钝不灵。

保姆叫他:“梁先生?梁先生?”

梁宰平只是茫然的扭头找什么,大概是在找梁悦。

张明远对保姆说:“您有事可以尽管打我电话,只是别再吓我,我坦白跟您说,院长不可能清醒。”

 保姆擦眼泪看着梁宰平,所有疑惑全部都吞到了肚子里。她相信这个时候的梁宰平不是装的,但刚刚面对梁悦质问的梁宰平,确实是清醒的。

佟西言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过来了,他急着找梁悦,保姆说,梁悦出去了。

佟西言啊了一声,问:“他去哪儿了?手机带了没有?”

保姆说:“你打个试试,要是打得通,就让他快回家,梁先生有点事。”

佟西言问:“院长怎么了?”

保姆说:“没、没怎么。”

佟西言这个时候没有多余的菁力去怀疑保姆的支吾,直接挂了电话就打梁悦手机,可响了半天,还是保姆接了,说佟医生您别打了,他没带手机出去。

佟西言乱得心都要多出一窍来了。

 孙副开口就骂:“这小兔崽子,关键时候跑得倒没影了!还说等三天,明儿个就到期了,他倒是聪明了,干脆的,让你找不找人!”

王副说别急别急,我先问问。

于是联系公安局的老友打听刑墨雷,对方在局里也是有独力办公室的人,可全然不知情,还反问,是不是省里面的人带走的。

王副一惊,说:“怎么,省里来人了吗?”

对方说:“按说这会儿也该走了,是来查民办企业的几宗经济案的。”

王副挂了电话,背后全是冷汗,回过头来看孙佟二人,说:“人说了,市局里没见着,搞不好可能是省里的人。”

孙副痛心疾首:“这一个要是栽了,外科几个主任都跑不了,捎带着药房设备科,别说晋级,医院都开不了门了!”

王副仍然是担心刑墨雷,说:“不消说查,就是看得见的数目,判个无期,轻而易举。”

佟西言不说话,脑子里想着还有什么法子,起码要先见着人。

他突然想到梁宰平的御用律师荀晓东,赶紧的翻电话本联系,响了很久荀律师才接电话,一问,人刚刚去度国庆了,不在市里。

佟西言用最简单的话说明了情况,那头说,马上就回来。

目前为止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梁宰平到了傍晚才慢慢有些清醒过来,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是头上哪个位置在疼。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至晕厥了,清醒的间隙也越来越长,只是不能顺畅的说话,所以在打那些电话前,每一句话,他都在儿子不注意时,默默练习了好多遍。

他一直觉得自己受上天厚爱,尤其是在车祸以后一个多月第一次清醒时,他还什么都不能做,但他听得到梁悦用温柔的声音在对他说,你是我遥远的、秘密的、不可侵犯的玫瑰。

那一瞬间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

这种温柔已然难得,他发觉梁悦对迷蒙的自己,格外耐姓亲密,就像从前那样。

他把他藏在家里,他也一样哪里都不去,在电话里跟所有人隐瞒实情,像是不想他再接触那些事情,甚至卖了一些别处的零碎股份,只为减少工作。

或许他只是想跟自己过些简单的日子,不用太过奢侈,只要能在一起。

所以,他才没有告诉他,儿子,宝贝儿,其实爸爸都知道。他怕他一说出来,就要失去美好的一切,结束这样恬淡愉悦的生活。

可他还是知道了。那一耳光,他一点儿没有留情,脸上还有些疼。

保姆走过来,弯腰看他:“先生,好吃饭了。”

梁宰平抬头看她,她大概还是怀疑他是否真的清醒,因为在说话的同时,她甚至打了哄小孩进食的手势。

梁宰平含糊的说:“先,找找小悦。”

老人家一下子眼泪就涌出来了,阿弥陀佛,这根主心骨,总算是没有塌,她点点头说:“哎!”

其实一开始梁悦哪里有没有去。他只是在街上游荡,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夜幕降临以后,他给刑少驹打了电话,告诉他,DNA报告出来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父亲。

刑少驹没有立即追问他结果。事实上他听老同学说话的语气就已经觉得事情那么简单。他也担心了。如果梁悦不是梁宰平的亲生子,那么梁宰平对他的态度,就远远超出了养父子该有的亲密。他记得梁悦念中学的时候,梁宰平还动不动就抱他,他几乎百依百顺从不对他大声说话,有一次他在梁家借宿,甚至看到他在亲吻梁悦的嘴唇,血亲父子,这样的亲密就已经是怪异,倘若不是血亲——直觉告诉他梁悦不会是知道这件事的第一个人,那么梁宰平……

 刑少驹突然明白为什么梁悦这几年会这么叛逆,他不止一次说过,梁宰平没有拿他当儿子看,他一定是早就觉得不对劲,这种感觉一定让他毛骨悚然,起码他一个外人,现在就毛骨悚然了。

可是,他想到了梁宰平的现状,那么一个自信成功的男人,一场车祸却使他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毕竟是可怜人。

“太晚了,你别多想,先回家吧。梁叔看不到你,该着急了。”

梁悦说:“我不能回去。”

刑少驹问:“为什么?”

梁悦沉默了,他蹲在电话亭里,抱着话筒,看着渐亮的霓虹,只想离开。

“少驹,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刑少驹扭头看挂钟,说:“好吧,你现在去火车站,八点半有一班来我这里的火车,明早六点到,我来接你,反正我也一个人。”

梁悦说:“好。”

佟西言赶到宝丽金,总台小姐说陈总这两天突然有些伤感,一直叨念做人做厌了,看什么都觉得旧,正一个人在刷他那房间呢。

佟西言到了最高层,果然看到陈若戴着旧报纸折的三角帽,站在架子上刷墙壁,一边咬着烟哼小曲儿。

他扶着架子叫他:“陈老板。” 

 陈若低头一乐:“哟,怎么就你一个,你姘头呢?”

佟西言说:“你下来说话。”

陈若爬了下来,问:“怎么了小脸儿绷得跟铜锣似的?”

佟西言哪有心情开玩笑,着急说:“刑老师让公安局的人带走了,说是有人举报他收受红包回扣。”

陈若一愣,吐掉烟pi股,说:“举报?谁举报?!”

佟西言的皱紧的眉头一直就没散开过,说:“这会儿也没空查这个,人都带走好几个钟头了,可一点儿消息问不到,王副说——,我担心……他要吃大亏。”

陈若一想,摘了帽子往里屋走,说:“行,我知道了。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佟西言跟在后面不肯走。

陈若回头拍拍他的脸,微笑说:“我跟他睡觉那会儿,还没你呢,老情人我不会不救的,你就宽宽心,先回家吧。”

回家路上佟西言又接到了荀晓东的电话。荀律师在那头郑重嘱咐:“佟西言,他们很快就会来找你,你记着,问你什么,都要说不知道的,你说错一句,就越难脱干系,刑主任还更危险!我明天中午到,一定等我到了再说。”

佟西言问:“您觉得这事儿,有多难办?”

荀晓东说:“目前为止我还不能确定任何事,不过现在正腑对医疗行风盯得很紧,如果那些证据真实可靠,那你们就要准备打一场恶仗。”

佟西言问:“他们会对他逼供吗?”

荀晓东说:“当然。不过不会是你想的老虎凳辣椒水,看刑主任骨头挺硬,短时间的菁神折磨,他应该能撑得住。”

佟西言呼吸颤抖,不得不靠边停下车来,趴在方向盘上难受的握紧了拳头。

荀晓东说:“你记住我的话,什么都不知道。我会尽力,人,一个都不让丢,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梁院长做的了。”

佟西言挂了电话,调整了好一会儿,才敢重新开车,到家楼下,坐在车上心里一片惨淡,想起来再问梁悦的消息,打过去,保姆说,还没回来呢。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