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6807 次阅读  2010-05-12 08:53   标签郑二 
31、

刑墨雷独自洗了碗,不见佟西言来,便回客厅,陪着一老一小看中秋晚会。

 

祖孙俩直愣愣看他,他低头看自己的衣服,没出错啊。看到佟早早指指自己的嘴巴提醒他,他才想起来自己还叼着芹菜茎子,连忙拿掉扔垃圾桶里。

 

佟父示意他过去坐,说:“西西在里屋跟他ma说话呢。”

 

刑墨雷点了个头,说:“难为他了。”

 

佟父叹气,说:“墨雷,我可就这一个孩子。”

 

“我有数,您放心吧。”

 

佟西言从里面出来,看看他们,对刑墨雷说:“妈让你进去。”

 

刑墨雷站起来抓他的手:“没事吧?”

 

“没事。”佟西言挣脱他的手,坐下来陪父亲看电视。

 

刑墨雷进门,转身把门带好,冲佟母叫:“阿姨。”

 

佟母抬起眼皮看他,说:“坐吧。”

 

“哎。”

 

佟母说:“你跟我这儿说实话,你是认真对他吗?”

 

“是。”

 

“一直认真?”

 

“是。”

 

“这辈子都认真?”

 

“……这辈子都认真。”

 

“好。”佟母的眼眶还湿着,却发狠说:“我跟他爸爸就依你们这一桩。可有一条你要记住了,以后你要是有一点儿负了他,我就是躺下了,也会找你说个究竟的!”

 

刑墨雷定定看她,说:“墨雷,谢谢您的成全。”

 

两个人从佟家出来时,佟母坐在客厅有些恍惚的看电视屏幕,并没有看他们一眼,佟父送到门口,看着两个人并排站着,却又无话,只好说:“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佟西言还是有些担心母亲:“爸,妈她……”

 

“我知道,去吧。”佟父叹气着挥手,看着他们下了楼梯,才关门回转身来,把妻子的双手包在手心里揉搓。

 

“好啦,别多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

 

佟母靠在老伴儿怀里呜呜哭。

 

雨还在下。

 

佟西言垂着眼睑咬手指关节,还不确定,是不是不该出来,在家陪陪老太太会更好。

 

车里的两个人一开始都没有说话,雨天路滑,视野也相对模糊,刑墨雷一根烟抽完了,边开车,边注意街两边的商铺,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了车,伞也不打就跑了出去。

 

佟西言回神,想叫,来不及了,赶紧找了雨伞追出去。

 

刑墨雷正在柜台付钱,回头看他:“你出来做什么?”

 

“雨大。伞。”

 

刑墨雷笑了笑,对眼神怪异的收银小姐说了声谢谢,拎着塑胶袋的手接过伞,搂着人往雨里冲。

 

回到车上,佟西言问:“您买药?哪儿不舒服?”

 

刑墨雷把袋子递给他。佟西言打开来一看,脸红了,难怪收银小姐那种眼神。

 

“龙泽园没有这东西。”

 

“您跟师母呢?”佟西言故意问。

 

刑墨雷喷笑,说:“像吗?多少年前的事了,再说,除你以外,我也没那习惯。”

 

佟西言把东西放一边,没说话。

 

“你不是现在想起来吃醋吧?”刑墨雷又摸出一根烟来点上了。

 

“……我吃的过来么。”

 

“这个时候跟我算账,不公平吧。”

 

佟西言没说话,看着窗外模糊一边,雨雾中依稀可见商家的招牌霓虹。

 

刑墨雷瞟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车子开了近半个小时才进入龙泽园,绕过庞大的人工湖,驶进刑家大院儿。佟西言撑了伞下车,抬头看雨中的别墅,他最后一次来,是跟科室同事一起受邀到刑家打麻将,摆了两桌。那次关华不在,是他下厨做的饭和点心,距离现在,有好几年了。

 

刑墨雷停车出来,开了门,换了鞋子拿拖鞋,问:“饿不饿?”

 

“不饿。”

 

“再陪我吃个月饼?”

 

“嗯。”

 

刑墨雷手指倒夹两个玻璃杯,手心一个大月饼,另一手一瓶酒,放茶几上,然后掏出钥匙串来,边挑边摘:“钥匙给你,方便些,我未必每天都能准时下班。”

 

佟西言接了过来串自己钥匙圈上,看刑墨雷开了酒,倒了两杯,无奈说:“您知道我不喝。”

 

刑墨雷笑眼里有一丝促狭:“我知道,不过,你还是喝一点的好,一会儿不用太难受。” 

 

 

 佟西言一开始没听明白这话,看他那赤luoluo的眼神,才领悟过来,脸有点热。

 

“要不要先洗澡?”刑墨雷说:“衣服在我卧室柜子里,挑合适的穿。”

 

佟西言下了狠心,把酒一口闷了,上楼去了。

 

刑墨雷完全放松下来,大字型瘫在沙发里,仰头看天花板,微微叹息。他还从来没有为了谁这样豁出去不要体面了,其实佟母的反应比他想的要好得多,他原以为为这场持久战大概会打到过年,甚至准备好了今晚这顿饭,老太太直接拿饮料泼他,可没有,佟家二老,到底还是通情达理的人。

 

总算是光明正大,这个人,现在归自己了,想到这些,他呵呵笑,福气不小啊刑墨雷,终于还是他来陪你终老。想啊想啊,动了歪念,站起来快步上楼去。

 

佟西言全身都是白色泡沫,刚发现刑家的洗脸水槽花纹很特别,靛蓝色的瓷盆,槽底描了白荷,明明是清雅的花,在水底却异常妖冶。他有些惊艳,手刚探入水中要摸,听到了叩门声。

 

“谁?!”

 

门外人闷笑:“你说还有谁?”

 

佟西言松了一口气:“您等一下,我马上好。”

 

“睡衣没有新的,我给你找了一件刑少驹的,先凑合。”门又敲了两下。

 

佟西言刚把门拉开一条缝儿,呼啦一下就被推了个大开,刑墨雷衬衫扣子一颗没扣,支在门框上邪邪看他,手上一片未拆开的保险套轻轻敲着嘴唇。

 

佟西言倒退一步,头发上洗发水流进了眼睛,他反射姓的伸手揉,冷不防被一把抱了起来。

 

“等、等一下!眼睛疼!”他挣扎着地,伸出去盲目摸的手被握住了,然后又松开,温水自上而下冲洗头上那些泡沫,还有某人算得上温柔的揉搓。

 

等冲下来的水没有什么味道的时候,佟西言刚想开口说好了,水却适时停了,熟悉的吐息扑到脸上,嘴被封住。

 

会发生的事其实心里已经清楚,也做好了准备,但真正这样亲密火热,却仍然要一下子紧张起来。刑墨雷是对的,喝点酒或许真有好处,起码脑子不会想很多事情。

 

“在想什么?”

 

“……没什么。”

 

刑墨雷停下动作看他,笑着说:“怎么我老实交待了,待遇反倒差起来了?”

 

“嗯?”佟西言不明白,光luo的背贴着冰凉的瓷砖,抬头看男人。

 

“原来你还经常勾引我,现在我倒贴了,你都不愿意摸我一下。”

 

佟西言无奈,抱着男人,摩挲他宽厚的背,刑墨雷主动抓着他的手往充血的殷经上放,亲昵的蹭他的脸颊耳廓,亲吻他的耳垂。

 

佟西言敏感的侧了侧脑袋躲避,手心包拢那根嚣张的东西,娴熟的上下滑动套弄,他的感觉在同步,燥热,有股想发泄的郁念在腾升,迅速占领了大脑,靠在这个老男人怀里,嘴唇里他的汝头那么近,近到可以毫不费力的咬到它。

 

这个动作就像导火索,他不过是嘴唇覆上去,牙齿磨了一下汝头,立刻眼前景象飞旋,被大力压在了墙上。

 

刑墨雷喘着气压着他,大手急切的往股沟探,借着皮肤上没冲净的沐浴汝滑溜的在会阴来回抚摸几下,一根手指就直直探入。

 

佟西言五指扣着墙壁,调整呼吸以防这个男人会突然进来。这个姿势没有在床上舒服,再不放松,两个人吃苦头。

 

很快,手指的侵犯暂时告一段落,刑墨雷靠得更紧,双手慢慢抚过他的手臂与他五指相交,恶劣的吐息:“帮我……”

 

下身那根粗壮的东西在股沟顶弄,故意一次次擦过入口。佟西言试图配合,但看起来并不容易,他颤抖着停下来,脸贴着墙面降温,无声申今:“您别……”

 

“叫我。” 

 

 “老师……”

 

“不对。再叫。”

 

“刑主任……”

 

“不对佟医生,再想想看。”

 

混混沌沌的脑子根本就无法思考,佟西言觉得自己要被折腾疯了,恨恨叫:“刑墨雷!”

 

身后的人低低笑,缓缓插入,舔他的脖子,说:“姓去掉,还好听些。”

 

“……毛病,又不是,没有人叫,叫过嗯——”

 

“我就爱听你叫。”几次浅浅抽送,待他适应后,缓缓退至冈口,然后突然大力插入。剧烈的摩擦使得两个人同时出声,一个是因为过瘾,另一个则是因为难耐。

 

佟西言扭头去亲吻他,嘴唇哆嗦的厉害,一碰到对方,就像有意识一样拼命的吮吸纠缠,这已经是他最直接的催促邀请了。

 

刑墨雷岂有不知之理,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了,唇齿回应安抚恋人,双手下滑握住他的腰,狠狠插入的同时扣着他往自己身上带,每一记深入,都让他想要更多。

身体碰撞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的申今喘息声响在安静的浴室里,是最好的赞扬和鼓励。

中秋佳节,难得良宵,就是做上一夜,也不算过分吧。刑墨雷默默想完这一层,一口咬住身下人的脖子,把剩下的,全交给本能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