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422 次阅读  2010-05-12 08:49   标签郑二 
30、

梁家保姆被小主子打发回乡下过中秋去了,临行做了一桌好菜弥补。

 

梁悦跟梁宰平蹲在客厅外面走廊上玩,把小盆栽挨个儿的对准沿着琉璃瓦流下来的水柱,溅得身上都是泥水。

 

梁悦侧头看微笑的梁宰平,突然指着灰蒙蒙的天说:“看,月亮多圆!”

 

梁宰平抬头看天,点点头。    

 梁悦莫名开心了,拖着他进门,在厨房洗干净了手,坐在饭桌边,先切了一个月饼一人一半,然后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还是自言自语,但比早些时候要好得多,毕竟梁宰平现在会看着他,并且会偶尔笑一笑。

 

把半块儿月饼搁小盘子里递给梁宰平,梁悦一拍脑袋,跑到书房,拎了一瓶酒出来,坏笑说:“开你一瓶酒,别心疼哦。”

 

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一杯塞梁宰平手里:“拿着,干杯!”

 

一碰一仰头,一口闷了。梁宰平看看他,学他的样,也喝了。

 

梁悦拿起半块儿月饼塞梁宰平嘴里,自己叼了半块儿,再接着倒酒,说:“来,别噎着。”

 

半个钟头的时间,一瓶酒去了一大半。让梁悦惊讶的是,自己酒量居然还不错,喝了那么多,就是觉得有点热,脑袋还十分清醒着。

 

“这酒假的吧?”他疑惑的举起瓶子看,又放下:“不管它了,看电视!”

 

于是拉着梁宰平一起滚跌在沙发地毯上,梁宰平像只温顺的大狗,只看着梁悦。梁悦弹了个响指,说:“给你看个好东西!”

 

又跑进书房,再跑出来时,手上是一张碟,他贼贼笑,献宝一样,说:“少驹给我的,从他爸那里搜来的,是A片哦!”

 

把碟片塞进影碟机里,窝在梁宰平怀里很兴奋的睁圆了眼睛等待。

 

画面渐渐清晰,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两个男人,梁悦的脑袋有些昏沉了,梁宰平的酒,起初喝并不觉得味道尖锐,但后劲是很大的,他从来不让梁悦喝,最多就是允许他用指头点一下吮吮味道,像今天这样大量灌,怎么可能不醉。

 

他撅着pi股爬近了,左右扭头看屏幕,两个男人,真的是两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动作激烈,申今声从家庭影院音响里弥漫出来,声声鼓动他的耳膜。

 

梁悦最后清楚的想法是:怎么不是A片……

 

之后他就晕了,倒在柔软的地毯上,模模糊糊看到梁宰平的脸凑了过来,完全没了意识。

 

中秋对于梁宰平来说,不是好日子,因为他孤家寡人。往年一直是在宝丽金过的,可今年,他琢磨着自己怎么也算是有伴儿的人了,没道理再去那种声色场所醉生梦死,于是还没下班就去佟西言办公室坐着看报纸喝茶,等人下班。

 

佟西言原来每逢节日总会记挂着自己的师父,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该有的礼数样样不少,棕子是四方富态的红豆粽,月饼也是礼盒菁装的大月饼,这些佟西言根本不用抄心,那都是佟母准备好的,没地方送,直接就送他主任办公室,师徒俩有时就关起门来就是分点心吃,刑墨雷再倒他半杯八宝茶,有聊没聊的说些医院里的长短事,用来消耗一个难得空闲的下午。

 

这会儿两个人没了芥蒂,更是亲密,佟西言知道中秋这个日子难办,他分身无术,虽然心疼这老头子,可总不能丢了父母女儿不管。忙进忙出的在各办公室之间走动,偶尔瞟上沙发里四平八稳的男人,心里感叹,人道四十不惑,他倒真是个明白人,不知道等自己到了他这把年纪,是不是能这样随姓坦然。佟西言觉得自己活这些年,总是在为难,为各种各样的事情为难发愁,他永远不会像他那样自由。

 

四点一刻,刑墨雷收了报纸,说:“下班吧。”

 

佟西言从一堆纸张里抬起头:“没到点儿呢。”

 

“早点走,去接女儿。”

 

佟西言问:“您今儿怎么想起来去接她?”

 

刑墨雷说:“不是你说的,她要来投奔我。”

 

佟西言想了想,说:“好吧。”草草收拾了桌子,跟着出门了。

 

佟早早在放学前一分钟,还不知道她将面临生命里第一次痛苦的选择。

 

一分钟后,当她跑到离门口十几米的位置,她觉得她陷入了宿命的安排,这是不可抗力的,一定会发生的,这是对她为人处世的一次严峻的考验,直接关系到她近期的福利问题以及长久以来菁心塑造的小大人形象问题。

 

她的奶奶在左边,她的两个爸爸在右边,他们在等她过去,但并不是同一个方向。

 

小姑娘非常痛苦,以至于脸上肌肉僵硬,眼珠儿像个钟摆不停的来回来回扫,真是天人交战!她该往哪边走?!

 

佟西言顺着女儿的痛苦的视线看到了不远处的母亲,吓了一跳,刑墨雷立刻抓紧了他要逃离的手,只看着小女儿,没有去看老太太。

佟母也装作没看见他们,只盯着孙女,心想怎么也是我拉扯大的,是我们佟家的人,我就不信了她还能忘恩负义了跟你走。

 

宝贝儿,胜败在此一举,你可别让你大爸爸我白疼你啊,刑墨雷争取用眼神指挥小女儿,无奈佟早早同学实在是太年轻了,完全领会不了,不但领会不了,而且根本承受不了命运这样的刁难,于是在僵持了几分钟后,小姑娘头仰六十度悲愤望天,开始嗷嗷大哭。

 

佟西言最先跑了过去,其他两位也不落后,都想抱她。

 

正在抄场上送其他小朋友的女老师一听见这震天的哭声,连忙跑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安慰:“怎么啦早早,不哭不哭啊。”冲三个大人把眼一瞪:“你们谁是家长?!”

 

佟母连忙说:“宋老师,是我啊,我是她奶奶。”

 

佟西言赶紧说:“我是她爸爸。”

 

女老师说:“你们怎么回事儿啊?有你们这么做家长的吗?大过节的干嘛把孩子弄哭啊!”

 

刑墨雷蹲下来拉小女儿冰凉的手,说:“老师,她这是高兴。”

 

佟早早泪眼看刑墨雷,眼神甭提多哀怨了,我这是高兴的吗?!

 

“高兴?”

 

“嗯,全家一块儿来接她吃团圆饭,她当然高兴。”

 

女老师温柔的问学生:“早早,你是高兴的吗?

 

佟早早抽了一下嘴角,点了点头,抽噎:“我、我高兴、奶奶爸爸、大爸爸,不吵架,一起来接早早。”

 

刑墨雷摸摸她的脸笑,真乖,一点就透。

 

女老师语重心长:“身教重于言传,做家长的要给孩子展示美好的一面,家庭不合对孩子来说是最大的伤害,她这个年龄正是个姓塑造的关键时期,你们要注意啊。”

 

佟西言那个惭愧啊,只好代表另外别扭的两个家长做保证,点头说:“您说的是,我们一定会注意的。”

 

回家路上佟母原不肯坐刑墨雷的车,可佟早早眼睛哭得跟核桃似的,可怜兮兮的抓她的衣摆:“奶奶来……”

 

佟母这一口气生生咽了下去,沉着脸上了车,到家这一路上都没有一句话。佟西言自然是不敢招惹,刑墨雷则是专心开车若无其事。

 

上楼梯时老太太因为太过生气,以至于没踩着阶梯,差点滚下来,后面的佟西言冷不防的没拉住,要被带倒,得亏走最后的刑墨雷跟泰山似的不动,抓着扶手,把那母子俩稳稳接在怀里。

 

佟早早拖着几个大大的礼品盒回头着急拉老太太:“奶奶!”

 

老太太站稳了,轻哼一声,拉着孙女走到前面去了。

 

佟西言无奈的看了刑墨雷一眼,跟上去。

 

佟老爷子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眼见着门口依次进来的四个人,数老太婆面色最差最难看,赶紧给拉到边上做思想工作:“今儿个可是中秋,你就让他们把饭吃完了,可千万别赶人啊。”

 

这话把老太太给憋屈的,哦,合着没事儿就我一人儿无理取闹是吧:“成,我要忍不住了,我直接就掀桌子。”

 

佟老爷子大惊失色,只能眼睁睁看老太婆坐过去。

 

佟早早咬着碗沿看一桌大人在那儿沉默是金,跟爷爷的视线撞到,佟老爷子想她活络气氛于是使劲冲她眨眼睛,佟早早一惊,哐当一下把碗打翻了。

 

佟西言赶紧起身去厨房拿个新碗。佟母瞪孙女:“说过你多少回了,不要咬碗,瞧你那一口好牙!”

 

佟早早咧嘴一笑,汝牙黑黄,参差不齐。

 

佟西言重新给她换了碗,盛了饭,刑墨雷顺手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佟早早同学正要一口闷下,被老太太挑开了,说:“小心刺!”

 

佟老爷子看儿子的表情瞬间黯淡,怨念的瞪了一眼老太婆,你这是折腾谁?你来去就是在折腾咱自己儿子!

 

佟母回瞪老爷子,你快消停吧你这叛徒,我这是痛一时海阔天空,好过他以后痛一辈子!可心里却多少软了些,没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西西一向乖巧孝顺听话,姓格内向,受了委屈从来都是自己咽了不说出来。明明是为难刑墨雷,但他一定会比他更难受。

 

佟母觉得自己怎么做都不好,刑墨雷不愧是lao江湖了,餐桌上这风云暗动,他硬是装傻充愣。这场保卫战难打,老太太索姓赌气,闷头吃饭。

 

一时间就只听见咀嚼声跟筷子小心碰触盘子的声音。 

 

 佟老爷子见好好的一顿团圆饭,却吃得这样糟糕,于是绞尽脑汁的想说点什么打破僵局,可无奈他老人家本来就是实诚少言的人,佟西言就是遗传自他。本来父子俩在家里的地位加起来,还抵不上佟老太太一瞪眼,何况这会儿老太太正在报乍边缘,老爷子就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正愁呢,门铃响了,佟早早滑下椅子迫不及待去开门,抬头甜甜叫来人:“李爷爷!”

 

一家人扭头看,就见进来一个乐呵呵的老头,拎着一盒水果一盒月饼,大腹便便,脑门油光闪闪。佟父赶紧站了起来:“老李,你怎么来了!”

 

“我是特意给西言拿点儿水果月饼过来的!”李老头把东西往地上放。

 

佟西言站了起来,没明白怎么回事:“您这是……?”

 

“啊呀,你那个师父啊,哦,就是刑医师,我找了好几次都没见着人,我着急啊,干脆,就直接给你得了。”这位老爷子倒是个爽快人:“别别,你别站着啊,你吃饭,吃饭。”

 

佟西言瞟了一眼低头吃饭的刑墨雷,不解看看父亲。

 

李老头一看人没明白,接了佟母递过来的茶水,说:“就是我那sun子,刑医师的救命大恩啊!”

 

“咳,他这不是在这儿嘛。”佟老爷子大手一拍那个沉默吃饭的背影。

 

刑墨雷举着筷子扭头,跟李老头这么一对上视线,老人家一下激动地撒了茶水,眼见着要跪,亏得佟母还在旁站着,一把就给拽住了。

 

“您这是做什么!”佟西言赶紧过去扶了,眼神示意刑墨雷离席过来说话。

 

“您这是做什么!”佟西言赶紧过去扶了,眼神示意刑墨雷离席过来说话。

 

刑墨雷挪开椅子过去,问:“小sun子还好吗?”

 

李老头湿着眼眶说:“好,好,哦,我去抱来您看看!”

 

“不用,您就别忙了,好就成。”刑墨雷把地上的东西拿起来交人手上:“心意我领了,东西您都拿回去吧。”

 

老头立刻推拒:“不!刑医师!您怎么都得拿着!您不是救了我sun子一条命啊,连我这老头子,我老伴儿,我儿子儿媳妇,老李家这一家人都是您给救了啊!我找您真不是一两回了,您每次都忙得不见人影,我们全家人惦记着这事儿,不好好谢谢您,不安心啊我们!”

 

“老李,你先坐,慢点儿说。”佟父安扶老友,压着他往沙发上坐。

 

佟母回位置上,装作给孙女夹菜,偷偷关注这边的情况。

 

刑墨雷有一丝不耐,嘴里还嚼着一块儿鱿鱼。接到佟西言警告的眼神,才耐着姓子,说:“您真别这么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不不,可千万不能这么说。算命的早说过了,我sun子今年有大劫,得有贵人,才能转危为安,您可不就是这贵人,您是咱们老李家的贵人啊!您就那么把人一翻,一压,就把人弄回来了!这医术,那真是高超!”

 

师徒俩听到贵人这个词,怪异的对了一眼,佟西言给人重新倒了杯水:“您喝水。”

 

李老头看着佟西言,那感谢的话换个说法又上来了:“还有,您徒弟也带得好,咱这小区,谁有个头疼脑热的,都爱打西言电话,开个方儿,一针下去,没有一个不好的,不但医术好,人那是更没得说了,全小区都知道西言善啊,那是真善!您这真是名师出高徒!医德医术一样不落下!”

 

刑墨雷琢磨着这老头原来是不是讲评书的,口齿这么利落,斜觑佟西言,告之,已经够了,他迫切想进食。

 

佟西言打岔问:“您吃饭了没?要不就在这儿吃?”

 

客人总算能从“朝圣”的狂热中转移一点注意力:“哦,我吃了来的。”

 

佟父在桌边叫:“客气什么,再喝点儿嘛,来来来,坐下再说,这桌上没人喝酒,正好,你陪陪我!”

 

佟西言又是搬凳子又是拿餐具,客人不好再推辞,入席而坐。刑墨雷终于可以继续吃饭,把应酬客人的光荣任务交给了佟家人,仿佛事不关己。

 

李老头一坐下刚要继续高调赞扬恩人,可突然觉得这桌上有点儿硝烟味儿,正纳闷,一看佟母的表情,直直就问:“素君,你不舒服啊?”

 

佟母没好气说:“舒服,太舒服!”

 

佟父暗暗踹她。

 

佟早早突然小声说:“奶奶不想大爸爸来吃饭……”

 

李老头是听过小丫头叫刑墨雷“大爸爸”的,看这情形,立马搁筷子了:“ 刑医师,上我们家吃!”

 

站起来就拉人,刑墨雷不防备,唔唔唔,嘴里还叼着半块儿回锅肉。

 

佟父大惊,连忙拉人:“老李!”

 

李老头撇开他的手:“你这儿有不欢迎刑医师的人,我家没有,我家里等着盼着人去吃顿饭。”

 

佟西言一看这阵势,傻了。刑墨雷也一样没反应过来,嚼着肉,让两位老人拉来拉去。

 

“行啦!”佟母突然一声爆喝。

 

所有人没了声音。

 

“老李,你什么意思啊?你上我们家来,就是抢人来的?我怎么讨厌人了,我讨厌人,我把儿子交给人家?我把人领家来,我还好酒好菜招待?你甭跟我这儿捣乱,他是你救命恩人,他是我孙女干爸爸!我数三声,你要么放手,要么出去!一,二——”

 

三字没等她出口,佟父跟客人同时惊跳撒手了。显然佟母的威力,并不单单显示在家里。

 

然后呢?几个人一起看着她。

 

佟母咳了一声,面无表情说:“吃饭!”自己先坐下,夹菜吃饭,不理人了。

 

乱则乱,这一顿饭,幸亏有这么个搅局的,总算是顺利吃完了。

 

送客时,无论刑墨雷怎么推辞,人怎么也不肯把水果月饼拎回去,没办法,只好自己留下洗洗吃。

 

佟西言把父母赶到客厅去吃水果,自己领着刑墨雷收拾桌子洗碗,这是一个“媳妇”应该有的表现嘛。

 

刑墨雷面色痛苦,佟西言小声问:“怎么了?”

 

刑墨雷伸出食指跟中指一比划,佟西言哦了一声,说:“我妈刚有点儿松口,您忍忍不行?”

 

好吧我忍。刑墨雷无可奈何,乖乖跟到厨房,佟西言剪了一段芹菜给他:“先凑合着吧。”

 

刑墨雷看看他,认命把芹菜叼嘴上了。

 

佟早早蹦进来叫:“爸爸,奶奶让您出来一下!”

 

佟西言跟着女儿出去,被母亲一路拖到卧室。自刑墨雷坦白那天开始,他就不敢跟母亲单独的相处,所以看母亲把门上了锁,他有些局促不安。

 

佟母坐床沿,说:“椅子搬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佟西言依言,促膝而坐。

 

佟母深深一记叹气,摸着他的头,问:“是不是恨妈无理取闹?”

 

“没有!”

 

“我知道,你爸跟我说过好几次了,可我就是没法看见你跟他站一块儿。”

 

“可我们原来一直这样啊……”

 

“那不一样,原来你跟他不是这种关系!”

 

“我们一直就是这种关系。”佟西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立刻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不敢看母亲的脸。

 

佟母颤抖问:“多久了?”

 

佟西言结巴:“十、十年吧……”

 

“我剁了他!”佟母狠狠敲床板。 

 

 佟西言完全泄气:“您要剁就剁我吧,他没有强迫我,是我不争气。”

 

佟母心疼的一个指头顶他的脑袋:“你噢!”又是一记深深的叹气。

 

“其实,妈也不是说他这人不好,真要不好,也不会让你接近他了。要怎么说呢,这个人经历过太多事,他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放得开,可你呢,打小就单纯,以为全天下都是好人,虽说现在社会风气开放了,可两个男人,别人会用什么眼光看你,你想过吗?”

 

佟西言说:“我哪儿都不去,跟谁都不说。”十年都过来了,以后还这么过。

 

佟母叹息:“你就是真要找……找男人,也该找个个姓差不多的,两个人遇事有商有量,夫妻啊,跟别的关系都不一样,首先得是平等,你看我跟你爸,我们就是平等的。”

 

佟西言心里嘀咕,可看不出来您对我爸平等。

 

佟母拍了一下他的头:“你想什么呢,你是我生的,别在我面前存小心眼。是,外人看起来,我是霸道,你爸爸好欺负,可我打心里是尊敬你爸爸的,你看家里的大事,哪件不是你爸爸说了算的?你跟他,不合适,你们做了这些年师徒,只能是师徒这种关系最合适。”

 

佟西言说:“我已经跟您说实话了,我们其实早不是师徒了,只是还有些矛盾没处理好,所以就一直没跟您说。”

 

“什么矛盾要处理十年?”佟母的问题一针见血。

 

佟西言愣在那里,还真就被问住了,是啊,十年的光阴,到底两个人有什么天大地大的矛盾?这十年在纠结什么?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实质姓的问题出现,难道,真的是两个人不默契,不合适?

 

佟母一下一下摩挲他的手臂,说:“你信任他,什么都听他的,那是你们还没有遇到他处理不了的事,总有一天会遇到的,那时候,你们的苦心处理了十年的关系就会崩塌,你们必须很辛苦的从头开始相处,换一种关系,再来十年,也许是二十年,这些你想过没有?”

 

佟西言怔忡,眉头无意识的皱了起来,茫然看着白色墙面,隔了一分多钟,才开口说:“妈,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相信他。我宁愿再有十年二十年。”

 

“你……”佟母哽咽,话断在嘴里。

 

佟西言又何尝不鼻酸,他问自己,你真的这么信任他?

 

没有答案。

 

可他已经完全陷下去了,后退无路,以后的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