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9589 次阅读  2010-05-12 08:33   标签郑二 
26、

两个人进门时,佟母还在准备晚饭,佟早早趴在桌上画画,刑墨雷过去看,本来的三个人现在变成两个人了,一大一小手牵手,小的头上戴了花冠,两个人周围都是一道一道的彩条。    

 “宝贝儿,这是谁啊?”刑墨雷弯腰看。

 

佟早早头也不抬:“早早新娘子,跟小哥嘣嘣嘣嘣!”婚礼进行曲的第一句。

 

佟西言正倒水,几步过来看画,绷紧了脸。

 

佟父从书房出来,看到刑墨雷,点了个头打招呼:“墨雷来啦。”

 

刑墨雷直起腰,说:“佟叔,我有个事儿要跟您审批。”

 

佟父老花镜滑至鼻尖,笑着说:“哟,你还有事儿跟我审批呐?”

 

刑墨雷拉着他进了书房。

 

佟西言开始紧张了,不停的倒水喝水,走一圈又倒水喝水,走得佟早早都不耐烦了,抬头问:“爸爸,你怎么啦?”

 

佟西言说:“爸爸,爸爸想嘘嘘。”

 

佟早早哦了一声,继续描画。

 

佟西言在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那俩还没从书房出来,他进厨房查探母亲的心情。

 

佟母正挥着锅铲炒椒盐虾,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佟西言赔笑撒娇:“妈……”

 

佟母说:“别叫我。”

 

佟西言一听着口气,料想她是知道田蓉那事儿的,心里面七上八下,今天不是好日子,还是跟刑墨雷说改日吧。

 

灰溜溜回了客厅,坐着看电视游神,不停的瞟书房紧闭的门。等佟母摘围裙开饭了,那两人还没出来。

 

佟母大力敲书房的门:“嗨!还吃不吃饭了?!”

 

门终于开了,里面浓雾弥漫跟着了火似的。

 

佟母教训老头子:“你不是跟我说戒烟了吗?这就是你的成果?!”

 

刑墨雷说:“是我给佟叔的。”

 

“给你你就拿啦?你个没订定力的老东西!”佟母骂了一声,无视佟父凝重的表情,转身回桌吃饭。

 

佟西言使劲冲刑墨雷眨眼睛,撞上父亲那不敢置信的眼神,噌的一下脸红了个通透,坐在位置上低头扒饭。

 

刑墨雷看佟父,佟父盯着佟西言,三个人各怀心事不言语。

 

佟母给刑墨雷夹了一只虾子:“刑主任,吃啊,别客气。”

 

刑墨雷说:“您跟佟叔一样叫我墨雷就行,我本来就是小辈。”

 

佟母说:“那也成,三个字哪有两个字顺口,这么叫也亲,自家人嘛。”

 

刑墨雷说:“您真能把我当自家人,那我得多有福气。”

 

这话已经客气过头了,偏偏佟母没听出来,说:“阿姨早当你是自家人了啊,西西不是早交待给你了,这几年他在家的时间都没有跟你在一起久,墨雷啊,阿姨就这一个孩子,你可要多照顾着点儿啊。”

 

“这您放心。”

 

“唉……我怎么能放心,上回你见那姑娘,就是田老师,人品相貌样样都好,我看着真是喜欢,可他呢,不声不响去给我回了,那姑娘在我这儿好一通哭啊,敢情还是他嫌弃人家!你说他是不是想气死我?!”

 

刑墨雷看了一眼埋头吃饭的佟西言,说:“那是他自己有对象了吧。”

 

“对象?说起他那对象,我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他那对象什么情况,离过婚!还有个孩子!抽烟!人轻浮!”

 

“我知道。就是我。”刑墨雷看了一眼佟西言,我轻浮吗?

 

“是啊!所以你说我怎么能同意!”语毕,突然回神,猛地抬头看刑墨雷:“你说什么?!”

 

刑墨雷微笑,说:“您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桌上气氛降至冰点。佟母放了筷子,那面色语气,泰山要崩了似的,说:“好。有种。想不到你还真敢认。”

 

佟西言错愕,看着母亲,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谁告诉她的?!

 

“刑墨雷,你岁数不小,也是做爹的人了,你能耐大,我有数。我跟他爸活了大半辈子,都不是你的对手,要不这些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我是想啊,西西可真是遇贵人啊,一参加工作就有你带着护着,我跟他爸心里都感激你,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我们看不出来,我这把年纪,就没见过自己是男人,心里还惦记别的男人的!”老太太连珠炮似的句句狠话还显不够狠,眼睛瞪得要吃人了。

 

佟西言可有年头没见母亲这样生气了,怕她气坏身体,想求饶:“妈!您别……”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ma!我生不出你这样的儿子!我说呢,怎么这么没福气,有了孙女,没了儿媳妇,敢情你们俩都知道她就是个短命的!我看着你挺善啊佟西言,还真就没看出来,难怪你对人父母比对我们亲,你愧疚吧你?!”

 

佟西言从小到大,没有被母亲这样恶意猜测辱骂过,当下就白了一张脸,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阿姨,你别这么想,西西跟了我,他自己本来是不情愿的。很多事情他并不知道内情,你有什么气,都往我这里来,别怪他,他没什么错。”刑墨雷无比淡定,长臂绕到佟西言身后,宽慰似的拍拍他的背。

 

“有多少内情他还不知道?妻子的事他不知道,女儿的事他知不知道?!你要是现在跟我说,她是你生的,我都不怀疑!”

 

佟父坐不住了,说:“老太婆,你胡说什么?早早跟西西那么像!怎么回会是墨雷的孩子!”

 

佟母冷冷扫过去,说:“我只是打个比方,你这么袒护他们?怎么,几根烟就把你收买了?”

 

佟父张口结舌。

 

“奶奶不要生气,早早害怕。”小姑娘缩在椅子里咬瓷碗,小声含糊。

 

佟母用力点她脑袋,说:“还有你!胳膊肘往外拐!一口一声大爸爸,把你自己爹卖了都不知道!还‘爸爸是妈妈,大爸爸是爸爸’!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个小没良心的!你也别叫我奶奶!”

 

佟早早瘪了瘪嘴,呜呜哭开了。

 

佟西言心疼女儿,伸手要去抱,被佟母喝住了:“做什么,不许碰她,这是我们佟家的人,不姓刑!你们俩给我出去!”

 

佟西言喉咙哽得难受,低声哀求:“妈……”

 

“出去!”

 

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刑墨雷站了起来,说:“是我不对,我走,您消消火,别怪西西。”说罢拍拍佟早早的头,离席,拎了包去门口。

 

佟西言追过去,没几步就被母亲喝住:“你再敢走一步,你就跟他去!别回来了!”

 

佟西言僵在原地,跟刑墨雷眼神交缠,最后只能看他关门离开。

 

佟西言听见两个哭声,转身见母亲掩面哭泣,她从来没有这样伤心过。佟西言走过去,心里难受得跟刀片儿刨似的,说不出话,只好直挺挺跪在她面前。

 

佟母越加伤心,哭得无望。 

 佟父过来拉儿子,示意他抱女儿回房间去,他来劝。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