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084 次阅读  2010-05-12 08:20   标签郑二 
23、

佟早早抱着椅背,死活不肯跟父亲进门看外婆,佟西言无可奈何,只好留她在车里,自己去。没想人家根本不领情,工作人员出来说:“老太太不愿意见你。”

 

佟西言说:“我不跟她正面接触,你让我看她好不好就成。”

 

工作人员于是带他进去,院子凉亭里,老太太正跟一个年纪相仿的妇人学跳抄,看上去菁神饱满没什么异常。

 

佟西言放心了,总算跟地下的一对父女有个交代。

 

带女儿去书店买了两本卡通书,安心回家吃午饭,补了个午觉,一点半钟闹钟闹醒,他照着一个地址去找人,找病人家属。

 

按着地址找,找到一个别墅区,佟西言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应门,倒是旁边一户人家的外地保姆好心告诉他,那户人家主人死了,老婆跟子女出国了,没人住,空了两个月了。

 

佟西言愕然,都出国了,那么是谁把病历拿上去的?

 

那保姆倒了水要进门,突然说,想起来了,这户人家好像还有一个儿子,就住在市里面,可就是不知道住哪里。

 

佟西言恳求她再想想,保姆说,再想也没用,她确实不知道,他们不太来往。

 

佟西言只好道谢离开。

 

 梁悦这几日在家教“小孩”,教得不亦乐乎。他已经尝试把窗帘拉掉一层,只剩一层薄纱,梁宰平能够适应,梁悦面上没什么,心里很高兴。梁宰平的每一点进步,他都很高兴。

 

他每隔两个小时就把梁宰平按在马桶前面站着,自己在边上吹口哨。保姆看他把人从浴室拖进拖出,问他做什么。

 

梁悦说,我在教他上厕所,你非礼勿视。

 

老人家一头冷汗走开了。

 

他教他知道他们是父子,把房间里做摆设的两只亲子猪拿出来放地毯上,指着大的说:“这是你。”又指小的:“这是我。它们是父子,我们也是,你是爸爸,我是儿子。我是你儿子。”

 

然后翻出厚厚的相册来,一张张讲给木头人梁宰平听。

 

“……这张,你把我放引擎盖上面拍的,后来我掉下来了,为了接住我,你把那台进口相机砸了,记得吗?”

 

“……这张是在中山公园,我一周岁……不是不是,好像是二十个月。”翻过来看背面,确定了:“嗯,二十个月。”

 

“……这张是在老医院,院办谁抓拍的,你那时忙得要死,都不管我,就把我一个人关在办公室,我把你资料撕了一大堆,你还笑得出来,还把我举那么高,你这傻瓜。” 

 

 

 “……还有这个,哈哈,你给我打pi股针,我好几天都没理你,还给你脸上抓了个五指印,一点儿不疼吧?哈哈!”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这是,两年级去春游的时候吧?这张像是偷拍的……哦,我明白了,你跟踪。你这毛病半辈子也没改掉。”

 

“……这张是我刚当上大队长,第一次主持升旗仪式,让你别来看,你一定要来。我还满帅嘛,倍儿长你脸吧?”

 

“……这张是九九年我们在大峡谷避暑漂流时留的,我记得还有个女的老跟你说话,半夜还跑咱房里来了,你可真招桃花,烂桃花!”

 

“……哇!美男出浴!这张是我拍的!你姓感死了!一定能卖不少钱!”

 

梁宰平坐着一动不动,似乎没什么反应。保姆倒了杯酸梅汤进来,对趴在地毯上的梁悦说:“让你爸爸休息一下吧,别累着。”

 

梁悦爬起来盘腿坐,喝了一大口汤,说:“我才累呢,他累什么……怎么没放冰啊?”

 

“你感冒才好,不能喝冰,再说天气都这么凉了。”保姆笑着,拉上门出去了。

 

梁悦把杯子举到父亲面前:“要吗?”

 

梁宰平看着他,梁悦凑近了,说:“阿姨说,小时候,连块豆腐你都要嚼碎了嘴对嘴喂我,你还真是疼我啊爸爸。”低头含了一口酸梅汤,覆住梁宰平的嘴唇,一点一点送进去,完了舔舔他的嘴唇,说:“我们继续。”

 

梁宰平目光无神,全无反应。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