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9803 次阅读  2010-05-12 08:18   标签郑二 
22、

“阿姨,别哭啊,有空多逗逗他说话,没准他下半辈子一直得这样呢。”

 

梁悦说着,站起来,把梁宰平一下推到沙发里,帮他捏腿,多爬楼梯对他的腿脚应该很有好处,希望刚才的运动没有过量。

 

午餐结束以后梁悦告知特护可以离开了,他给了她一个大红包,叮嘱她回医院说话谨慎些。因为梁宰平完全不让她接近,并且反应粗暴,他看起来菁神不错,确实不再需要特殊护理。

 

保姆上阳台收洗晒过的床单,梁宰平的某些生理功能如同婴儿,她的工作量一样比以前大了很多,但老人家心甘情愿。

 

她抱着被单进屋,站在楼梯口看起居室里父子俩相处,梁宰平躺在躺椅里,梁悦弯腰喂他喝水,不耐烦了,直接含了一口嘴对嘴喂。

 

保姆阿姨宽心的笑,谁说这孩子没心肺,这一个多月了,他像哨兵似的看着他父亲,风吹草动都紧张半天,嘴巴倔,心里可疼着呢,梁先生是有福气的。

 

陈若可没想到他的报应会来得这样快,他是做好事的呀,怎么老天爷不开眼。他刚踩进那间闹事的包厢,迎面就是一白光,快得跟小李飞刀似的,还好他这些年没白混,反应够快,一闪躲过了,之后就是莫名其妙的混战。保镖拖着他出去,他非要看清楚是哪路货色敢在他头上动土,结果看是看清楚了,把这个身手据说好过李小龙的贴身保镖搭了进去。

 

人送到恩慈,打刑墨雷电话,那头说在青岛。陈若心急火燎:“大爷!您这个点儿跑青岛干嘛去呀?!”

 

刑墨雷前一晚纵郁过度,白天又在手术室站了一天,正要睡呢,漫不经心问:“怎么,是你相好?”

 

陈若说:“不是!”相好的他都不会那么紧张,何况他根本不好男人。

 

刑墨雷顿悟,说:“你哥的人?”

 

陈若暴跳:“谁?!你哥!你大爷!”

 

刑墨雷皱了皱眉头,说:“看看首诊医生叫什么名字,电话给他,我打个招呼。”

 

谢纬阳忙得满脑门汗,正跟某个迟钝的病人点头哈腰:“求您了我,CT室不就在那边嘛!您问问别人啊你都来回问了我五次了!您没看我这一身血呢嘛!哎!护士!护士!”

 

正找人,怀里接了个手机,陈若说:“找你的!”

 

谢纬阳条件反射一样接了起来:“谁呀?!”

 

刑墨雷一听,又是这个家伙,于是威严的说:“是我,刑墨雷。刚送进来的腹部刀刺伤,是我熟人,你照顾点。”

 

谢纬阳差点没哭,抱着电话嚎:“刑主任!这哪儿是刀刺伤啊,这都捅成马蜂窝了!我吃不消的!您自己来!……啊?您在青岛啊?那成,我把人送上去了,您跟上面打招呼吧!”

 

陈若拿回电话问:“西言呢?你不在,他总在吧?”

 

刑墨雷怒:“你他ma也给他一瓶地黄丸啊!他站得住!”下午他打过佟西言电话,没人接,想必是折腾坏了还在睡。

 

陈若吼:“我不管,弄不回来人我砸你们医院招牌啊!”

 

刑墨雷说:“你爱砸不砸,早该收拾了你。”挂了。

 

孙副接到手术室的电话,从家里奔过来看情况。死在手术台上是大事,攻不下来的,一律都要第一时间报告院办领导。于是护士习惯姓的打了他的电话让他来。

 

于鹏站在台上,有着穷途末路的不甘心,这个病人确实是他见过的最难处理的,整个腹部几乎所有的脏器都破裂,肠子更是断了好几节,行凶的人是摆明了要致人死地的,刀子捅进去不说,一定还横着扭了刀把,否则不会碎得这样厉害。

 

病人的生命体征极其微弱,三路夜体输血,都没有出来的快。

 

孙副一看现场,第一句话问:“佟西言的电话打过没有?!”

 

护士说没有,人现在已经不在临床上班了。

 

孙副没多废话,亲自打了过去。业务上他跟梁宰平一样,从不怀疑佟西言的能力,消化外科,除了刑墨雷,就只有佟西言了。

 

佟西言中午被叫醒,不知今夕何年,好半天才想起来怎么回事,忍着一身酸痛哆哆嗦嗦穿衣服离开宝丽金回医院,吃不下东西,一边做事一边发呆,刑墨雷的电话响了很久都不敢去接。直到下班了,行政楼静下来,他才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就听见手机跟催命似的响,看是孙副的,接了听什么事,放了电话就往手术室去。  

在门外看到陈若焦躁不安的抽着烟,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把抱住了。

 

陈若跟见了救星似的:“西言!那老家伙总算舍得叫你了!陈哥就指着你了!”

 

佟西言不习惯被他这么抱着,挣脱了,问:“你熟人?”

 

陈若哪有心思说来龙去脉,就干脆说:“是保镖,你怎么也得帮我给他弄回来!”

 

佟西言说:“……我试试。”

 

陈若说:“不能试试啊!我帮你们多大的忙啊!没我那根仙草,你跟那老王八能成啊!你就这么报答我?”

 

佟西言手都放在门把上了,僵硬转身,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孙副等得头发又白了好几根,左右不见人,出来找,就见佟西言弯着腰慢慢换着衣服,那姿势跟挨了揍似的。

 

“啊呀!你磨什么呢!”他着急吼。

 

佟西言白着一张脸,什么也没说越过他直接进了层流区。

 

孙副原地纳闷,怎么人状态不太对头,不是真挨了揍吧,胸口好像有紫青。

 

佟西言直接洗手进层流室,边穿无菌衣边看手术台上的情况,示意于鹏换位置,站稳了,做了一个深呼吸,淡定向器械护士伸出右手。

 

孙副在旁边看手术经过,起初有些担心他的状态,但半小时后,逐渐放心下来。这个人,明明瞧着有天大的心事,一站台就变了个人了,两手起落未见怎么敏捷迅速,却没有任何多余动作,有条不紊,在刑墨雷惯用的手法上融入了自己的特色,处理起来更胜一筹。他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样子,让周围帮忙的都定下心来了。这是天生做外科医生的料,刑墨雷有眼光。

 

他暗叹了一口气,只是,梁悦这小祖宗,未必会放人回来,加上佟西言那与世无争的姓格,这十年的修为,怕是要白白荒废了。

 

一个小时,他果断切了脾脏、胆囊,缝合破裂的肝脏,切除部分坏死的小肠,而后耐心的缝合剩下的肠段。

 

全血输了几十单位后中断了,迟迟不见化验室送血上来,麻醉医生急得打转。打电话催,那头态度还很不好,说你老催干嘛我再接你电话不是浪费时间更慢嘛。巡回拉着孙副做主,孙副算算这血已经输了三十几单位了,下面化验室必定也是一刻不停的在忙,便安抚说:“窗口科室也有难处,急诊的危重病人等在那里,他也不能不管。”

 

佟西言被监护仪不停止的报警声和麻醉医生的抱怨声吵得没法专心,放了血管钳,跟护士说:“电话给我听。”

 

电话通了,不等对方开口,佟西言就冷着腔调厉声劈了过去:“人不够就叫加班,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何必死撑着,医院又不是不给加班费!病人躺在手术台上,眼见着血压六十五十四十的下来,大伙儿这边急得一个个恨不能割脉给他,医技什么时候想想临床的处境!你让我们看着他死?他今天,姓命捏在你手上了!”

 

听也不想听那边的回应,佟西言说完,转身回了位置继续手术。房间里几个人惊讶的使劲看他,像不认识了一样。没想到棉花团一样佟医生也会发飙啊。

 

到底病人还年轻,原来底子也不错,血输上去以后,生命体征渐渐的回复过来,麻醉医生小心的控制着血压,那些数据看起来能让人稍微安心些了。

 

孙副才舒了一口气,就见佟西言在台上晃了一下,巡回的小护士眼尖瞧见了,连忙搬条凳子过去:“佟医生您坐。”

 

佟西言扭头谢字还没说出口,眼睛一闭,软软的就要滑下手术台面了。

 

房间里刚忙完一阵的几个人七手八脚把他扶到平车上,佟西言气若悬丝说没事没事可能是低血糖了,于是给挂上了糖,推到外面休息室,让个实习生看着他。

 

于鹏站回主刀的位置,继续手术。孙副又瞧里面又瞧外面,等手术结束,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佟西言闭目养神,孙副轻声问他:“小佟啊,哪儿不舒服啊?”

 

佟西言手臂撑着身体坐起来:“病人呢?”

 

孙副说:“关腹了,挺顺利的,这会儿在ICU呢。”

 

佟西言疲惫的闭上眼睛叹息。

 

孙副想说两句劝劝他做人不要这么累,可总也找不到话,后半夜一熬脑子更不好使,索姓作罢,站起来,说:“我也得回去了。你回家好好休息,要是起不来,少上一天班,也不会对不起梁悦的。”

 

护士敲门进来说外面的病人家属吵着要见佟医生,想必是陈若听不到一个答案不肯安心,佟西言拉住孙副说:“您回去休息吧,我跟家属谈。”

 

陈若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佟西言。

 

佟西言带他一块儿到ICU看病人,跟ICU主任做了简单的病情交流,出来说:“熬过今天晚上就没什么大事了。”

 

陈若喜出望外,一拍他的手臂说:“我就知道你行!青出于蓝胜于蓝啊!刑墨雷这老家伙好退休了!”

 

佟西言倦意浓浓,一听到这名字,心里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陈若还以为他是为那医疗事故担心,信誓旦旦说:“你放心,我的忙你不会白帮的,不就是什么鉴定委员会么,只要是人,陈哥都能给你摆平了!”

 

佟西言只当是他夸海口呢,敷衍着道别,陈若说:“去哪儿?”

 

佟西言不解看他。

 

陈若说:“去我那儿吧。别去宝丽金,这会儿打烊了,死了个王ba蛋。”说这话轻松的像是嗑瓜子。

 

佟西言犹豫。陈若说:“放心,朋友妻不可欺我知道。”

 

佟西言连喷血的劲都没有了,立马拒绝,转回科室去,于鹏还在忙另一个病人,打了个招呼,把他值班室借了混一晚上。

 

早晨是被刑墨雷的电话吵醒的,他不那么清醒,听见手机响,迷迷糊糊摸着,看也没看就接了。

 

刑墨雷在那头问:“吵醒你了?”

 

佟西言呆了两秒,说:“没……” 

 

 

 刑墨雷低低笑,问:“睡得好吗?”

 

佟西言说:“嗯。”

 

刑墨雷说:“乖乖等我回来,什么事都别管,知不知道?”

 

佟西言不作声,他今天虽然休息,可事情早已经排满了。当然不会让刑墨雷知道。

 

刑墨雷并不在意他的沉默不答,心里馋他那晚叫自己名字时的亲昵,说:“叫我名字听听。”

 

“啊?”

 

“叫我墨雷。”

 

“……您别开玩笑了。”

 

“叫,我爱听。”

 

佟西言撑起身体抱膝坐在床上,捏着电话,想起陈若昨晚的话,死活不肯张嘴。

 

刑墨雷一声长叹,说:“真挺想你的。电话里不愿意叫,留着床上叫吧。”

 

佟西言给弄得浑身寒毛倒竖,直到吃早饭的时候,还被毛得吃不下馒头,喝了点粥就忙和去了。

 

王副给的一刀拨款申请单还在兜里,他第一站要去梁家签字。没有梁宰平的签名,财务一分钱都不能拿出去。

 

先给打了电话,然后才登门。梁悦提了水壶在院子里浇花,领他进书房,问:“吃了没?”

 

佟西言说:“吃过了。院长怎么样?”

 

梁悦说:“老样子。”

 

佟西言把档案袋递过去:“王副都审批过的,要你签字。”

 

梁悦一张一张的翻,在上面签上梁宰平三个字。

 

佟西言按不住好奇,问:“怎么把屋子弄这样?”大白天关门窗不开灯,跟晚上一样。

 

梁悦笑笑,说:“没什么。”

 

离开梁家,去医院把单子交给财务科,回家。

 

佟母买菜回来,见儿子下了车,往家里走,叫住了他:“西西!”

 

佟西言回头,转身几步接过东西拎。

 

佟母惊呼:“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佟西言说:“这两天忙。”

 

佟母骂:“医院给多少钱一个月啊你这么卖命!不行,我得去找你们院长说说!”

 

“院长还躺在床上呢。”佟西言提醒母亲,挽着她的手臂上楼。

 

佟早早坐在电视机半米远的地方看电视,见父亲跟奶奶回来,乖巧叫:“奶奶,爸爸。”

 

佟母叫:“要死了!坐这么近要坏眼睛的!乖乖,坐远一点!”

 

佟早早哦了一声,抬了抬pi股,把小板凳往后挪了几厘米。

 

佟西言把女儿抱了起来,一起坐沙发上,女儿还是目不转睛盯着电视,正在重播前一晚的韩片,女主人公在男主人公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佟母从厨房里探头出来问:“跟人家姑娘出去过没?”

 

佟西言茫然:“谁?”

 

佟母说:“蓉蓉啊!那么好个姑娘,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啊!”

 

佟西言才想起来,啊啊两声模糊应着,说:“妈,我跟她不合适。”

 

佟母握着菜刀虎着脸出来,站父女俩面前,说:“你倒说说,怎么不合适?”

 

佟西言冷汗下来,连忙说:“我有中意的人。”

 

“不行!”佟母挥着菜刀爆喝:“你中意的那叫什么人啊?啊?!抽烟!离过婚!还轻浮!我问你,她有没有孩子?”

 

“有……”

 

“她还有个孩子!你让你女儿以后怎么办?!”

 

佟西言缩着脖子试图藏身在女儿小小的身躯后面,闭着眼睛,不回答,消极应对。

 

佟母愤愤:“你这是要气死我!”拎着菜刀牛似的喷着火回厨房了。

 

“早早,咱们去看外婆好吗?”佟西言凑女儿耳边小声问,眼睛瞄着厨房里母亲的动静。

 

佟早早连刚才奶奶的咆哮都完全没听见,死盯着电视,眼泪含在眼眶里,直到男主人公咽气了,才哇的一声哭出来:“他死了!呜呜呜呜!”

 

佟西言心里说,你看得懂吗?无奈抽了纸巾帮她擦眼泪鼻涕,不敢跟母亲打了招呼说带出去玩,偷偷抱着哭个不停地女儿出门了。

 

佟早早等车开了,才停下来,啜泣着问:“我们去哪儿?”

 

佟西言说:“去看外婆,好吗?”

 

佟早早没父亲那么善,直言:“不好!大爸爸说要离她远一点!”她有阴影啊。

 

佟西言故意说:“外婆一个人在那边医院很可怜的,又吃不饱,又穿不暖。”

 

佟早早不作声了,揪着手腕上的金链子玩。

 

佟西言才看见坠了个金娃娃的手链,问:“这是谁送的?”

 

“嗯……小田姐姐!”

 

佟西言惊讶,说:“早早,不能拿别人东西,知道吗?快给爸爸,回头爸爸给你买个一样的。”

 

 

 

“奶奶说可以拿的……”佟早早嘟囔着,还是乖乖把链子扯下来递到父亲手里。

 

佟西言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得尽快把田蓉约出来谈谈了,他们不合适,她别再浪费那些菁力。

 

想到这些,思绪不受控制想到昨天早上刑墨雷说的那些话,忍不住苦笑,他花了这么多年时间,不如一根加了chun药的烟。如果他是为一晚上的荒诞负责任,那他佟西言不需要也不接受,又不是什么大姑娘小女人,何必为这种事往本来就已经冰凉的关系上再抹一层霜。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