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爱情,原来是黄粱一梦

已有 10389 次阅读  2010-03-26 19:49   标签黄粱一梦  爱情 
天下起了细雨,很密。没有打伞,也没有回家的心情,

  于是走进了一家装潢不错的pub。挑了吧台上的某个角落坐了下来,一个人静静地喝着酒。不时地有几个半醉的人走过来,

  "小姐,一起喝一杯。"我没有拒绝,接过他们递过来的啤酒一饮而净,眼睛却没有看他们,只是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因为不用看也知道,是一群失意人罢了,与我无异。

  终于有了几分醉意,我锒跄地走了出去,整个人被细雨包围着,

  想哭却没有泪水。前方驶来一辆出租车,我上了车却没有告诉他目的地,

  只是让他随便开。司机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没有拒绝这笔绝好的买卖。

  "小姐,到了。"我被一个声音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我下了车,正在迟疑,载我来的车竟走了,我一回头才发现,送我来的竟然是辆黄包车!我的酒一下子醒了,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会坐上这黄包车的。仔细地环顾四方,没有太多的高楼,路上的行人也不多,但这些都掩不住她的繁荣。广告牌在不同颜色的白帜灯光下显得很醒目,一种古老的爵士乐声从附近的一幢建筑物中传来,还伴着笑声。偶尔也见几位穿着旗袍的小姐挽着先生的手走过。

  大概是在拍戏吧,我对自己说,或者是刚刚赴了一个隆重而正式的宴会,看那些衣服的质地和做工,该是花了不少心思;再看那几条旗袍的收腰处和下摆的开岔,恰到好处,既勾勒了上海女性美丽的线条,又突出了她们细长而优美的腿部,而且不仅没有让人觉得轻佻,相反的,看来却是无比的美丽,无疑都是出自名家之手。我心里不住地赞叹着。

  "寻死呀,立在马路当中!"一个娇柔但却权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絮,我不禁闪到了一边,与一辆黄包车擦肩而过。我越发地感到惊奇,上海现在哪里来这么多的黄包车?为何那呵斥我的小姐用的竟是那老得掉了渣的上海话,我爷爷奶奶还时常用的那种…… 惊讶、恐惧、猜疑 ……好几种奇怪的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我这是在哪里?只有在这个时候,我这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害怕,整个人不禁在雨中打了个冷颤。

  "小姐,侬没带阳伞呀?"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在他的雨伞的保护之下。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他,却不小心和他的眼睛撞了个正着,一双深邃但却温柔的眼睛,正直却又热情的眼睛,带着微笑。我的害怕被他的笑容减去了不少,总觉得这样很舒服,有个人帮你撑着伞挡住风雨;在黑夜中,陪你在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漫步而不问你是谁;何况又是个有着一双很漂亮眼睛的帅哥。我的心思不自禁地显现到了脸上,一种甜蜜的笑。

  "侬屋里在啥地方?我送侬回去。"

  "这里是啥地方?"我毕竟还是不确信自己的眼睛,要想问个明白。

  "霞飞路呀,侬不认得?"

  "霞飞路 …… 哦 …… 我是外地来的。"我一下子明白了一切。原来这就是我梦中常来的地方,我时常怀念的地方,是记忆中那浪漫的港湾,那一个讲究情调的时代。可是,我还是不忍心去吓到那个好人,告诉他我来自几十年之后的世界,唯有说个无关痛痒的谎来敷衍一下。"哦,怪不得侬的装束有点奇怪,好象蛮洋气的。侬是不是出过洋呀?"

  我心理真的觉得很有趣,有点想笑。想不到这个人一点也不怀疑我是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旧时的上海人见识还真是不小呀。看着他等待的目光,我又不忍心了,点了点头。

  一阵风吹过,夹着小雨,我的衣服本来就已经半湿,终究经不住又打了一个寒战。我只好搂住自己的双手,籍此获得点滴的温暖。就在此时,身边的他已经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我的身上,自己只剩下一件衬衣。虽然,到了霉雨天,天气都不算太冷,但是在下雨的晚上,只穿这样一件单薄的衬衣,还是要冷的。我有点不忍,又脱了下来,还给了他。怕他不肯穿,我还厚着脸皮学了一下林黛玉:"我才不要臭男人的衣服哪!"

  他楞了一下,被我的话语吓着了,我正在后悔,他却又笑了。自怜般叹了口气说:"女孩子呀,总是嘴里说的一套,心里想的又是一套。明明心里很想穿,却又不知是难为情还是关心我这个臭男人,还是不肯说要。"说着,又把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怕我又要推辞,他换了个手撑伞,腾出右手来搂住了我的肩膀。"这样才不会着凉呀!"他在我的耳边温柔地低语,骇得我的脸红到了耳根,还有继续往下红的趋势。看着我的模样,他笑着放下了手,把伞换回到右手,好让我丁点都不被雨点打到。

  我们就这样继续走着,没有目的地,因为我始终没有告诉他我要去哪里,而他也好象没有要再问的意思。我们就这么沉默着,耳边只有尖尖地留声机里发出的声音和那古老的爵士乐,偶尔还有从舞厅里传来的笑声。

  "你有没有女朋友呀?"我调皮地问他,因为觉得好奇,也想多了解一点这个时代的人。

  "曾经有过,但是…… 她现在已经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许我永远都见不到了。"说着这些,他的眼中分明滚动着泪水。他的表情让我想起了〈〈人约黄昏〉〉中的男主角,痛苦却依旧痴情,明明知道不可能再等到,却还是要去等,至死不榆。哎,要是我所处的那个时代中能够多一点这样人那该多好!女孩子就不用为甜言蜜语的短暂而伤心,不再为了男人们缺乏浪漫的情调而无奈了。想着,想着,我也不禁陪着他叹了口气,眼角飞落了几滴辛酸的眼泪。

  "你哪?"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好象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我苦笑着,许久才说:"不管你信不信,还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说过爱我。有些人永远都是不解风情的。"说着说着,我的眼光也深邃了,飘向了远方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我一直以为,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或许是件好事,不用去痛苦地回忆,不用去为失去的而痛惜,原来我却错了。爱,却不能被爱,原来也是可以有这样深的痛的,等待有时真的比怀念更苦、更痛。"他喃喃地说着,仿佛是在自语,却句句说到了我的心里。我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想哭就哭吧,这里的行人不多。"他还是象在自语,我的泪水却早已断了线,滴滴答答地掉到了地上,混杂着雨声。原来,在不觉间,雨下大了。我真的哭得很伤心吧,伤心得他都有点不忍心,竟把我轻轻地搂入怀中。从来没有男孩子对我这么好过,然而这种温暖却加剧了我的伤感,我哭得更厉害了,在他的怀中。他的手轻轻地拍着我,嘴里轻声地叹着气,任凭我哭,任凭我在他的怀里抽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哭声静了,他递来一块手帕,带着他的气息的手帕,替我拭去脸上的泪水。幸亏我没有化装的习惯,不然,现在的脸上一定好看得紧。我终于又抬起了头,看着他的眼睛,想表达自己的一点感激,因为此时我已经语塞,只能用我的眼神来表达我想说的话了。谁知,我感激的眼神反倒把他看得有点不安了,他把手帕给了我,轻声说了句"快擦擦吧,瞧,眼睛都肿成这样了!我可不想让你把我另外一半衬衫也哭湿了。"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他真是个可爱的男人,可以想象,他原来的女朋友一定非常地爱他。连我,都有一点动心了。可是,毕竟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呀…… 我只能吃吃地想着,不敢再奢望。

  前方拐角出,停着一辆黄包车。他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过来,对我说:"本来我想送你回去的,但是,我怕你会着凉,你的衣服还湿着哪!所以,我只好让你坐黄包车回去了。"看着我不知说什么好的神情,他接着说:"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付了车费的。"说完就笑了起来。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说实话,我倒宁愿这样永远地走下去,只要有这样一个可靠的肩膀在身旁就足够了,着凉、感冒算得了什么!可是,我还是强迫着自己笑了,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假,那么真诚。"能够遇见你,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陪着我走了这么久,还把自己的衣服借给我穿!"说着,我拉着他径直走向那辆黄包车。我脱下了那件一直穿在我身上的外衣,不管他接不接,硬是还到了他的手中,他也不再推辞,毕竟黄包车有遮雨蓬,足够挡风雨的。他果真付了钱,我也没有说要还他,他也没有要我还的意思,所以连地址也没有给我留一个。

  我上了车,也没有想好要去哪里,只好对车夫说:"一直走吧。"

  车夫也没有多问,熟练地把好了车,调好方向就开始走了。

  我拉下防雨蓬,转过身看着渐渐变小的他,努力地挥手和他告别。

  突然,他放声对我喊:"忘了告诉你,你的笑容很美丽!放心,一定有一双慧眼会发现你的!!"我呆呆地望着他,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视线也朦胧了……整个人都象失去了知觉一般……

  "小姐,都200块了,你还没有决定去那里呀!"一个声音把我叫醒了。

  原来我还在那辆出租车中。大概是做了个梦吧,我对自己说。可是,还是忍不住去回味梦中的一切,竟然每一个细节都那么地清晰,却又似真的一般。

  "去霞飞路吧!"我喃喃道。

  "你是说淮海路吧,几十年之前,那里好象就叫这个名字。"司机不解地问,心里一定觉得我是个怪人,坐上了车却不知道要去那里;知道了去那里,却是一个几十年前的地方。我没有再多说什么,把头转了开去,望着窗外林立的高楼。

  "这里就是淮海路了。"

  我没有说话,付了钱,下了车。直到拿钱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手里一直纂着他的那块手帕,还是湿湿的,沾着自己的眼泪。我吃吃地站在凌晨的淮海路上,眼中含着泪,脸上表情怪异,不知是开心还是伤心,却似有几分坦然。从今往后,30年代的那个老上海可以令我怀念的,不仅仅是她的情调,不仅仅是她的浪漫,或许,更多了一些真切的东西,一个真切的人,一个不知到姓名却是活生生的人……

  这并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或许如题目所说的,它仅仅是一个梦吧。喜欢现在的这个社会,作为年轻人,却又不可避免地向往浪漫的年代,也不可避免地沾了点怀旧的气息。于是,这么遍了一个梦,只是想让自己幻想的那个年代变得真切一点。虽然,事实上,它还是遥远而空灵的,但是,起码可以骗自己,这种浪漫,这种情调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只要想到了,它还是可以达到的。不是吗?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