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古代的一段官二代故事

4已有 11580 次阅读  2011-04-29 11:03   标签岳阳楼记  中国人  范仲淹  教科书  高山仰止 
 
     提起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大名,恐怕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会知晓。他写的名文《岳阳楼记》早就被编入教科书中,为历代人们所传颂,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国忧民情怀更是令多少后来人高山仰止,奉为圭皋。可能是因为老爸的名头太响,相形之下,他的二儿子范纯仁就很少为人知了。其实范纯仁在仕途方面也曾官至宰相,与他老爸比起来并不差。他为后人称道的,倒不在他的政绩,更多的是他的不摆官架子、不依仗老子的大名耍威风、待人平易的品格。

      话说在北宋年间,范纯仁曾任宰相,他用忠恕之道处理上下君臣关系,办事让皇帝满意,同朝的臣僚也很少有人说他的坏话。他在卸任之后,有一次当时的大儒程颐来看他。这位程颐当时因博学已经名满天下,他曾因瞑目打瞌睡为后人贡献了一个成语:程门立雪。该成语讲的是一位叫杨时的人想拜程颐为师,但去时正赶上程颐在闭目打瞌睡,为表示拜师的诚意,杨时和另外一位叫游酢的人就静静地站着,等到程颐醒来时,看到门外的大雪已经有一尺深了。见过下大雪的人一般知道,如果从地上无雪到雪一尺厚,至少也要过两三个小时,后人用这个成语多表示尊师重教之意。

      闲话叙完,言归正传。在范纯仁和程颐交谈之间,范纯仁想起了自己当年任宰相期间的光辉岁月。程颐不以为然,责备他没有处理好苏州暴民抢官府粮仓和吴中洪涝灾害的问题,范纯仁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不断点头称是,愧疚之情溢于言表。没想到程大儒此后“宜将剩勇追穷寇”,经常在别人面前说范纯仁的过失,说他不是当宰相的材料,能上位与其老爸有莫大关系。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程大儒说的多了,就有人把程大儒的这些话转述给范纯仁,但范纯仁只是笑笑,依然不作任何辩解。

      后来有一天,皇帝召见程颐,向他请教一些问题。在听完程颐的治国安邦之策后,皇帝感慨地说:“你大有当年范相国的风范。”程颐不以为然地说:“范相国当年曾向陛下进谏过很多忠言良策吗?”

      皇帝用手指着一个箱子说:“那些都是他进言的奏折。”程颐打开一看,才发现他当初指责范纯仁的那些事,范纯仁早已向皇帝说过对策了,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后来实行得不够完美罢了。程大儒知错就改,第二天便上门给范纯仁道歉。范纯仁却宽和地笑了:“不知者无罪,您不必这样。”
 
      范纯仁对待程颐的无端批评表现出的涵养和气度,无愧于范仲淹教出的好儿子。换作一般的官二代乃至平常人,在自己遭到无端的批评和诽谤时,早就当面与对方争个脸红脖子粗或事后登报辟谣了,哪里还会像范纯仁那样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人常说“子不教父之过”,相信范纯仁能有如此雅量,其父范仲淹的言传身教当居功至伟。看来范仲淹除了文有名篇《岳阳楼记》传世,武有西北定边为百姓带来多年和平外,在教育子女方面也有其值得称道学习之处,后人对他的景仰无形中又多了一层。

     范纯仁对于圣贤的境界也有独到的见解,他说:“只要以责备别人的心责备自己,用宽恕自己的心来宽恕别人,不愁达不到圣贤的境界。”(但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他的这番话,对于今天为了些许琐事而斗得头破血流的很多人,包括那些互指对方不是的夫妻们而言,难道不也是一剂振聋发聩的良药吗?

     如果夫妻任何一方都以责备别人的心责备自己,用宽恕自己的心来宽恕别人,那么家庭里的矛盾虽然不可能彻底消失,但也会所剩无几;如果任何旁人都以责备别人的心责备自己,用宽恕自己的心来宽恕别人,那么街头巷尾的矛盾虽然不可能彻底消失,但也会所剩无几;如果任何一个国家都以责备他国的心责备自己,用宽恕自己的心来宽恕他国,那么国家之间的矛盾虽然不可能彻底消失,但也会所剩无几。

      但遗憾的是,能这样做的夫妻、友人乃至国家实属凤毛麟角,于是不得不搬出范纯仁的故事,希望用古人留下的道德薪火,点燃起今天人们心底的那束谦逊宽恕之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1-04-29 11:56
    其实我对程朱一向不太佩服。自己人品有问题,却对别人十分苛求,全无夫子的忠恕之道。
  • lita 2011-05-02 20:40
    yeyeshengge: 其实我对程朱一向不太佩服。自己人品有问题,却对别人十分苛求,全无夫子的忠恕之道。
    自古至今,都有这样的学者,闻人……
  • 我是小土豆 2011-05-03 00:46
    要做到范纯仁的這種修養,真是不容易啊!
  • lita 2011-05-04 21:21
    我是小土豆: 要做到范纯仁的這種修養,真是不容易啊!
    其实意思是古人比今人强些。
  • lita 2011-05-04 21:22
    我是小土豆: 要做到范纯仁的這種修養,真是不容易啊!
    比现在的官二代好得多。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