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领导的红短裤-彪悍的人生(三)

已有 11536 次阅读  2009-05-31 19:45   标签短裤  彪悍  领导  人生 
刚到这儿的时候,“老鸟”们告诉我这个新人种种奇谈异闻。其中关于校长的主要是两条:第一,他的年薪基本工资超过五十万美元(这是几年前,现在一定不止这个数目了),还不算年终的奖金,学校提供的房子(号称“小白宫”,相当豪华),车子,乡村俱乐部会员资格,一笔数目不明的“机动资金”等其他福利;第二,就是他酷爱运动,每天凌晨跑步5-10英里,中午游泳一小时,下午还要遛狗两小时。说起他的跑步,不少教授都深恶痛疾地提到他总爱穿的红短裤。一个宗教系的教授说一次在机场碰到校长,校长还是运动服,红短裤的打扮,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因为其时这位教授正带领一批外国教授来校参观访问。“简直象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提起这事,这位教授还是一副斯文扫地,道德沦丧的痛心疾首。

校长是前海军军官,曾在越战中服役。后来又任康乃尔大学法学院院长,是董事会花了一番手脚才挖过来的宝贝。他每天跑步的确是真事,因为我也常看到他身穿红短裤,甚至打赤膊的身影。他养了三只小狗,听说是苏格兰小猎犬,爱跳爱叫,十分活泼。每次请大家吃饭,他只需十五分钟就能吃完,然后就会一只一只地抱出他的小狗与客人见面,还要介绍给众人说“这是XX”。所以教授们都觉得他与人交流有障碍。

我对这个校长没有太多恶感,因为至少他每次开会都不超过一个半钟头,而且还算是有远见,能把钱化在刀口上。这里的校长,或者说,任何一个高层管理人员,都是草根们最爱痛恨的对象。倒也未必见得是出于什么深仇大恨,我看多半是体现自身独立,与同事们交流以促进群众之间团结的一种有意无意的手段。

由此,我也深感所谓民主其实就是让各种不同的群体通过各自选出的代表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私心杂念”,然后彼此磋商妥协,最后达成协议,共同遵守。这是一种实际可行的办法,比要求人人都胸怀世界,公而忘私要容易。因为社会的多元,各种利益群体之间也能相互牵制,不至于搞得腐败混乱。当然这里也有很多慈善事业,似乎是超乎功利的爱心的体现。可是且不论为慈善事业捐款可以免去部分个人所得税,而且慈善机构都是为“不幸的穷人”而设,从事者的基本出发点是居高临下的精英式思维。相形之下,倒是七嘴八舌,各执一词的方式更为平等和透明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