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伤逝

9已有 634 次阅读  2020-09-25 11:35

阔别美国小镇一年多,回来给老人罗素打电话,相互问候疫情期间的状况,我才知他太太希拉已于去年1129日离世。

 

十年前,希拉六十六岁,接受心脏支架手术时突发脑梗,半身不遂,一度话都说不出来。年长她八岁的罗素为她跑前跑后找护理人员,购买复健的专用车辆、器械,载着她东奔西走接受治疗,瘦了十几斤,从没叫过苦。为了安慰因病抑郁的希拉,他长途开车,带她去外州看亲戚、度假。五年前,罗素支撑不住繁重的经济和体力负担,卖掉老两口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和希拉一起搬进养老社区。去年离美前,希拉还给我看过他俩湖畔度假拍的照片,没想到如今天人永隔。

 

希拉倒不是新冠病毒受害者。去年秋天她因心脏支架问题又引发肺炎,住院、出院折腾好几次,稍有转机就坚持要回家。她去世前一天,罗素去参加妹妹的葬礼,老妻的晚饭由儿媳准备。回家后他发现希拉病况危急,叫上救护车又将她送入医院,她在此溘然长逝。提到种种细节,罗素泣不成声。

 

罗素是我在小镇认识、结交的第一个美国人。二十年前我搬来时就是大学派他开车来接的。希拉当年是风韵犹存的退休公务员,比农民出身的罗素看来时髦多了。两人都是第二次婚姻,他曾丧偶,而她因前夫家暴离婚。二老相濡以沫,度过数十载春秋,养育了四个儿女。疫情汹汹,罗素却头白鸳鸯失伴飞,茕茕孑立,形单影只,伤痛可知。

 

尽管疫情期间无法如常社交,他常骑轻型摩托车出门透透气,还帮邻居清理风暴摧残的后院树木,罗素这样告诉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