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美食会二月聚餐

13已有 11400 次阅读  2010-02-22 10:09   标签美食  聚餐 
自从去年秋季成立美食会以来,我们这群老饕保持每月聚餐一次,交流吃经和料理心得,也算是辛苦工作之外惬意的娱乐(见《美食会》)。本学期开学将近一个月,大家都忙得晕头转向,本周六终于有机会聚聚了。

按照农历,我们这里才年初七,国内想必春节长假刚结束吧。最近天气一直不太好,虽说不象一月份那么奇寒,但每个周末都要下雪,而且往往一下三天,每次积雪都在5寸以上。连本地人都说这次降雪打破记录(今年已经降雪50英寸了,这里冬天平均才18英寸降雪),哀叹春天怎么还不来。为了给自己鼓鼓劲,我计划做个比较有年味又不太复杂的菜,所以决定烤制“豆沙年糕”作为慰籍食品(comfort food)。过去我做过椰奶年糕,这次基本思路是一样的,只是成份有所变化。即,还是用现成的糯米粉一袋(16盎司)和一大匙泡打粉(baking powder),加三个鸡蛋、一杯油、半杯水、一罐炼乳搅匀,再加现成的红豆沙,然后放入烤箱,调到华氏350度烤 。虽然以前没烤制过这样口味的年糕,不过想来不会太难吃。而且,如果这次做成了,以后也可以尝试其他的风味。这次用的是8寸见方的小玻璃烤盘,不是已往用的13寸的,结果浆料较厚,45分钟不够,需要一个小时才完全烤熟。这次用的是素油和水,没有用黄油和椰奶,烤好之后好像香味不够浓郁,但比较健康。这种简易年糕卖相一般,但操作简便、味道不错,也有优点。下次可能还是要用黄油、大烤盘,这样香味和口感都会改善,而且不用烤那么长时间。

周六晚上六点准时开席。周五一场大雪,积雪起码三寸,听说周日还要降雪。不过周六倒是多云,也让我们有个喘息的机会。这次美食会聚餐的人数不算多,因为我的同事偕夫人去葡萄牙开会了,而一位日文同事的太太因为外祖父重病,已经赶回日本帮助照料家事了。剩下的南大两位老师以及其他同事还是兴致勃勃的。特别是上学期在斯里兰卡的大厨V(见《冬至夜饭》、《元旦聚餐》)回来了,为我们的美食会增加了中坚力量。我到的时候,大家都到齐了。看看桌上,照旧是碗盏盘杯,琳琅满目。大家都说一看就知道是冬天的聚餐,肉多菜少,红色多而绿色少:有茄子鸡丁、牛肉炒饭、红烧牛肉、叉烧、笋瓜泥(winter squash)。V带来的是一锅鸡块炖木耳、香菇、金针菜和红枣,据她说是家族的传统菜,可能是他们客家人定居广东以后学的,而音乐系的韩国老师做的石锅拌饭卖相尤其出色。 一个小沙锅中豆芽、菠菜、胡萝卜、牛肉丝等码得整整齐齐,上面打了一个生鸡蛋。他还带来了韩国麻油和辣椒酱,问我们辣味多重为好,准备开动前再加料搅拌。

这次的菜虽然颜色略嫌单调,但味道都不错,对于我们中的“肉食动物”来说肉多更不是问题。我倒希望蔬菜再多点。吃了一刻,大家开始闲聊。开学四周,有不少新闻可以分享,特别是周三的新校长介绍仪式(见《新官上任》)。校友R说,当时他在礼堂,在座的起立鼓掌就有三四次。特别是当新校长谈到我校呼吁废奴的光荣传统时,“我热泪盈眶”,R感性地说。V也说学生似乎对这位新校长很有好感,而学校里的非裔同事更是扬眉吐气,说是以后有人问起为什么到这么个穷乡僻壤来任职,也能响亮地回复了。看来这位新校长的“象征性”很强,而他所代表的意义又和他的种族和性取向分不开。如果有位华裔担任校长,我会这么激动吗?可能不会。这无关“热血”“世故”之分,只是我缺乏美国本土少数族裔对种族歧视的历史和现状的切身体会。

当然,晚餐谈话多半不是这么沉重的话题。V 又告诉我们镇上自发的种种俱乐部,比方由首任校长夫人创立的“妇女午餐会”,而V的先生最近在组织保龄球俱乐部,也许日后我也会去凑凑热闹,虽然上次打球还是在初到美国时的学生时代。说到最近的冬奥会,他们说中国队的双人花样滑冰真精彩。

晚餐会一转眼就到了8:30,大家谈得热火朝天,可是我已经有点想睡觉了:吃得太多的后果。我一起身,大家也就意犹未尽地散了。反正我们每月都要聚会,还有下次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