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鲁迅酷爱甜食

14已有 13843 次阅读  2013-07-16 07:26   标签华文楷体  大拇指  black  color  style 

鲁 迅爱抽烟、爱喝酒,众所周知。无论写作、休息还是待客,他抽烟一支未灭又接一支,根本不需要火柴。哪怕自己不吸烟,客人离开他家时衣衫也带烟味。鲁迅拿烟 有一个特别姿势:大拇指和其余四指半握,把烟卷攥在掌中,以后他右手拿烟,仰面思索的侧影更成为雕塑、木刻家们的最爱。鲁迅酒量不大,但兴之所至,常要 “眯”二两老酒。他约朋友到饭店吃饭,每次必喝酒,有时还不醉不归。他和郁达夫一起喝过白干、黄酒、五加皮、白玫瑰、啤酒、白兰地,不过总喝得不多。

但我觉得最有趣的是鲁迅爱吃零食,特别是甜食。他从小爱吃糖,少年时代在南京读书,他自奉简薄,每以辣椒拌饭,但也曾卖掉作文竞赛得来的“金牌”,请同学上茶馆吃点心。他还特地去下关买玻璃瓶装、价值不菲、水果糖风味的进口“摩尔登糖”吃。在日本留学时,鲁迅爱吃花生,常用花生待客,每天都要用大张报纸收拾了果壳清理出去。可经济宽裕一点,他就会买甜美的细点,如日本著名的“羊羹”,一种小块茶点,“用小豆做成细馅,加糖精制而成,理应叫‘豆沙糖’才是正办”。回国后,他还托人从日本飘洋海寄来羊羹,和同事分食。他也爱日式的栗子粉小馒头。某次还特地买了一种名叫“乌勃利”的法式点心,打开一看,就是煎蛋卷,法文叫le biscuit roulé

鲁迅爱吃甜甜的水果。他饭后出去喝茶,喝完茶又“步至杨家园子买葡萄,即在棚下啖之”。有时,他“夜作书两通,啖梨三枚,甚甘。”有次上街买日本产的青森苹果,遇到日本朋友“强赠一筐”,他也高兴地携归大吃。

有 朋友从河南来,送鲁迅一包方糖。他打开一尝,“又凉又细腻,确是好东西。”许广平告诉他这是河南名产,用柿霜制成,性凉,如果嘴上生小疮,一搽便好。他连 忙“将所余收起,预备嘴上生疮的时候,好用这来搽。”可是这美味鲁迅总念念不忘,想得夜里都睡不着,爬起来又吃掉大半,还自我安慰:反正嘴上生疮的机会 少,不如趁着柿霜方糖新鲜时享受一番。为爱吃糖,迅一直被牙痛困。到一九三零年,他将余下有的五齿拔掉,成了全口假牙

有 客人来访,鲁迅一定要请吃点心。一开始他对男客、女客一视同仁。但男客战斗力太强,经常把家里的存货扫荡一空。鲁迅于是改变策略,改用花生代替点心招待男 客,看准了坚果顶饥,他们吃不多。而对女客他依旧采用点心政策,因“她们的胃似乎比他们要小五分之四,或者消化力要弱到十分之八” 。

比 起周作人,鲁迅没有那么多专门研究饮馔吃食的文字,但他对自己的零食经历详加记载,津津乐道。在《零食》一文中他说零食的功效“是在消闲之中,得养生之 益,而且味道好”,更为个人嗜好找到了理论依据。据说口味往往反映个人性格,如嗜咸者强硬,嗜辣者刚烈,嗜酸者机变等。爱甜食的鲁迅也许与人们心目中“骨 头最硬”、金刚怒目的革命家形象迥然相异。但他对零食的小盘算、小计较和小偏嗜,正应了张岱说的“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倒让人觉得可爱可亲。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