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父为子纲”

9已有 13335 次阅读  2013-01-03 19:00   标签134  华文楷体 

最近看到一条儿童教育的新闻:八岁的男孩给同班女生写情书惨遭拒绝,原因是心仪对象更爱“情敌”送的“iPhone”。一时间,网上哀叹一片,大家认为“都是大人惹的祸”,孩子被物欲横流的社会“污染”了。这让我想到美国大学生对中国现代文学中几篇名家之作的讨论。

 

胡适的《母亲的教诲》(《四十自述》的节选)、朱自清的《背影》、鲁迅的《风筝》描述了民国时代的母子、父子和兄弟关系。我四年级中文课上的学生对胡适的母亲印象深刻,因为她教训儿子十分严苛。每天晚上或清早她要幼年作者自我反省一天之中是否言行有失,有错要跪,还要拧肉体罚,并且不许孩子哭喊出声。胡适回忆往事,却对母亲充满感激,认为自己十几岁就离家求学、创业,独自沉浮于茫茫人海,能有宽恕、体谅之心都是母亲教诲的结果。

 

美国家长倒也并不见得都纵容溺爱。这些学生能进我们这样的大学,说明他们不但高中学业出色,而且在音乐、美术、体育或领导才能等方面也高人一等,这些成绩和他们父母的苦心教育是密不可分的。学生们也并非不懂“严是爱,松是害,”有人甚至抱怨当初父母为何不是“虎妈”或“狼爸”,害得他们如今本事不够大。他们诧异的是为什么胡母教育孩子还要躲躲藏藏,怕被人知道。

 

此文更有意思的是,胡母为儿子提供的榜样是胡适三岁时就过世的父亲胡传(字铁花),说这是她平生所见的唯一“完全的人”。她十九岁嫁给胡适的父亲,两人年纪相差三十二岁,可谓老夫少妻,夫妇关系中不无父女般的情意。身为大字不识的农家女,又是胡传教她认字、读书,所以这个丈夫又是老师。婚后不久,丈夫去世,她从二十三岁起开始了长达二十三年的守寡岁月。胡适的大哥、大姐都比这个继母年长,孤儿寡母在旧式大家庭中相依为命,种种辛酸坎坷自不待言。她指望儿子功成名就,需要通过回忆亡夫来鼓励自己和孩子,也可以理解。胡适母亲不愿几世同堂的族人知道自己管教孩子,胡适的解释是母亲“不是借此出气给别人看的”,但其中也未必没有她爱面子的因素。

 

父亲这个形象,在二十世纪早期的中国文学中不是缺失,就是负面。《雷雨》塑造的父亲伪善、残忍。《背影》里的慈父不过留下一个尴尬模糊的背影。胡适文中的父亲,则很大程度上来自他母亲的“再创造”。而他的母亲身兼“严父”和“慈母”二职,在他心目中占有无可取代的地位。她在大家庭中委曲求全,处处忍让,让胡适明白“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生气的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比打骂还难。”日后他为人八面玲珑,和气生财,未尝没有童年母亲的榜样作用。母亲去世,他新婚不到一年,赶回老家奔丧,写下了情真意切的 《先母行述》:生未能病未能侍世勤未能毫分任生死永乃亦未能一面平生惨痛何以如此 母亲为选择了大字不识、性格彪悍的妻子江冬秀,他虽没做到“平生不二色”,但二人也算白头到老。

 

儒家提倡的“父为子纲”的伦理道德经过“五四”运动的大潮冲击,荣耀不再。但从儿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确需要成年人的榜样,父亲的形象对于男孩的成长尤为重要。父母如果没有道德底线,又怎么能指望孩子“五讲四美三热爱”呢?胡母是旧式妇女,却懂得德育的重要性。她代行父职,为的就是避免“子不教,父之过”的悲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