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BL与非BL人日常生活之对话

6已有 6884 次阅读  2010-02-14 09:42   标签日常生活  对话 
 何谓BL王道?看这篇文章就知道了,所谓没有不能同化的直人(恶..有这种说法吗?),反正为了耽美事业努力^^
    一日,BL人和非BL人,在某种机缘间,住进了同一间套房。

  一开始时还好,日子一久,双方就渐渐地露出了真面目。

  甲发现乙有点像达摩祖师传里说的天竺人,上完茅厕用手挖,吃饭也用手抓;乙发现甲喜欢把袜子放在床边闻,被他发现了还会请他一起闻。

  甲发现乙每隔两个月会徒手帮自己全身脱毛,还会问他拔得乾不乾净。乙则发现甲修指甲不用指甲剪,用嘴巴,连脚趾甲也一视同仁,难怪身体柔软度超好。


  可是,这一切都无伤大雅。就算甲开诚布公他是绿色的,乙也童叟无欺地证明自己是蓝色的,两人的同居关系还是毫无困难地持续下去。

  直到有一天,其中的一人,发现,在另一人的衣柜里,居然摆得满满的漫画小说,其中有超过50%是BL漫画时,一时有如晴天霹雳数百道,道道专劈他,劈得他脑袋痛得像是刚玩过破西瓜。此人不信邪,开了电脑,查看了那人专用的书签资料夹。

  这一看之下,乖乖不得了,同志、同人、BL、占了80%以上。这下是罪证确凿,赖也赖不掉了。此人沉痛地坐在沙发前,阴沉著脸,等待那人回家解释,脸臭得像在等爬墙爬得不亦乐乎,爬到半夜还没回来的老婆。



  好不容易等到人,他有如法官般开审了。
  「你…是传说中的…BL人…吗?」此人问得吞吞吐吐。

  「是呀!」那人站在门口,愣了一下,还是洒脱地回答了,接著理也不理那人的反应,迳自回自己的房间。

  留下此人,苍白的坐在沙发上,空洞的眼神有如千面女郎的招牌表情,背後的黑线和落叶则取自小丸子。


  自此时起,两人原本互称甲乙的友好关系,登时由西线无战事,转变为东线有战事,两人从此时此刻起,正式以BL人和非BL人称呼对方。

*   *   *

  隔天一早,非BL人只敢偷偷瞄BL人,而BL人倒也乐得轻松,大大方方地走在前头,坐到自己的老座位上。

  非BL人原要按习惯,坐在BL人的旁边,此时突然想起,他现在坐在BL人的旁边,不就是代表自己赞同他吗?不行!不能支持非公益性的活动。可是假如不坐在他旁边,又好像自己很在意这件事一样,当事人都一副没事人样了,凭什麽自己会被影响。


  经过良久的考虑,非BL人做出他认为最折衷、最明智的选择。他坐到BL人旁边的老位子,可是坐下後,用力地把椅子往反方向移三寸。之後,他偷偷地瞄了BL人一眼。

  对方鸟都不鸟他。

  於是非BL人抱著满腔被忽视的愤怒,用力地抄起笔记。

*   *   *

  非BL人一边抄著国文教授的讲解,眼角的馀光不忘瞥向BL人。

  只见他也是很努力地在纸上抄抄写写的,速度飞快,可是定睛一看,登时看到一堆美少年、美男子、三角关系之类的国字。

  非BL人非常震惊,原来,BL人一直在上课时间写的小说灵感,就是为了对下代无辜的小孩进行洗脑的BL小说。而自己,居然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仅只是为了帮助BL人实现他的梦想,将讲义借给他影印了两年多。

  造孽!造孽啊!这不是活生生地助纣为孽吗?


  非BL人趴在桌上,悲痛欲绝。
  突然,他见到BL人头抬了起来,精神抖擞地望向老师,好似听到了什麽了不得的学问。
  老师曰:「…兼爱、非攻…」

  非BL人注意BL人很久,发现他每次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在那边邪笑了起来,活像精神分裂患者。印象中,以前老师说到什麽『与元微之书』、『祭十二郎文』时,他也是这样笑的。非BL人相当困惑。

  BL人自己笑够了以後,递过来一张纸。
  “非攻,那就是受嘛!兼爱,那就是总受了!”

  非BL人想了想,下一秒,用力地把纸团揉掉。

  老师的雷达眼扫了过来:「你──手上拿的东西,交出来!」
  非BL人脸色一白。

  老师曰:「拿过来,有这麽重要的事要在课堂上传纸条?!好!那就让全班一起分享吧!」
  非BL人紧抓著纸条。

  老师再曰:「拿过来!」
  非BL人站起来,握著纸条的手渐渐抬起,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纸团塞进嘴巴里。

*   *   *

  下课後,BL人站在厕所的门外,不断敲著门。

  「非BL人,你怎样了?吐出来了吗?」
  「恶~~」
  「唉!你也真呆,被念出来又不会怎样。」BL人閒閒的声音,惹得非BL人火大起来。
  「我怎麽能让大家听到那种恶~~」
  「反正看得懂其中玄机的人又不多,教授七老八十更不懂了,你怕什麽?」

  非BL人推开厕所门,脸色铁青的走出去。
  「吐出来了吗?」BL人问道。
  对方回他一根中指。

  「没吐出来啊…」BL人事不关己,很高兴地出著意见:「反正你以前也曾经把软糖纸一起吃下去,再多吃一张也没关系啦!纤维质对身体很好的。」
  对於BL人的好意,对方的回答是再一根中指。

  「要不我今天请你去看二轮电影,反正下午没课了。」
  非BL人缓缓地回过头来。

*   *   *

  非BL人盯著萤幕,正全神贯注於<魔戒>的壮丽情景时,忽闻耳边嗤笑声不绝於耳。他两颗白眼缓缓地飘了过去,果然,旁边笑得奇形怪状的人,不就是BL人吗?

  看看萤幕,不过是甘道夫跟另一个魔法师在高塔上打斗的画面啊!这有什麽好笑的。

  「噗!」
  又看看萤幕,两个半身人靠在一起,这又有什麽好笑了?

  「嘻嘻!」
  神行客在和勒苟那斯讲话,这也能笑?

  「噗嗤嘿嘿!」
  他已经不想理BL人了。

*   *   *

  「你怎麽搞的,刚刚看电影一直在那边笑得像神经病一样。」非BL人大发劳骚。

  BL人只瞄了他一眼。
  「啊啊!非BL人是不会懂啦!真悲哀!连这点玄机也看不出来,不是少了很多看电影的乐趣?只要用心,处处是BL啊!」

  非BL人一听到玄机,马上自动将其从脑子里剔除。转眼一望,赫然发现,同班同学中的丙丁两人,正在不远处交谈著。

  「咦?那不是丙丁吗?看来他们也来看电影呢!」
  「对耶…」
  「我们去跟他们打招呼,大家一起玩。」非BL人兴高采烈地想跑过去,却被人按住肩膀。

  「你在干什麽?!快放开啦!」
  「笨蛋!你看不出来吗?」BL人抓著非BL人的肩膀,神秘兮兮地凑近他的耳朵:「你想打扰人家约会?棒打鸳鸯的人可是会被马踢的。」

  非BL人愣了一会,而後正色道。
  「你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那是纯真的友谊。」]

  BL人道:「我敢打赌,那是纯真的恋情。」

  「友谊!」
  「恋情!」
  「友谊!!」
  「恋情!!」
  「友谊!!!」
  「恋情!!!」
  ......
  两人相视,尽皆目眦欲裂。

*   *   *

  「为什麽我们必需跟踪自己的同学?」非BL人问道。
  「你提议的。」BL人答。

  「为什麽我们要这麽偷偷摸摸的?」非BL人拿起一旁的杂志,没发现自己拿反了。
  「我们在跟踪。」BL人也拿起一本书,是拿正了,可是他拿的是大辞海。

  「…说实在,我为什麽要为了证实你的想法,在这边偷偷摸摸的?什麽BL嘛!只会污染下一代的思想,简直狗屁不通!」非BL人终於壮起胆子,说出他归结了一整天的总论。为了增己声势,他将手上的杂志往书架一甩。

  BL人摆出一张寒气逼人的冰块脸。「是吗?这就是你的结论吗?」
  「没错!」
  「你这只食古不化的猪!!」BL人大吼,也学著他把书一扔,只不过不是扔回书架,而是直接砸在非BL人的脚背上。
  「呜哇!夭寿!我的脚!!」非BL人在原地单脚跳,痛不欲生。

  BL人随手抓过一本言情小说。
  「你看看,市面上的言情小说是怎麽模式。有80%以上的作家,就只会制造出一堆花瓶女,然後又制造一些明明很完美,却会笨到把一个一百块──不!搞不好倒贴一百块也没人要的花瓶当宝供起来的男主角。这就不叫污染下一代的思想?这简直是在简化人民思想!弱化人民智商!好像在说:『来!你们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也不用去读书啦!笨笨的反而比较惹人喜欢。』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吗?!」


  非BL人大吼:「那BL小说又是怎样?!该死的,痛死我了!」

  「BL小说也创造花瓶,不过这种花瓶在小说里,就是用来砸的。」BL人咆哮:「假如作者不砸花瓶,读者也会在『RE:』里砸,而且作者还会被公干!这才是真理!这才是王道!」


  「王道?!我还黄道咧你个头,你只是一个迳地脱离现实而已,凭什麽说BL好?你有经验吗?哼哼哼!」

  「我当然有!」

  「有什麽有?!你有男朋友吗?咦?在哪啊?我怎麽没看到?啊?」非BL人做出孙悟空的招牌姿势,故意左探右探的。

  BL人眼球红丝满布,怒发冲冠。
  「我有喜欢的男生啦!」


  一时之间,偌大的书店被这声河东狮子吼震得鸦雀无声,连玻璃窗都簌簌作响。


  两人互瞪良久,直到……
  「对不起,两位先生。这里是书店,不是你家。」店员笑眯眯地,拿起一边的拖把,拖著拖著,将他们两个都给拖出店外。

*   *   *

  两人气冲冲地回家,途中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一到家,两人却很有默契地,一起冲向电视摇控器。

  「我先!」
  「这是换我了!」
  「我!」
  「是我!」
  「给我!」
  「你放手啦!」


  好不容易,非BL人抢到摇控器:「我要看ID4!」
  「不行!我要看大搜查线!」BL人坚决地将摇控器抢回来,其中甚至动用了他闪闪发光的鲨鱼牙。


  非BL人在手臂上包上厚厚的一层毛巾。「ID4很好看、非常好看,而且场景也很壮观,情节动人紧扣,不看不行!」
  「大搜查线有幽默的情节,轻快的节奏,最重要的是可爱得无以附加的青岛和总是帮他的室井先生,一天不看我就会死掉!」BL人毫不迟疑地扯下非BL人的一撮头发。


  「啊啊啊啊~~~你不是有一整套的VCD吗?」非BL人痛得大吼,眼泪忍不住滴了出来,真是千万烦恼丝,丝丝连心,他心痛啊!
  「你不也是有录影带,不管!我就是要看重播,感觉不一样!」BL人伸手要抢。



  非BL人终於真正地火大了。他转到ID4那一台,而後把摇控器丢出窗外。黑色的摇控器何其无辜,在空中打了几转,终难逃自由落体的最终命运。「乒啷!」一声,整支在楼下跌得粉碎。

  「干×娘个晓!你楼上的在丢什麽丢啊?!」其中一个路人差点被砸到,火大的在楼下大吼,脏话连连,一连问候了他们家老爸老母还有祖宗十八代。

  BL人恶狠狠地盯著非BL人。
  「好!很好!你很好!」

  在非BL人的面前,BL人发挥了肾上腺素的功效。转眼间,电视已被抬了起来,管线断得乱七八糟。就见BL人回身用力一丢,伴随著「啪啦!」的玻璃破碎声,整台电视连同客厅的玻璃窗和外面的铁窗一起砸到楼下去。楼下的路人差点闪避不及,吓得失禁。

  「这样最好,通通都不用看了!!」BL人吼声隆隆。



  楼上楼下沉寂了一会,路人又开始破口大骂。
  「我操──」

  突然,一台立体式音响从楼上的窗口飞了出来,紧接著而来的是雷声轰轰般的咆哮。
  「什麽死音乐,听什麽音乐,我恨音乐!!」

  接著,是一俱颇有份量的弥勒佛被扔了出来。
  「拜佛!拜什麽佛!我不信佛!」

  然後,是一具等身高的十字架。
  「基督?什麽基督?!我看都没看过!!」

  再来,是一台绿色的贵妇人果汁机。
  「果汁!什麽生机果汁!去死吧果汁!!」

  然後,是一床床的棉被、雨伞、锅碗瓢盆、书本、CD、书柜、电视游乐器……

  「疯子!这里有疯子!」路人躲得飞快,活像屁股著了火。

  日後,今天晚上从这栋公寓不断飞出来的家俱,成了这里最大的宣传,甚至又人在这里开了咖啡厅,墙上满是裱了框的当日情景,店内甚至有当日影片重播。听说,老板就是当日险些被砸死的路人。

  这家咖啡厅後来远近驰名,老板收钱收到手软,早忘了当初是如何问候对方的远亲近邻,心里直把他们当财神爷供著。

  什麽?你不相信?算了算了,看看下面的吧!

*   *   *

  日後造福一家咖啡店的两个人,此时正蹲在邻近派出所的牢里。

  突然,人声杂沓,两人同时抬头,只见丙丁两人站在牢外,笑眯眯地盯著他们。另一名跟著来的员警,掏出钥匙,打开牢门。
  「好啦!可以出来啦!幸亏没砸伤人,不难事情就难办了。」

  两人一愣,对望一眼,同时撇开头,又同时向丙丁发问。
  「这样就可以出来了?…你别学我!」
  「我学你个头!」
  「哼哼!这不就承认了,你学我是猪头!」
  「你耳朵是听到哪去了,我干嘛学你这个猪头!」


  「好了!别吵了!」丙两手一举。「没事就好!家和万事兴嘛!」他转头问丁:「这样说没错吗?」


  BL人斜眼瞧了非BL人一眼,哼了一声。


  「比较麻烦的是,你们的房东坚决不再让你们住下去,所以…你们只好搬家了。」丙搔搔头:「幸运的是……反正你们也没剩多少东西能打包了。」

  听到这句话,BL人又气红了眼,转过身去,一言不发。


  非BL人听著丙的安排,点点头,而後疑惑地问道:
  「丙,我们…不是很熟吧!」
  「嗯。」

  「那你为什麽要帮我们。」非BL人疑惑地问。
  「这个嘛…希望你们两个别把昨天看到我们的事讲出去,这样就好了。」


  非BL人一头雾水,还待要问,不知何时,BL人已经挤了近来,一脸奸笑地说。

  「没问题,没问题!我们昨天…」BL人笑了笑,一边朝非BL人送了个得意的眼神:「…什麽也没看到。」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非BL人才了解到,BL人的直觉真的是超级无敌敏锐。

*   *   *

  「要搬家了…」
  「是呀…」

  「你…要搬去哪?」
  「…搬去…哼!搬去没有人会歧视BL的地方!」BL人用力地瞪了非BL人一眼。

  「…没用的,能接受的人很少的啦!尤其是男生。」非BL人道。
  「…那你有什麽方案?」BL人看也不看他,但是声音却弱了下来。
  「反正我也习惯了,所以…」非BL人吞吞吐吐,下面的话无论如何就是说不出来。

  突然,耳边听到BL人咯咯的笑声,就见原本平躺著的BL人,就著姿势滚了过来。「总而言之,你就是在挽留我嘛!」

  「这…」非BL人开始後悔了。

  「得得得!我知道,像我脾气这麽好、这麽会包容人的室友,已经很难找了啦!」BL人拍著他的肩膀,笑得高兴。


  非BL人看著满目疮痍的房子,惊觉此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力之高,连他都自叹弗如。一时之间,默然无语。

*   *   *

  「对了,你当天在书店,是不是说过你有喜欢的…那个?」
  「啊?你在说什麽?我听不懂耶!说英文啦!I can’t speak Chinese!Please speak English!」
  「…You have ever say that… you like a male.」
  「I don’t know!I don’t know!I don’t understand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去死啦!一口破英文还敢给我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