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川西北的幾天一記- D12/13/14

7已有 9815 次阅读  2013-06-29 10:16   标签black  style 

610: 汶川回成都, 之後兩晚均宿凱賓, RMB148/標雙。

 

早上吃過當地街市實惠的小吃, 便走過去汶川博物館, 不巧, 遇上周一閉館。 趴在門縫裡往裡瞧, 館內迎面處有個大雕塑, 銅色的512在大地上裂開。  退後一點, 站在陰影看著這座建築, 群山環繞的地形, 遇上藍天白雲和頭上那顆眩目的大太陽, 覺得特別肅穆。

 

五年多前那場大地震, 汶川付出空前代價, 一夜成名。 我看過的一幅地圖上, 映秀甚至直接叫做震中映秀了。

 

與今天的汶川匆匆擦肩而過, 表面上, 已看不出他們的痛。 但看到當地的宣傳廣告, 讓汶川人民對不久前蘆山地震災民感同身受”, 伸出援手捐血時,  看到該地郵局掛著大橫額, 說明寄往受災地的援助包裹豁免郵費時, 你不得不心酸地承認, 無論過去多久, 那是一道無法遮掩的、永遠的傷痕, 在這場災難中多少人家破人亡, 多少宗枝血脈永絕於世? 人性中的貪婪自私無法杜絕, 只能寄望於科技, 衷心期待有一天, 這些災害都能預報, 身外物可以去復來, 生命卻只有一次。

 

關於本次地震捐款在HK激起的辯論, 有多少言辭在曾經的災民心上划出又一道傷口, 是無法收集的數據, 我唯一知道的, 是國家應該考慮對所有中飽私囊的人處以極刑, 尤其是以賑災之名斂財的, 這些人, 其一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仁愛信任, 其二直接損害災民的生存機會和生活素質,  其三陷國家於不義。 另一種以碰瓷為生的人, 也該受到重罰。 目前多數情況下, 我們只能說: 這人等天收。 是悲哀的期望。

 

在街上遊離浪蕩半天, 買了些羌族人的刺繡品, 檔主一雙女兒很可愛, 姐姐笑起來有對酒渦, 象媽媽, 妹妹卻是哭起來才有, 我極想再弄哭她看看, 沒敢下手。

 

中午啟程回成都。 岷山峭, 岷水急, 奔騰的江水旁, 遠遠的便有一株高直的大樹, 後面是小片平原, 途中村莊有些房屋仍是石塊砌成, 風情甚好, 尤其是岷江鄉沿途, 安靜詳和。 這一行, 農村比城市乾淨得多。

 

路上仍舊不時看到大地震遺跡, 據說山石掩埋的舊路下, 有不少當時沒救出的人和車。 看山勢陡峭, 也是沒法挖掘, 怕是一動山石就要滾下來, 只能自然掩埋罷了。 我有心看岷江陪著我們奔馳多久, 結果在映秀分了手。

 

晚上, 小保帶我們七繞八拐到一個小巷吃羊肉串, 新疆人經營, 兩塊錢一串。 如他所言, 保證比我們吃的任何一次都好吃。 哈哈, 他大約也知道我們這裡的外地小吃水平。 Frances是不吃羊肉的, 走寶了。 然後再去吃雞湯飯, 賣相不好, 比潮州粥要爛些, 但居然不是想象中的油膩, , 甚至沒看見油星, 該是用雞架熬的湯撇掉浮油做的? 能想象我們5碗雞湯飯加上幾十支串串香, 結帳多少嗎? 二十六塊。 後來跟同學說起, 說雞湯飯還有比這家好吃的, 可惜知道得太遲了。 蘇東坡身為四川人, 卻因荔枝好吃, “不辭長作嶺南人”, 古謂食色性也, 他家祖宗有知, 震怒之餘, 也不能否認口腹之欲誘惑太大了。

 

611: 戶外用品自助購物, 大家都有收穫。 Ming哥對雞湯飯念念不忘, 中午過去一看, 還沒開門, 好悠然的生意! 在同一條街上看見一家比較整潔的麵店, 看起來本地人居多, 都坐到人行道上了, 有的沒桌子, 索性搬張膠凳放下, 坐個小板凳就開吃。 十塊八塊, 吃到我們平時幾十上百塊也未必吃到的美味, 還一塊錢一碗菜, 忒沒天理了。

 

下午去昨天呆過的茶館, 一出電梯, 發覺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夜之間, 那茶館的招牌都沒有了, 場子在裝修。 裝修在我們這塊一般都是倒閉的門面話, 幾人面面相覷, 該不是我們昨天喝狠了, 把人家都喝倒閉了吧? 只好轉戰另一家。 人說少不入蜀老不離川, 這裡的茶館也是我留戀成都的原因之一呵。

 

晚上約了三個老同學吃火鍋。 本來我是想請他們的, 咱舍長怒了, 豈有此理, 這真是太歲頭上動土! 舍長大人在我心目中一向很有威嚴啊, 她一板臉, 我就不敢爭了......

 

612: 八點二十的班機, 小保五點四十分過來接我們到機場, 到達剛好趕上櫃台開放, 班機延遲到八點五十起飛, 但居然比原訂時間早降落, 回到家中午過一點, 洗啊洗, 睡啊睡, 隨後幾天還是長時間大面積地睡, 仿佛精力都在旅途耗盡了。

 

, 同學W送我他表妹做的泡菜, 一路跟著旅遊, 到了高山, 有的象氣球似的脹起來(當地也有很多脹得飽飽的包裝食品, 氣壓造成), 直到回到HK, 還是鼓著一泡氣。 家人吃不慣辣, 只有小姪兒是個饞鬼, 小時候故意喂他個辣椒, 他一邊哭一邊伸手撓舌頭, 撓完了, 繼續饞, 這次他也分了我一半去了。 這麼多年, 對泡菜腌菜痴心不改, 也許只是知道時光永不回, 企圖在熟悉的味道中重拾一些溫暖的舊記憶。

 

謝謝三位旅伴和其它一些朋友讓旅記完結。 除了最初獨自出行的幾次覺得新鮮於是記下, 隨後幾年的, 也不是不想寫, 因各種原因----好吧, 關鍵是懶, 結果都是用照片記錄行程就算了。 這次風景吃得飽飽的, 原想留著長膘, 卻是在他們的鞭打和提示下, 吐出由頭到尾的遊記來, 這兩天有點心散了, 但行動上總算叫篤初慎終吧。

 

 

By Ming

By Rebecca

By Rebecca

By Rebecca

By Rebecca

By Ming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