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曹荀】空食盒(三)

3已有 2736 次阅读  2020-03-26 09:47

荀彧提着食盒送饭来的时候,曹操还一门心思扑在沙盘上。

文若什么时候来的?孤竟没有注意。

眼前的曹操一脸疲惫之色,荀彧心底有些不落忍:听左右说主公这几日连近前伺候的亲兵都挡在帐外,虽是军务繁忙,可主公好歹进些东西啊……”

文若啊,如今军情危急,孤如何吃得下?

正因军情告急,主公才更要保重自身。

荀彧知道曹操的担心,现下汝南精兵十万有余,军中兵将不过寥寥两万。袁绍虽然平庸,但也不傻,也知严防死守,里里外外围得铁桶一般。如今几次对阵皆合战不利,进又不得,退无可退。敌方以逸待劳,本就是行军大忌,加之军中粮草供给不足,更是雪上加霜。

可孤连军心都稳不住,又如何谈及其他?

主公这样屏退左右,闭门死守反而更会动摇军心。

曹操闻言,眼神一黯:文若啊,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孤现在,却不知该相信谁了……”

虽非曹操多疑容不得左右亲卫,可自从典韦逝后,便很少有哪位亲兵能博得曹操全心信任的了。此时跟随曹操身边的,就只有荀彧一人。现在正是生死关头,军机要密实在走漏不得半分,如今为了维稳,只能闭门不出。荀彧也是很清楚当前行军布派,此番才会亲自将饭食送来。

现在恐怕也只有荀彧的话,曹操还能信得几分。

文若啊,你说孤这次是不是行错步了?

荀彧抬眼看向曹操:主公何出此言?

他并非不知道曹操此话何意,一连对峙数月,如今粮草告罄,伤兵满营。偏生汝南黄巾军又起,兵溃将乏、内外交困,眼前有存亡之急,却看不到一线生机,如何不让曹操踌躇?可他只能装作不知不觉、只能明知故问。

为君为主的自然是臣下的主心骨,可为人臣的,又何尝不是主公的定心丸呢?

不仅仅是他荀彧,就是帐下其他的谋士将领,也是如此想法。所以郭嘉才会满不在乎侃侃而谈十胜十败、程昱才会领几百兵士死守城池,督粮之事何其艰难,夏侯将军不也一力扛下?

自己守在主公身边,想来能做得,也只有……

荀彧深吸了一口气:

主公可还记得为何属下弃袁绍而投明公?

文若为何提起当年之事?

因为那是彧第一次对主公动心……”

荀彧轻解罗衣,一步一步靠到曹操近前。

曹操虽然惊讶荀彧的动作,但也不是无动于衷:文若这是……”

主公心里既然明白,又何必点破?

是了,文若一向君子自持,发乎情、止乎礼。便是这个时候,也还是会在这些细枝末节上执着在意。

曹操也不再多言,只是配合着荀彧,手上动作的力度也渐渐大了起来。

荀彧抬头吻住曹操,唇齿有些生涩,但曹操却能觉察出荀彧的认真。他隔着中衣都能感受到荀彧身上传来的火热,曹操也喜欢这温度,这样的温度让他觉得荀彧不是虚无飘渺的冰块,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着的。

虽然有些不着头绪,可荀彧的双手也在努力地试探着曹操。他感受着手上传来的结实触感,顺着曹操的腰线一直向下滑去,最后停留在那段位置上,他能感受到那东西渐渐变长变大,开始坚硬起来。

荀彧虽然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可他还是有点拘谨。尤其是接下来要做的事,荀彧亦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红了红脸,忽坐起身来,跟着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顿……

曹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文若?

荀彧伸出食指抵上曹操双唇:别问……”

很快曹操就明白了荀彧的意思,他感受着自身下传来的一阵一阵快意,下意识便抚摸上了荀彧那一头青丝,自己的手也情不自禁随着荀彧动了起来。

荀彧喉咙轻动,不由自主发出些闷闷的声音。他从没试过这么粗大的,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再加上自己被曹操制住,也只能听之任之,试着去接纳对方。还好曹操也感受到了荀彧的不适,他稍稍清醒了些,也减缓了自己手上的速度。

不过很快,荀彧便掌握了其中的要领,他感受着对方规律的抽动,同时尝试着轻轻地舔舐着口中之物。

——”

荀彧喉头一咸,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这样的荀彧让曹操十分意外,他心下明白荀彧大可不必如此,可他还是做到了这个份上。

文若,让孤好好看看你……”他挑起荀彧的下巴,抬起了他的头。

荀彧两颊潮红,双目含露,刚刚这好一番折腾使得他鬓发散乱,眼神也迷离凌乱了起来。

这样的荀彧,曹操先前从未见过,他心底一紧,低头回吻了荀彧。

荀彧迎合着曹操,身子也渐渐软了下来。他开始尝试主动寻找着曹操的位置,试图将自己贴给对方。曹操怎么可能错过荀彧这样的小动作?他伸手摆正荀彧,翻身压上,拿回了主导权。

荀彧感受着自己身体中传来一阵一阵冲击,双臂也不由自主环了上来。

曹操显然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他知道荀彧动了情……

谋者不轻易动情,因为一旦动了情,便是交了谋心。

荀彧的这颗心,便在此时被他自己亲手交给了曹操。

中军帐外并无他人,而账内也只剩下了荀彧那忽高忽低的呻吟以及曹操粗犷的喘息之声。这一刻仿佛冻结一般,直至最后的一切尽归虚无……

文若啊,你说是不是孤不自量力了?

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为一;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为二;法令既明,赏罚必行,此为三;行己谨俭,至仁待人,此为四。有此四点,明公何愁大事不成?明公推诚心不为虚美、轻看名誉,却与有功者无所吝惜,任人唯贤,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原为用,属下无不殚精竭虑、誓死相随,主公又何必妄自菲薄?

一向慎行惜言的荀彧,却将这一番长篇大论说的十分忘情。

……”曹操还有些犹豫。

诚然,如今战事吃紧,内忧外困,然置之死地而后生,大抵也是如此了。还请主公切勿动摇——这样彧也能安心离开了……”

战线铺的有些长,将领谋士又尽皆分兵各处。许都更是已经断了几日消息,战场之上本就瞬息万变,何况许都乃是曹军本营所在,更是疏忽大意不得。

此时荀彧回返许都,也正是为了稳定大局。

文若别走……”

荀彧回转,深深一揖:彧在许都遥候主公凯旋!

-TBC-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