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話佛93章 - 洪丕謨 - 四大皆空 (7)

3已有 8289 次阅读  2017-02-04 10:52   标签洪丕謨精品集  話佛93章 
            洪丕謨精品集:話佛93章 
 
                 四大皆空
 
 
 
续 ... 
 
在词义的变换中, 日长时久下来, “ 内四大 ”又被用来特指人身,  并渐渐深入引用到文学领域中来。 历代文人著作中对此加以引用的, 几乎随处可见。 宋代王铚《 四六话 》 卷上说: “梦幻泡影,知既往之无本; 地水风火, 悟本来之不有。”《 金瓶梅 》第六十五回也引用说:“一心无挂,四大皆空。”
 
最有趣而启人思维之花的, 要数宋范正敏 《 遁斋闲览 》 所述苏轼把玉带输给金山寺僧佛印作为镇山之宝的那段故事。 一次, 苏轼去镇江金山寺方丈室拜访禅师。 佛印问: “内翰何来? 此间无处坐。” 苏轼一听,得知佛印语含机锋, 即便打趣道:“ 愿借和尚四大, 用作禅床。” 佛印闻言回敬:“ 山僧有一转语, 内翰言下, 当则从所请; 否则,  愿留玉带镇山门。 ” 苏轼听佛印这么一说, 当即解下玉带, 放在几案上面, 表示要和佛印语来语去, 一决雌雄。 佛印见苏轼解下玉带, 知道已中圈套, 随即朗声说道:“ 四大本空, 五蕴非有, 内翰欲于何处坐。 ” 言毕, 当苏轼正怔在那里一时无言以对之际, 佛印迅即便让侍者把玉带给取走了。
 
 
在平时生活中, 要是安着“四大皆空”的智光, 时时提醒自己, 为人处世不要太执着而想不穿了, 便就当即在世出世, 非唯除去对于死的恐怖,亦且随时随地, 心地安泰了。
 
 
当年,丰子恺先生在一篇名为 《家》 的文章里, 就曾把个 “四大皆空” 理论, 结合自身心态, 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又贴近生活实际: “四大的暂时结合而形成我这身体,  无始以来种种因缘相凑合而使我诞生在这地方。 偶然的呢? 还是非偶然的? 若是偶然的, 我又何恋恋于这虚幻的身和地? 若是非偶然的,谁是造物主呢? 我须得寻着他, 向他那里去找寻我的真的本宅, 真的归宿之处, 真的家。  
 
 
这样一想,我现在是负着四大暂时结合的躯壳, 而在无始以来种种因缘凑合而成的地方暂住, 我是无‘家’可归的。 既然无‘家’可归, 就不妨到处为‘家’。 上述的屡次不安心,都是我的妄念所生。想到那里, 我很安心地睡着了。
 
正是由于 “四大皆空”, 所以才能为人处世,无欲则刚, 以大无畏的精神面向人生。

  愿你的人生充满恬静、 自在和无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