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李叔同說佛 - 最後之□□ - 不堪回首 - 应酬的和尚 ( 17 )

2已有 6882 次阅读  2015-12-14 11:01   标签李叔同說佛 
               李叔同說佛

              作者:李叔同

 

续 ... 

6 - 最後之□□

 

戊寅十一月十四日在南普陀寺佛教养正院同学会席上讲瑞今记佛教养正院已办有四年了。诸位同学初来的时候,身体很小,经过四年之久,身体皆大起来了,有的和我也差不多。啊! 光阴很快。人生在世,自幼年至中年,自中年至老年,虽然经过几十年之光景,实与一会儿差不多。就我自己而论,我的年纪将到六十了,回想从小孩子的时候起到现在,种种经过如在目前;啊! 我想我以往经过的情形,只有一句话可以对诸位说,就是“不堪回首”而已。  
 
我常自来想,啊! 我是一个禽兽吗?  好像不是,因为我还是一个人身。我的天良丧尽了吗?  好像还没有,因为我尚有一线天良常常想念自己的过失。我从小孩子起一直到现在都埋头造恶吗?  好像也不是,因为我小孩子的时候,常行袁了凡的功过格,三十岁以后,很注意于修养,初出家时,也不是没有道心。虽然如此,但出家以后一直到现在,便大不同了:因为出家以后二十年之中,一天比一天堕落,身体虽然不是禽兽,而心则与禽兽差不多。天良虽然没有完全丧尽,但是愦糊涂,一天比一天利害,抑或与天良丧尽也差不多了。
 
讲到埋头造恶的一句话,我自从出家以后,恶念一天比一天增加,善念一天比一天退失,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是醇乎其醇的一个埋头造恶的人,这个也无须客气也无须谦让了。  
 
就以上所说看起来,我从出家后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真可令人惊叹;其中到闽南以后十年的功夫,尤其是堕落的堕落。去年春间曾经在养正院讲过一次,所讲的题目,就是“南闽十年之梦影”,那一次所讲的,字字之中,都可以看到我的泪痕。诸位应当还记得吧。  
 
可是到了今年,比去年更​​不像样子了;自从正月二十到泉州,这两个月之中,弄得不知所云。不只我自己看不过去;就是我的朋友也说我以前如闲云野鹤,独往独来,随意栖止,何以近来竟大改常度,到处演讲,常常见客,时时宴会,简直变成一个“应酬的和尚”了,这是我的朋友所讲的。啊!     “应酬的和尚”这五个字,我想我自己近来倒很有几​​分相像。  
 
如是在泉州住了两个月以后,又到惠安到厦门到漳州,都是继续前稿;除了利养,还是名闻,除了名闻,还是利养。日常生活,总不在名闻利养之外,虽在瑞竹岩住了两个月,稍少闲静,但是不久,又到祈保亭冒充善知识,受了许多的善男信女的礼拜供养,可以说是惭愧已极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花开蝶舞 2015-12-14 11:02
    我也不知道 , ‘最後之□□’    的   ' □□ '  字是什么字 !   原文也是 ‘□□ ’ 。  请问有人能 幫幫我嗎 ?    谢谢!   
  • 35588 2015-12-14 14:12
  • 夜夜笙歌 2015-12-14 16:00
    ky2009: 我也不知道 , ‘最後之□□’    的   ' □□ '  字是什么字 !   原文也是 ‘□□ ’ 。  请问有人能 幫幫我嗎 ?    谢谢!   
    敏感字?
  • 花开蝶舞 2015-12-15 10:24
    yeyeshengge: 敏感字?
    会吗 ?      希望不是吧 !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