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影尘回忆录 - 倓虚大师传略 - 观宗寺佛学时代(十五)

7已有 12269 次阅读  2013-11-18 10:17   标签影尘回忆录  倓虚大师 

影尘回忆录(上册)

 

倓虚大师自述  - 湛山倓虚大师门人大光记

 
 
续 ... 
 

第七章 观宗寺佛学时代

 

(一)最初一月的苦闷

 

在我们戒期里边,北方人受戒的,连东北人共合有十三位。戒期圆满之后,有十一位回小庙,惟有辽阳金银库的一位戒兄,他的名字叫净玉,出戒期之后,愿意发心求学。我们两个人算是志同道合,就一块儿留住在观宗寺。

 

那时候,谛闲老法师在观宗寺办一个佛学研究社。他在前若干年,和杨仁山居士在南京曾办过一个僧校。中国佛教最初办僧学校,就从那时候为起始;如太虚、仁山、两位法师,都是那里的学生。后来因为经费困难,办了二年多工夫,就停顿了。谛老复兴观宗寺之后,因为立不起学堂,才立一个研究社。

 

我和净玉师,打算入研究社求学,谛老很慈悲,尤其对北方人求学,特别优待欢迎。因为北方人隔于言语,到南方去求学的很少。北方佛法零落,如果浙江宁波一带的人到北方来宏扬,因为说话听不懂,也是很困难的事。因此,谛老关心北方的整个佛法大体,很希望北方人,能够到那里去学学佛法,将来学成之后,可以到北方来,开辟几个道场,在北方宏扬佛法!

 

净玉师比我年青,我两个入学后,谛老很欢喜;可是北方人在南方住,一切都感觉不习惯。

 

观宗寺,它原来的名字是延庆寺,宋朝法智大师中兴天台所创建。院子很大,分前后两院。元丰年间,四明五世后,介然法师,按照观无量寿佛经,建十六观堂。因为天台教注重修止观,所以那里的禅堂不叫禅堂而叫观堂。原来那个老庙的门向南,后来的中兴观堂门改向东。庙很威风,像一座城。周围有一道河,像护城河一样;外面有很多房子,多半是在家人住。

 

研究社的主讲是谛闲老法师,开大座讲经的时候,也应当由谛老讲;但是因为观宗寺由谛老复兴,事情多,每天忙于应酬,有时候对大座经无暇来讲,就委托当辅讲的,静修法师讲四教仪集注。

 

静修法师,他对教观纲宗曾作过注解(即教观纲宗科释),对于天台教也很有研究。不过因为他是温州人,我听不懂他的话。头一次听讲,给了我一本四教仪,听了整整两个钟头,一句也没听懂!也不知他讲到什么地方,只看别人听得很高兴,我也不知他们为什么高兴。

 

下课后去问同学妙真法师(现任苏州灵岩山寺住持,继续印光老人。),因为我们住同寮,他是湖北人,说话稍微能懂,给我讲一遍之后,才稍微明白一点。就这样听了一个多月,总是觉得苦闷得很!

 

后来,辅讲法师催著要回讲,我因为听不懂,也没什么心得,自己心里就打妄想,要走,原因是:

 

1)宁波吃臭菜,我吃不习惯;

 

2)夜间冷,睡不著觉;

 

3)言语不通,听课不明白。

 

那时候,正是十一月天,屋里没有炉子,冻的睡不著觉,所以告假想走;但是没得许可。辅讲法师问我:

 

‘你为什么要走?’

 

本来我走的原因,并不是只为了吃不好,睡不好,主要的,原是为了听课,口音听不懂。但是当面又不好意思说,只好说是‘夜间冷,睡不著觉,’他说:

 

‘你是有被不会盖呀!如果你晚上脱了大衣,穿著小衣服睡,把四下里收摄好,这样就不冷了。’

 

他的一番好意,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但,晚上照他告诉我的那样去睡,果然就不冷了。这样住了几天,我的妄想抑制不住,仍然要走。走的主因,当然还是听不懂课—苦闷!

 

凡事都有因缘,也该我走不了,辅讲法师,我不是听不懂他的话吗?不想过几天,他却告假走了。

 

原因是我们有一位同学道某(他的名字,我已想不起来。),与静修法师不睦,常与静修法师口角,因此,静修法师要迁他的单。道同学办事很机灵,没等他去对谛老说,他却已先行跑到谛老那里,痛哭流涕的诉说静修法师欺负他,要迁他的单。

 

谛老并不明白真像,对学生又很爱护,当时就对道同学说:

 

‘不要紧!你回去好好地求学,他迁不了你的单啊!’

 

自此之后,道同学觉得更有仗恃,就常与静修法师顶嘴。静修法师,因为自己是一个副讲身份,说了话不算,就气的不得了,去找谛老:‘他这样给我下不来台,我干不了!’

 

谛老因为道同学先到他跟前诉过冤,知道他们不睦,就想法子劝静修法师:

 

‘嗯—’谛老说:‘他们当学生的,有点小小不严的过错,你可以原谅他,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可是后来,他两个人仍然不睦,静修法师找过谛老几次;然而谛老无论如何不许迁单。静修法师,看看自己没面子,要走,谛老又解劝了半天,也没劝好。最后谛老说:

 

‘嗯—你实在要走我也没办法,你走吧!你走了我自己讲!’

 

静修法师从谛老那里回去之后,就收拾衣单,同学们也未加挽留,就这样,他搬起衣单就走了。

 

静修法师在的时候,已经把四教仪讲完,接讲南岳大师所作的大乘止观,静修法师走了之后,由谛老续讲。

 

 

待续 ... 

来源:http://bookgb.bfnn.org/books/0234.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3-11-18 11:09
  • what261 2013-11-19 00:18
  • 我是小土豆 2013-11-19 07:41
    語言無法溝通確實是個問題. 想我過去讀書時碰過中學校長鄉音太重, 總聽不懂朝會講些什麼, 到大專讀書, 教授鄉音濃教近代史, 自知學生聽不了, 所以勤寫黑板. 現在有了共同語言(普通話), 也解決了很大的問題.
  • 花开蝶舞 2013-11-19 10:20
    我是小土豆: 語言無法溝通確實是個問題. 想我過去讀書時碰過中學校長鄉音太重, 總聽不懂朝會講些什麼, 到大專讀書, 教授鄉音濃教近代史, 自知學生聽不了, 所以勤寫黑板. 現在
    哈哈 。。。 我學國語就是想聽經, 去聽了一次經,  聽不懂,  後來和聽經的朋友一談, 才知道不是 用國語講的.   我講廣東話。。。呵呵  .
  • 我是小土豆 2013-11-19 21:55
    ky2009: 哈哈 。。。 我學國語就是想聽經, 去聽了一次經,  聽不懂,  後來和聽經的朋友一談, 才知道不是 用國語講的.   我講廣東話。。。呵呵  .
    哈哈..如果聽不懂,起碼總還有個共同文字可以寫, 如果把我丟到個譬如歐洲的地方去, 那可真是鴨子聽雷, 有聽有看沒有懂. 所以學習還有溝通還是挺重要, 不會做個睜眼瞎!
    祝親有個愉快的一天!
  • 花开蝶舞 2013-11-20 09:55
    我是小土豆: 哈哈..如果聽不懂,起碼總還有個共同文字可以寫, 如果把我丟到個譬如歐洲的地方去, 那可真是鴨子聽雷, 有聽有看沒有懂. 所以學習還有溝通還是挺重要, 不會做個睜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