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 第四讲 虚云老和尚度他时期的难与奇(十二)

2已有 8932 次阅读  2013-04-07 17:19   标签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居士讲述

 

续 ...

 

老和尚自五十六岁以后,大灾难经过上来所讲述的五次,而所显现奇异不可思议之处,实在记忆不清;前面已经讲过了九奇,现在继续讲第十奇至四十八奇:

 

十奇  金龙现形

 

清光绪二十三年(岁次丁酉五十八岁)老和尚往宁波阿育王寺礼舍利,每日从三板起,至晚间开大静,除殿堂外不用蒲团,展大具,定三千拜。忽一夜在禅坐中,似梦非梦,见空中金龙一条。飞落舍利殿前天池内,长数丈,金光晃耀,老和尚骑上龙脊,即腾空至一处、山水秀丽,花木清幽,楼阁宫殿,庄严奇妙,看见亲母在楼阁上瞻眺;老和尚即大叫母亲,请你骑龙上来到西方去,龙下降,梦也惊醒,觉得身心清爽,境界憭然。老和尚平生梦见母亲,就只此一次。

 

十一奇  夜半棺动

 

清光绪二十六年(岁次庚子六十二岁)老和尚自从五十一岁到宜兴,礼仁智和尚,修显亲寺(密祖出家处)在江浙一带住了十年,又想再朝五台,先到镇江杨州朝云台山,入山东朝东岳泰山,东趋牢山,访那罗延窟(憨山老人海印寺)到曲阜,礼孔庙孔陵。在西行路上,夜宿一破庙,空无一物,只有一口破棺材,棺盖是向上仰起来的,知道棺内没有死尸,于是就睡在棺盖上;到了半夜,棺内大动几次,忽有人说话,‘我要出来。’老和尚问他是人还是鬼?答:‘是人。’问:‘是什么人?’答:‘是讨饭的。’老和尚乃笑起,让他出,状丑如鬼。问老和尚是什么人?答:‘是和尚。’讨饭的大怒,说和尚压在他头上,几至用武。老和尚说:‘我坐在棺盖上,你动都不能动,还讲打么?’那讨饭的不敢再说,自往小便后还回棺内睡。

 

十二奇  途遇洋兵

 

老和尚行年六十一岁,正逢庚子拳匪之祸,义和团在山东各县时常作乱;老和尚再度朝五台。路经山东遇一洋兵,以枪相向,问:‘怕死不?’老和尚答:‘倘该死汝手,任便。’洋兵见老和尚神色不动,说:‘好的,你去。’老和尚遂赶赴五台,乡人都啧啧称奇。

 

十三奇  祈雨息灾

 

庚子年五月,义和团的乱,一天厉害一天,以‘扶清灭洋’为号召,杀日本使馆书记及德国公使,皇太后暗中纵容,至五月十七日竟下诏向各国宣战,京中大乱;六月天津失守,七月,八国联军陷北京,皇太后和光绪帝向西逃难,时王公大臣有的住在龙泉寺,请老和尚一并西行护驾,在兵荒马乱中,日夜赶程,艰苦万状,行抵达阜平县,才听到甘肃巡抚岑春暄出兵勤王,帝后大喜,出长城,进山西雁门关,那里有一所云门寺,寺内住一老僧年已一百二十四岁,帝赐黄绫及建牌坊。又西行到平阳,遍地饥荒,当地老百姓煮芋叶薯叶给帝后吃,帝后认为味很美。到西安,岑春暄请老和尚在卧龙寺祈祷雨雪息灾,佛事圆满后,雨雪交加,饥馑之灾渐息。老和尚以帝后驻西安,嚣烦日甚,乃秘密潜至终南山结茅,改号‘虚云’以避熟人的耳目。

 

十四奇  煮芋入定

 

清光绪二十七年(岁次辛丑六十二岁)隆冬,万山积雪,严寒彻骨,老和尚独居茅蓬中,身心清净,一天煮芋锅中,跏趺坐等待芋熟,不觉入定,到第二年正月,山中邻棚复成师等久不见老和尚的面,乃来茅蓬贺年,见棚外虎迹遍满,无人足迹,进茅蓬见老和尚入定,乃以磬开静。问:‘老和尚已吃饭没有?’答:‘没有,正在煮芋,大概已经熟了。’打开锅盖一看,霉高寸许。复成师惊讶说:‘你一定就是半月了。’相与烹雪煮芋饱食大笑而去。

 

十五奇  雄鸡皈戒

 

清光绪二十九年(岁次癸卯六十四岁)老和尚在昆明府福兴寺闭关,有一迎祥寺僧人叩关,说寺中有放生雄鸡一只,体肥硕,极凶恶好斗,群鸡都被伤冠羽。老和尚闻言即取鸡来说三皈五戒,且教令念佛;不久,鸡性转变,不复好斗,时作‘佛佛佛’的声音,独栖树上,不伤虫,不给不食,一闻钟磬即随众上殿,课毕,仍栖树上。如此经过二年,一日晚课后,站立举首,张翅三扇,作念佛状、立化,数日不变,老和尚令人用龛埋葬,并作了一篇铭文:

 

好斗成性此鸡雄,  伤冠拔羽血流红;

知畏奉戒狂心歇,  素食孤栖不害虫;

两目瞻仰黄金相,  念佛喔喔何从容?

旋绕三扑奄然化,  众生与佛将毋同。

 

十六奇  力移巨石

 

清光绪三十年(岁次甲辰六十五岁)老和尚出关后,住鸡足山钵盂庵,以便挽救滇中僧众,恢复迦叶道场。那钵盂庵自清嘉庆后就没有人敢住,因为大门外右边有一巨石,白虎不祥。老和尚拟就白虎巨石处凿一放生池,雇工斫之不碎,挖开土方察看,找不到石根。石高九尺四寸,宽七尺六寸,顶平可跏趺坐。招包工议定向左边移远二十八丈,来工人百余名,拼力三天,无法动,工人不顾都散去。老和尚祈祷伽蓝,讽诵佛咒,率领僧人十余,不费吹灰之力,即将该石移向所指定的左方;哄动观众,惊为神助,众称该石为‘云移石’,士大夫题咏该石者颇多,老和尚也有诗纪此事。

 

其一

 

嵯峨怪石挺奇踪,  苔藓犹存太古封;

天未补完留待我,  云看变化欲从龙;

移山敢笑愚公拙,  听法疑曾虎阜逢;

自此八风吹不动,  凌霄长伴两三松。

 

其二

 

钵盂峰拥梵王宫,  金色头陀旧有淙;

访道敢辞来万里,  入山今已度千重;

年深岭石痕留藓,  月朗池鱼影戏松;

俯瞰九州尘外物,  天风吹送数声钟。

 

待续 ... 

来源: 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13.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