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 第三讲 虚云老和尚自度时期的难与奇(十)

2已有 8813 次阅读  2013-04-05 09:27   标签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居士讲述

 

续 ...

 

九奇  忽见光明

 

清光绪二十一年(岁次乙未五十六岁)老和尚自六月二十八日堕水得救后,口鼻大小便诸孔流血,在宝积寺住了几天迳赴高旻,知事僧见他容颜憔瘁,问有病没有?答:‘没有。’晋谒月朗和尚要求在堂中打七,但月朗和尚要给他的职务;高旻家风严峻,如请职事拒不就,就视为慢众,要表堂,打香板,老和尚既不允就职事,只好顺受表堂,打香板,一声不响,也不说明堕水事,于是病益加剧,流血不止,小便滴精;在禅堂中昼夜精勤,澄清一念,不知身是何物。这样经过二十多天,一切病不觉顿愈。过几日釆石矶住持德岸送衣物来供,见老和尚容光焕发,非常高兴,乃将老和尚堕水的事告知大众,无不钦叹,禅堂内职务不派老和尚轮值,以便修行。从此老和尚万念顿息,工天‘落堂’,昼夜如一,行动如飞。

 

一天,夜放晚香时,开眼一看,忽见大光明好像白昼一样,内外洞澈,隔墙见香灯师小解,又见西单师在圊中,远及河中行船,两岸树木形形色色,都能了见,那时才打三板。次日询问香灯师和西单师,果然不错,但老和尚不以为异。至腊月第八个七第三晚,六枝香开静时,护七例冲开水,将水溅在老和尚手上,茶杯堕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庆快平生,如大梦初醒。老和尚自念出家漂泊数十年,在黄河茅棚被个俗汉一问,不知水是什么?假若当时踏翻锅灶,看文吉有什么话可说?这次倘不堕水大病,不遇顺摄逆摄,知识教化,那就会错过一生,怎能有今朝?老和尚自念至此,即说一偈曰:

 

杯子扑落地,  响声明沥沥;

虚空粉碎也,  狂心当下息。

 

又偈曰:

 

烫著手,打碎杯,  家破人亡语难开;

春到花香处处秀,  山河大地是如来。

 

诸佛以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诸祖以续佛慧命,乘愿再来;大悲大愿,不光是自了而已。老和尚悲大愿大,故忧也深任也重。他自出生到五十六岁是自度时期;他在这五十六年中间,除了经过五难,显见九奇外,对于修持的工夫也有很多值得人们效法的地方。他行年三十一岁,始学教于天台融镜老法师。三十六岁至高明寺听敏曦法师讲法华经,在岳林寺听弥陀经。三十七岁至天童寺听楞严宗通。五十三岁约普照月霞印莲诸师同住九华山,由普照师主讲华严经,弘五教仪,贤首一宗,如是研究经教三年。五十六岁至扬州高旻寺打禅七,自第八七的第三晚,疑根顿断开悟。

 

他自四十三岁起至四十五岁止,为报亲恩,由普陀法华庵起香,三步一拜,一直拜到五台为止。在这三年中时为疾病所困,风雪所阻,到了万分危险不能拜香的时候,文殊菩萨化身救护。老和尚一心正念,虽历尽艰难犹生欢喜心;每每藉境验心,愈辛苦处愈觉心安;因此悟到古人所谓‘消得一分习气,便得一分光明;忍得十分烦恼,便证少分菩提。’在五台山曾参加显通寺六月大佛会,圆满后上大螺顶,拜智慧灯,第一夜无所见,第二夜见北台顶一团火,飞往中台落下,片刻之间,火分成十余团,大小不一,又见中台空中三团火,飞上飞下;北台四五处现火团,也大小不同。

 

七月初十日拜谢文殊菩萨下山,由华严岭向北行,朝北岳恒山,至虎风口,直上,有‘朔方第一山’石坊,山顶有庙,云级插天,穹碑森立,进香下山,至平阳府朝南北仙窟,城南有尧庙,极壮丽伟观。南至蒲州卢村,礼汉寿亭侯关庙,渡黄河,越潼关,入陕西境,至华阴,登太华山,礼西岳华山庙,攀锁上千尺幢,百尺峡,及老君犁沟;留八日,慕伯夷叔齐之圣洁,游首阳山。至陕境西南香山观音寺,观庄王坟,入甘肃境,至崆峒山,十二月底回香山过年。次年春老和尚年四十六岁,离香山,西出大庆关,至咸阳,看召伯甘棠树;到长安,城垣雄伟,古迹颇多;城外慈恩寺内的大雁塔,浮屠七级,有唐代以下题名碑,大秦景教碑,府学宫前为碑林,有七百多种,城东为灞桥,环有七十二孔,桥亭折柳,有阳关三叠处。

 

到华严寺礼杜顺和尚塔、清凉国师塔,至牛头寺兴国寺礼玄奘法师塔。到终南山东五台,响鼓坡、宝藏寺,白水浪。到南五台,晤觉朗、冶开、法忍、体安、法性诸上人,在那里结茅庵,大家同住。三月初一日早殿后忽见群星乱飞,现天帚星,很久才没。在南五台住了两年多,到四十八岁二月下山至翠微礼皇裕寺,后安山净业寺,礼宣祖塔,到草堂寺,礼鸠摩罗什法师道场。

 

游太白山,高一百○八里,六月不溶雪,至二板寺大板寺,上大龙池顶,水分四流,经子午镇,汉中府,汉高祖拜将台,包城诸葛庙,张飞万年灯诸名胜;经龙洞背,天雄关,小峨嵋,剑门关,钵盂寺,白马关,庞统坟,以达四川梓潼县文昌庙,途中经过七曲山,九曲水,剑门关,削壁中截断,两崖相嵌好像剑一样,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山上有姜维城;当年所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而栈道的难行,的确难如上青天。至新都县宝光寺过年。这次老和尚参访各名山大川,是踽踽独行,三衣一钵,毫无系累,徜徉山水,境也澄心。

 

四十九岁正月由宝光寺起程入成都省会,礼昭觉寺文殊院,草堂寺、青羊宫,经华阳双流南下眉山县,洪雅县,至峨嵋山下,由伏虎寺九老洞上峨嵋金顶进香,夜看佛光,万盏明灯,好像天星繁聚,其中的胜境,一言难尽。在宝光寺参应真上人,住十日,循万年寺,礼毗卢殿,下山,至雅州,入泸定,这里就是诸葛孔明‘五月渡泸,深入不毛。’的地方,现在改为西康省。雅安中有大渡河,用铁索驾泸定桥,长达三十余丈,行人在桥上经过,摇曳动荡,非常担心,如果有心脏病的人,根本就无法通过这座桥。向西行经打箭炉里塘(即理化)巴塘(即巴安),北至察木多(即昌都),西至硕督经阿兰多,以及拉里(即加黎)。

 

所经历的地方,地广人稀,汉藏蕃蒙夷及猺獞等等种族各聚族而居,语言复杂,能通汉语者只百分之一二。里塘有贡噶神山,是喇嘛圣地,巴塘多险峻高山,各种族多奉喇嘛教。由拉里南行至江达(即太昭)过此就到了西藏的境界。过乌苏江,越拉萨河,就是西藏首都拉萨,是全藏政教的中枢。西北达布拉山,有高十三层的达布拉宫,殿宇庄严,金碧耀目,是达赖活佛坐床的处所,有喇嘛僧二万人;附近有葛尔丹,别蚌,色拉三个大寺,各有数千住众。又西行经贡噶,江孜,至日喀则(即扎什伦布)西有扎什伦布寺,建筑宏丽,广及数里,是后藏政教领袖班禅活佛坐床的处所,住有喇嘛四五千人。目前中共想利用班禅活佛而打倒达赖活佛,其实各有各的处所,各有各的信徒,怎么可以凭暴力来摧毁民间的信仰呢?共匪的愚昧无知,可怜亦复可笑。

 

老和尚一年以来,登山涉水,日出而行,日入而息,每每好几天中都遇不见一人,鸟兽和中原不同,风俗也很奇怪,僧伽不守戒律,多吃牛羊,僧服划分红黄,各立门户,想当年祇园时会,释尊当痛哭流涕了。老和尚不愿在西藏久留,乃于次年(五十岁)开春向南行,经拉噶,亚东(即茅屯)入印度,经不丹国,翻越重山峻岭(闻即喜马拉雅山),至杨甫城朝佛古迹,由孟加拉大埠渡锡兰,朝圣地,坐船到缅甸,朝大金塔;到摩罗缅吉帝利,这里有一块大石头,状极奇怪,传说这是目连尊者安置的,朝拜的人非常踊跃。老和尚越喜马拉雅山时,还留下一首诗:

 

何物横天际,  晴空入望中;

这般银世界,  无异玉玲珑。

 

七月起程回国,由腊戌过汉龙关,就到了云南的境界,至大理,观洱海银涛,声闻数里,叹为奇观。老和尚回国的初愿,是朝鸡足山,礼迦叶尊者。(按尊者在山入定待弥勒下生)渡洱海后,向东北行,经挖色,百怛,平沙,山角,安邦大王庙。到灵山一会坊,即鸡足山麓,半山有鸣歌坪,相传尊者入山时,有八国国王送行至此,不忍离去,在此修行,成为护法神,后人建大王庙。老和尚直上至迦叶殿,殿中奉尊者像,传阿难尊者来朝,石门自开,至圣境悬岩,石壁生成一道石门,叫做华首门,迦叶在门内入定,好像一座城门,高数十丈,广十余丈,双门关闭,门缝看得清清楚楚。那天的游客及导引的土人很多;老和尚进香礼拜的时候,忽闻大钟三声,土人欢呼礼拜,说有异人到此,就可听到钟鼓鱼磬声,不过大钟声还是第一次,土人都相称老和尚有道。

 

再上山顶,名天柱峰,这里是全山最高处;从山下到此,约三十里,有铜殿一所,楞严塔一座。据山志载:‘全山有三百六十庵,七十二大寺。’今则全山不足十寺,僧伽与俗人无异,子孙相承,各据产业,不是本山子孙,不准在山中住,也不留单。老和尚念往昔法会之盛,今日人事之衰,叹息不已;所以后来度他时期毅然兴复鸡足山。下山后至云南县在西门外高鼎寺住,初到即闻兰香满室,执事僧向老和尚致贺。说:‘府志载:“山有仙兰,不见其形,遇真人而放香焉。”今日兰香满山,上座德感。’老和尚回湘心急,一宿即行,经昆明府,贵阳镇入湘西芷江,经宝庆府达衡阳,礼恒志和尚于岐山,住旬日至湖北武昌,礼志摩和尚于宝通寺,学大悲忏法。赴九江入庐山,礼志善和尚于海会寺,参加念佛会。

 

过安徽境,游黄山,朝九华山,礼地藏王菩萨塔,百岁宫礼宝悟和尚,渡江至宝华山,礼圣性和尚。两年来,老和尚只身行万里,除渡海坐船外,都是步行。水驿山程,霜风雪雨,他不但不觉旅行之苦,反思昔日放逸之非,体力增强,步履轻捷;古人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老和尚渐渐做到了。上面所讲的,是老和尚两年来参访的经过,在此过程中更足以证明老和尚的坚苦卓绝,而得到今日继往开来的伟大成就。下面就开始讲老和尚五十六岁开悟后度他时期的难与奇。

 

 

待续 ... 

来源: 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13.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