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大医生小医院 -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九) - 生死挣扎下去出家

1已有 9470 次阅读  2012-02-01 10:02   标签大医生小医院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  圆明译

 
 
续 ...

生死挣扎下去出家

 

在《南传大藏经.相应部.佛陀品》上,记载世尊大彻大悟以前的菩萨阶段,也有过正念思维的历程,十分逼真感人。在此值得一提:

 

‘的确,人间有无限的苦恼。生、老、病、死、再生,又不懂怎样脱离这些苦痛?……那么,为何有这些生老死呢?老死是为什么缘故呢?诸位比丘呵,当时,菩萨靠正思维与智慧,才获得问题的解决。因为有生,才会有老死,若死缘起于生也。为什么有生呢?生起于什么缘故呢?……由于有才会生,生缘起于有……由于取才出现有,有缘起于取……因为有爱才会有取,取缘出于爱……爱缘出于受……受缘出于触……触缘出于六处……六处缘出于名色……各色缘出于识……识缘出于行……行缘出于无明。由此看来,行缘出于无明,识缘出于行……,这些全都是苦蕴的集合。’

 

老死—生—有—取—爱—受—触—六处—名色—识—行—无明。这即是十二因缘说。

 

世尊知道苦恼的人生,来自于生,同时明白怎样去解决这种苦恼的人生。

 

老死的苦恼,究竟在无明。有一股力量从生命的深渊冒出来,这股冲劲形成渴爱,在现世上造业,成了一种朝向将来的主因。

 

知道怎样克服无明,等于知道克服苦恼的途径,也是修行佛道的目标。

 

无疑地,龙树眼前的情状,正面对著死亡。无底的死亡恐怖令他颤抖,逼迫他用整个生命去思索死苦的根源。与其说是思索,毋宁说是生命的呼唤,也许在呼唤他赶紧想出某种解决生命之谜的智慧。

 

处在生与死的绝境时,才看见龙树的直观智慧在闪耀。这是要脱离死处的智慧,这道光芒仿佛闪电般冲击龙树的全身。

 

根据《龙树菩萨传》上说,当时,三人死了,只剩下龙树站著不动,屏息凝气,躲在国王的头部旁边。原来,国王的头侧七尺内,不许任何人进来,当然,一群大力士斩向虚空的刀锋也不能到达了。

 

他学来的隐身术,此时真正打开龙树的智慧。

 

如果他也跟三位朋友一样,在慌恐之下受制于生命的冲动,盲目地要逃出去,一定顷刻间死在乱刀之下。

 

幸好龙树没有逃走。他身上失去求生的冲动了。

 

他面对死亡,一切的傲慢消失,欲望贪婪也不见了。当烦恼的狂乱平息下来时,他天生的智慧光芒开始发射出来,在这份智慧的指引下,他才能死里逃生。

 

然而,这份智慧不再助长他去追求享乐的生活了,反而成了一种明智,帮他竭力去找寻死苦的根据。

 

龙树的身体紧缩在国王头侧,聚集全副精力在思索。生存、死亡、时间的流动,全都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在这瞬息间,甚至连笼罩它的死亡恐怖也溜掉了。

 

死苦的根据是什么?死苦缘出于何处?他以往那种靡烂傲慢的生活方式,无异是一种明白的解答。

 

那就是憧憬知识、目空一切、追求享乐的愚蠢人生观,这样委实不适合龙树的身份。

 

那时候,他才觉悟到欲望为苦恼的根本,各种灾祸的来源,伤身败德,全部由它而起,于是,他暗自发誓:‘倘若我要得到解脱,就得拜访沙门,接受出家之法。’

 

龙树这次觉悟到底有多深多远,外人不太清楚。不过,他至少明白死苦的根源,来自人生的渴爱。那么,若要追溯爱欲的深渊,也不得不深入过去世的业、生命底流的业,和无明的真貌。

 

这样一来,龙树由于这次的契机,才下决心要探究爱欲、渴爱和无明。他终于做了沙门,打算进入佛道。

 

那时的龙树,虽然还没有明察十二因缘,确立一套打破无明的方法,至少在他的心里若隐若现地浮出从老死到无明的连锁,因为他是绝顶聪明的后起之秀。

 

周游列国找佛经

 

根据天台大师的五时说,获悉世尊对声闻弟子,在成道初期先讲《华严经》之后才按顺序讲《阿含》、《方等》、《般若》等经,教化四十年,最后才说出《法华经》直到一乘圆教的开悟为止。

 

据说《华严经》是世尊坐在菩提树下期间,深入海印三昧的境界,用纯粹一致的形式,突然说出的真理。它好像晨曦照射在高山顶上,也似挤出的乳味,兼具圆教的内容。

 

不料,《华严经》太深奥,让人在理想的光辉下目眩不已,好像一时无法消化乳味,引起泻肚一样。据说声闻和缘觉的人们听了也像聋哑一般,觉得莫名其妙。

 

当年世尊刚从悟境出来,决心教化众生,先访鹿野苑的五位比丘,然后游化十六国,为了便于诱教,才讲《阿含经》。

 

这是渐教的初次产品,譬如阳光照射幽谷,也像乳味稍微发酵容易喝出的酪味。但这只是小乘教的东西。

 

《方等》部经同时说明小乘、大乘等教,企图指示大乘教理的卓越。所以,大家不变小乘,而仰慕大乘,在渐教里属于中间阶段。若用阳光做譬喻,等于八点多钟的饮食时刻,若用牛奶来譬喻,无异发酵不久稍带生苏味道。

 

《般若经》算是明确化的经,确立大乘真理的‘空’,属于渐教的最后阶段。

 

有人说这部经的内容,兼备通别两教。若用阳光做譬喻,等于上午十时左右,若用牛奶来譬喻,等于熟酥味,也如同发酵后的牛奶。《般若经》确立‘空’的理论,使小乘转为大乘。

 

最后是《法华经》,据说世尊历经四十多年教化,调整了众生的机根,才好不容易变成法华业圆教,尽量导入一乘教里。总之,《法华经》是一部真实究竟的教理,世尊为了引入实教里,才花费四十多年说明方便权教。

 

《法华经》明白叙述世尊的出世本怀,也指出综合与统一性的根本真理,所以,它属于纯粹的圆教。若用阳光做譬喻,乃是正午时刻,日正当中,普照大地。若用牛奶做譬喻,无异很圆熟的醍醐味。

 

《涅槃经》是世尊入灭时说出来的,针对那些熟悉《法华经》的人,补述藏、通、别、圆等四教,希望他们能够回到圆教,才特地讲出这部经。

 

因此,龙树成了沙门,最先研究小乘佛经。不久,他前往雪山,涉猎各类大乘佛经。

 

根据传记上说,龙树终于放弃婆罗门的家庭和富裕生活,到处行乞,来到一所山中寺庙,皈依佛门了。

 

他在佛塔前受戒以后,起初九十天,遍读所有三藏教义(经、律、论)。

 

四圣谛与十二因缘等小乘教义,对于龙树也许太轻松了,故能在很短时间内读完,他丁继续找寻不同的佛经。可惜,这座佛塔里只有小乘的经典,他被迫到外地去找。

 

不久,他来到雪山,山里有一座佛塔,塔里居住一位老比丘,他送龙树摩诃衍的经典,也就是大乘教理。

 

话虽如此,也照样不能满足龙树的求知欲望。

 

据说,龙树虽然背诵受持教理文章,知道真正的意思,但无法融会贯通,于是,他开始周游列国,找寻其他佛经。其间,他逐一驳倒外道的论师和沙门的教义。

 

那么,龙树到底周游各地去找什么经典呢?他读遍许多大乘佛经,也驳倒一群外道沙门,难道还有无法融会贯通的地方吗?

 

待续 ...


   来源:http://bookgb.bfnn.org/books2/1853.htm#a02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圆明译

 

前言

第一章 东方医圣耆婆

第二章 耆婆的高明医术

第三章 世尊与提婆达多

第四章 龙树菩萨小传

第五章 持水和流水

第六章 人生的苦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