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大医生小医院 -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五) - 医治阿难的痈

2已有 9339 次阅读  2012-01-28 10:22   标签大医生小医院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  圆明译

 
 
续 ...

医治阿难的痈(肿脓)

 

‘痈’是一种肿脓,也是最常见的皮肤病之一。附在皮肤上的化脓菌,会从毛囊扩散到周围组织与皮脂腺,而后发起炎症,叫作‘疖’,一个地方有数个疖聚集,逐渐肿大叫作‘痈’ 。全身最容易长痈的位置,在脸上、头部、腋下、背后或腰部等处。

 

虽然,世尊竭力避免在人的身体上动手术,但在必要的时候也曾允许。这种手术要控制得很严格,丝毫大意不得。原则上,身上长痈可用软膏擦在布块上,贴在患处等自然排脓,除非迫不得已才要剖开,让污脓流出来。

 

《四分律》上记载:

 

有一位比丘身上长疮,得制药来擦,佛陀说,让疮充份化脓,变成痈后再剖开让脓流出来。

 

患疮如果发臭,就应该洗干净。不妨用根汤、茎叶羊果汤,以及小便清洗。用手洗时疮会痛的话,可以改用鸟毛洗净患处。

 

这里所指的疮,也属于肿脓。世尊的指导跟现代冶疗法完全一样。洗涤时,用手或鸟毛都不妨。

 

其中说要用各种药草汤当洗涤药,用小便洗亦无不可,因为健康人的小便无细菌,远比污水佳,温度也适当,属于不错的洗涤液,在紧急的时候,倒不失为一种有用措施。

 

耆婆遵照世尊上述的指点,曾替比丘们冶痈。其中,耆婆治愈佛弟子阿难的肿脓,也在佛经上记载。

 

且看《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的记载:那时的阿难陀背上,长出一块小疮,佛吩咐耆婆来治疗,耆婆遵照佛的教导,准备替阿难治疗。刚巧世尊坐在座上,同一群大众讲经说法,阿难也坐在群众中听法,耆婆心想:‘我要替阿难治疗疮患正是时候,因为他在专心听法,全神贯注,割破疮口,他也不会觉得痛楚。’

 

耆婆目睹阿难聚精会神在听世尊说法,才断然要趁此时替他手术,就这一点来说,耆婆不愧为名医。因为人全神贯汪某件事情时,不太觉得肉体上的稍微苦楚。何况是世尊在说法,阿难的确听得入神了,佛法的内容把他的心神都吸引住。他一点也不察觉开刀的苦痛。耆婆好像明白痛苦的本质,也同时通晓人的心理反应。

 

耆婆有了计划,便取出妙药贴在疮上,因为疮已经化脓,便用小刀剖开,让脓血流出来,再以妙膏贴上。

 

当耆婆忙著手术时,因为阿难全神在听法,才没有知觉。

 

世尊说法结束时,耆婆禀告世尊:‘我在听法的人群里治疗阿难的疮患,用手术刀把它剖开,阿难毫不知觉。’

 

阿离他禀告世尊:‘我在听世尊说法时,纵使身体被人割裂,像油麻般破碎,也不觉得痛苦。’

 

其实,阿难也是不同凡响的佛弟子,据说当时在场听佛法的人心生怀疑:阿难为什么背上会长出痈呢?

 

不消说,从医学上看,这是因为化脓菌侵入而引起的炎症。殊不知世尊也透过阿难的疮症,发挥佛法的业论。

 

‘古代某国有一位国王叫作鸡罗吒……有一天,一位独觉圣者到这座城里来行乞,走到国王的宫门前,国王看见他起了嗔心,便用弹珠打他的脊背。……由于国王起了嗔心,忍不住用弹珠打到辟支佛,才使自己在五百世里常常在背上长恶疮,受尽苦报,今后身体仍会受到余报。’

 

据悉这位国王就是阿难。由于他有过去世的嗔恚,才造成恶业——用弹珠打击独觉圣者——结果在生命流转里,不得不接受恶疮的果报。世尊就根据业因业果的法则,做出一项结论:‘纵使过了百劫的悠悠岁月,所造的业不见了,但若因缘际会时,他照样会遭受果报。

 

耆婆医治阿难的肉体,而世尊却彻底救了阿难的命。

 

机智解决暴君的病症

 

有些事在任何时代屡见不鲜,比如医生与病人问的微妙关系;通常都是医生的态度很傲慢,但有时也曾碰到傲慢的病人。

 

在正常的情况下,医生不论遇到什么病人,或在怎样的治疗情况,都要以看病为优先,不能对病人于不顾。而且,医生的责任是,用最妥善、最安全的治疗法对待病人。

 

那么,应该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进行最妥善的医疗呢?这也是名医的条件之一。

 

耆婆极富幽默感与机智力,不妨列举一个病例来看。

 

佛经上的记述是:尉禅国有一位国王叫作‘波罗殊提’,十二年来经常头痛不停(《四分律》),据说他患有黄疸病(《大品》)。

 

病因是他嗜好杯中物。换句话说,他有慢性的酒精中毒,才会引起头痛,进而变成肝硬化与黄疸病。在这种情况下,他在精神上也常常呈现幻觉与妄想等状。

 

《四分律》描述很详细:

 

国内没有人能够医治国王的病症。后来,他听说频婆舍罗王身边有一位良医,简直能治百病。他即刻派人去央求频婆舍罗王说:

 

‘我现在患病了,希望耆婆能来医治。请你派他来好吗?’

 

于是,国王把耆婆叫来问话:‘你能不能医治波罗殊提的病症?’耆婆回答:‘能医。’

 

‘那么,你去看他吧。’国王又说:‘那位国王出身嫩子。你要好好自卫,可别把自已的性命断送了。’耆婆答说:‘好。’

 

这趟治疗等于玩命。频婆舍罗王再三警告耆婆,波罗殊提王的出身来历跟蝎子颇有渊源,自己千万要小心,好好保护自己,不能赔上自己的性命。

 

原来,波罗殊提王的出身有一段秘密——

 

很早以前,他的父王出国去时,母亲性欲难禁,春情发动,刚好看见一只蝎子走来,她心想:‘如果可以,我也想跟它做爱取乐。’不料,当她产生邪念的时候,那只蝎子居然变成汉子站在她眼前了。

 

于是,她跟那只蝎子做爱,受孕后生下一个男孩,就是这位波罗殊堤王。

 

后来,国王再三盘问母亲有关自己的来历,母亲才坦述这段秘密。此后,国王开始有了失眠症。

 

因为夜里失眠,才会经常喝酒,沉迷杯中物。后来,他只要一闻到炼乳味,就会嫌恶起来,病况十分严重。当然,行为性格也愈来愈乖僻,国人都背后称他‘猛光王’,他只要听到炼乳的名称就会大发脾气,而把对方置之死地。

 

波罗殊提王获悉母亲不守妇道,才会生下自己。所以,也懊恼自己的出身来历,久了之后引起失眠症,藉酒消愁愁更愁,显然陷入恶性循环中,最后,连耆婆也奉命来替他看病了。

 

耆婆抵达波罗殊提王的寓所,诊断他的异常病状后,同他表示:

 

‘大王,我要调配热的炼乳让你喝下。’

 

‘不行,耆婆,你不许用炼乳,你千万不能用它来医治我的痛,我非常讨厌炼乳。’

 

耆婆心想:‘国王患了这种怪病,不明炼乳医不好,我必须调配一种药草的液汁,放入炼乳让他服用。’

 

于是,耆婆放进各种药物,调制出色、香、味俱佳的炼乳药汁。(《大品》)

 

总之,国王警告耆婆,若用炼乳当作药水,就要杀他,才迫使耆婆调制一种色香味俱佳的药草汁。不过,当这种药水含在口里,进入胃管,就会有炼乳气,结果还是会被他知道。于是,耆婆对国王说:‘因为喝我的药水立刻有效,所以,请您让我随时出城回去。’因此,国王下令备妥一只巨象,一天能跑五十由旬。

 

耆婆交代国王的母亲,必须先让国王吃碱的食物,让他口渴,待他睡醒想喝水时,马上把药水给他服用,一切吩咐完毕,耆婆才出城去。国王醒来,喝下药水,当他发觉有炼乳味时,赶紧派亲信大臣追赶耆婆,谁知道耆婆老早骑了巨象,返回王舍城去了。

 

据说,波罗殊提王服下他的乳药以后,果然病愈,他才向耆婆致谢。耆婆的药水医治黄疸与头痛,当然不在话下,甚至能医好失眠症。至于他能否追根究柢医好心病,恐怕也不是顶难的事。

 

总之,耆婆曾用巧妙智慧,打开僵局,施展最好的治疗法,佛经上常常出现证例。

 

待续 ...


   来源:http://bookgb.bfnn.org/books2/1853.htm#a02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圆明译

 

前言

第一章 东方医圣耆婆

第二章 耆婆的高明医术

第三章 世尊与提婆达多

第四章 龙树菩萨小传

第五章 持水和流水

第六章 人生的苦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