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大医生小医院 -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二) - 耆婆学成回国

2已有 9226 次阅读  2012-01-25 12:12   标签大医生小医院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  圆明译

 
续 ...
 

耆婆到了得叉尸罗国,探悉有一位医师名叫‘宾迦罗’,医术首屈一匙。他来到对方的寓所央求:‘我想拜你为师,学习医术,请你教我好吗?’罗迦一口承诺。之后,耆婆在他那里学医七年,最后才通过老师的面试,那是一种毕业考试。

 

当时的情景,佛经上也有记载。

 

他来到老师的住所坦述:‘我想向您学医术,请指点我。’当时,老师递给他一个笼子和掘草的工具。说道:‘你要在得叉尸罗国一由旬的地方找寻各种草,还要把非药草拿回来。’

 

那时候,耆婆好像接到大王的命令,即刻在得叉尸罗国面积一由旬处,找寻非药草,但是,周围一带始终没有非药草,因为他所看见的一切草木,只要好好分辨,了解它的用处特质,全部都能当药物。

 

于是,他空手回到老师的住处,很为难地向老师说:‘我现在才知道在得叉尸罗国要找寻非药草根本不可能。因为我看见的所有草木,只要能够分辨它的性质,全部都有用处。’

 

这项考试实在有趣。佛教医学里,食物与药物之间,并没有严格区别.一切食物全靠用法来决定,有些属于食物,有些只要善用它的特质,照样能当妙药用,相反地,如果误用草木的性质,它就变成了毒药;所有医师都得懂它的用法与份量多少耆婆的医术遭到老师这样严格的质问,才算通过资格考试。由此可见.佛教医学的药物全是生药,也就是自然的草木。老实说,这些自然界的草木,到目前仍然受到相当重视,都有利用价值。

 

宾迦罗吩咐耆婆,调查全国生长茂盛草木的特性、功能,命令他从中挑选不能当药物用的花草树木,意思是,如果不懂一切草木的成份与使用法,就不算通过这项医生的资格考试了。

 

结果,耆婆过关了。因为‘找不到非药的草木’,足以表现他的卓越能力。的确,他成了一位医术非常优秀的医生。

 

老师目睹这位弟子的成就,有一天,他把耆婆叫来:‘你已经学成可以离开。目前你算是阎浮提最有成就的医生,我死后,就由你来接棒了,’耆婆听了暗中寻思:‘从现在开始,我要丢行医救人,这个国家太小,没有什么好作为,不如回国去。’

 

耆婆向师父保证,自己将会成为举世间名的医生。不久就回去了。

 

这就是佛教名医耆婆的求学经过。不过,他若要具备医学、医术和医道等三方面的更大成就,成为当今医圣,非得等到后来结识世尊不可。

 

耆婆学成回国

 

且说耆婆在宾迦罗处已学医七年,接受严格的毕业考试,终于顺利过关了,老师称赞他以后会成为世上首屈一指的医生,之后,他离开得叉尸罗国了。据说告别时,老师问耆婆说:‘你有生活费吗?’接著递给他一些路费,才送他离去。

 

根据《国译大品》的记载,那笔路费在回到王舍城路上(也就是在沙计多这个小镇上)花光了。耆婆只好下定决心:‘以后的路程困难重重,既无水、又无粮,得找些路费了。’

 

结果,耆婆就在这里大显身手,开始行医了。

 

根据《四分律》的记述,有一位长者的妻子头痛十二年了,始终医不好,十分烦恼,虽然看过许多位医生,但都没有效果。

 

耆婆听到这项消息,立刻自告奋勇找到长者的住址。

 

他跟守卫说:‘烦你转告主人,门外有一位医生。’守卫不敢怠慢,进去禀告:‘门外有一位医生。’长者的妻子问道:‘医生的形貌怎样?’守卫答道:‘只是一个年轻医生。’她失望地暗忖:‘连经验老到的医生们都医不好,何况是年经医生呢?’她转向守卫表示:‘我现在不医了。’守卫出来向耆婆说:‘我进去问过女主人,她说:“我现在不医了。”

 

总之,长者的妻子疑心耆婆年轻,缺少临床经验,才拒绝他来诊治。事实上也不能怪她,因为她被一群经验丰富的医生看过都无效,怎敢放心年轻的医生呢?

 

纵使困难重重,耆婆也不气馁。因为他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便对守卫表示:‘如果我能医好它的痛,固然要索取费用,如果医不好,就不取分文。’

 

长者的妻子听了,心里暗想:‘既然这样,我也没有损失。’耆婆才跟著守卫进去看病。

 

接著,问诊开始了:

 

耆婆问她:‘哪里不舒服?’她指著头说:‘这里痛,’他又问:‘从哪儿开始的?’她答说:‘从这儿引起的。’他再问:‘痛多久啦?’她答说:‘病痛一段时间了。’他问明白后,立即表示:‘我会医好你的痛。’

 

这个女患者说明自己的症状,因为问诊相当仔细。

 

当然,头痛的原因很多,有时高血压成肾脏病也会引起头痛,有时头痛也受到精神影响。另外如头盖内压的变化等头痛,常常会引发严重的疾病——脑肿瘤、脑膜炎、网状膜下的出血等。

 

耆婆找到女患者的头痛原因,才敢很快地吐露:‘我会医好你的病。’

 

他取出妙药来,用酥煮温,灌入女患者的鼻孔。让酥与唾液均从女患者的口中流出来。只见病人用器物装起来,收下酥,另外丢掉唾液。他这样医治,不久就把疾病医愈。

 

由此判断,长者妻子的头痛原因,可能是慢性副鼻腔炎,也就是慢性的蓄脓症吧!

 

耆婆用妙药跟炼乳一块煎温,再把药汁从病人的鼻孔灌入,这种方法等于灌鼻法。结果,总算治愈患者长年难治的头痛。

 

由鼻孔灌入药汁,现代医学也应用这种方法,可见耆婆的医术非比寻常。

 

女患者用棉花将治疗后的炼乳吸收起来,耆婆正在怀疑时,她说这些以后可用做证明。治疗慢性的蓄脓症,无疑是耆婆当医生后初露身手,堪称现代的耳鼻喉科。长者的妻子以厚礼相赠,耆婆收下后,继续赶路,准备回国去。

 

耆婆收下长者太太的重金以后,顺利回到王舍城。他来到无畏王子面前,央求守卫:‘你快进去禀告大王,耆婆在门外。’守卫进去据实禀告王子。

 

父子七年不见,一旦相逢,自然喜出望外。关于相见的情形,可从《国译大品》里窥知一二。

 

耆婆说:‘请你收下这份养育的报酬吧。’王子回答:‘耆婆啊,不必给我,你自己储蓄起来,以后就跟我住在内殿里吧。’耆婆一口答应。

 

嗜婆跟无畏王子一起住在王舍城,而那里也住著一位世尊的虔诚信徒——频婆舍罗王。

 

手术频婆舍罗王

 

频婆舍罗王相当于耆婆的祖父,因为他是无畏的父亲。许多佛经指出这位摩竭陀国王早已皈依世尊,也是虔诚的大护法之一。

 

据《国译大品》上说,世尊率领一千名比丘来到王舍城郊外,暂时在一所寺庙歇息。那时,该国的频婆舍罗王听说出身释迦族的沙门——乔达摩成了佛陀,目前住在城外,他赶紧率领群臣来到世尊歇息的地方,很恭敬地问候,表示欢迎。

 

世尊明白国王心中所想,就依国王的央求,有次序地为他们说法,讲解四圣谛的法门。当年,世尊刚刚出家,初次光临王舍城时,曾经跟国王见过面,国王那时央求世尊如果觉悟成佛,要先回来引度自己,如今,国王听说世尊实践诺言,来到王舍城外,他大喜过望,很快成了一位在家佛教徒。那所著名的竹林精舍,正是他好心捐赠给佛陀的。

 

有一次,频婆舍罗王患了痔廔,呻吟不已。宫女目睹国王的衣服沾有血迹,忍不住开玩笑问道:‘难道大王成了女人,来了月经吗?’国王听了不好意思,把无畏王子叫过来问话:‘世上有没有良医能够医好我的病痛?’

 

无畏王子答道:‘叫耆婆来医治好了。他虽然年纪轻轻,但精通医术。他一定能把大王的病医好。’于是,国王唤耆婆进来,按照往例,开始问诊了。

 

《四分律》上记载:耆婆问:‘哪里不舒服啊?’国王回答:‘这里痛得很。’耆婆又问:‘病从哪儿发起?’答说:‘病从这儿引起。’又问:‘病了多久?’这样问下去,最后回答:‘我会帮您医好。’

 

可见问诊属于公式化,跟现代医生的问诊完全一样。

 

冶疗经过来自《国大品》,他用擦药治疗法,但在《四分律》上记载,耆婆曾经替国王动手术。

 

痔疾大体上分成痔核、痔裂和痔廔等项。通常,用生药或软膏等擦药冶疗法就相当有效,但患痔廔的情况一定得用手术治疗。因此,国王的痔疾应该属于痔廔,耆婆才会采用手术医治。

 

这种医治法的确是他的独创,非常了不起。

 

当时,耆婆拿出铁桶,盛满热水,告诉瓶沙王(频婆舍罗王)说:‘进去水里。’国王果然进入水里,他吩咐国王:‘坐在水里。’国王立即坐下。他要国王‘卧在水里’,国王也听命卧好。那时,耆婆用水洒在国王身上,念起咒语,国王逐渐睡著了。

 

总之,耆婆拿来一个大铁桶,注入温热的水,再让国王躺在水里。之后,耆婆一面要国王浸在温水里,一面替他念唱咒语。很快地,国王呼呼入睡了。

 

显然,这是一种催眠治疗法。催眠病人像全身麻醉,恐怕耆婆是全世界的始作俑者。现在,心理学与医学都普遍采用催眠治疗法。

 

世人普认为催眠太重视咒术,不断排斥它。西方社会从十八世纪末起。开始重视和研究催眠法,今天,许多人已改正观念,认为催眠不失为适当的科学方法。

 

耆婆吩咐国王慢慢躺在铁桶里,灌入温水,让他身心舒畅时才念诵咒语。

 

不知他当时念了什么咒语,也许相当于现行的暗示法,尽量让病人‘心情轻松’,‘身体疲倦睡觉’,或‘手腕沉重’起来。

 

也许类似时钟或节拍器那样,反覆唱起单调声音与说话。反正耆婆以医生的身分、态度与人格,取得国王的信任,便于催眠,藉此建立病人与医生的关系。

 

他慢慢放出水,迅速取出利刀,划破国王的患处,将疮口洗净,再用妙药擦上,涂上药后,无异病除疮愈,完全跟不长毛、没患疮的地方一样。接著,他放水到桶里,用水洒在国王身上念起咒语,国王便慢慢醒过来。

 

反正他迅速擦干水,用手术解剖的小刀切开痔廔,然后擦上妙药,才完成手术。国王醒来后,却吩咐耆婆快替自己手术。原因是,在催眠中的国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术经过。

 

显然,这是善用催眠治病而成功的佳例。

 

最后,频婆舍罗王央求耆婆:‘你要医治我的痛,以及佛、比丘和宫里所有人的痛。’因为那时的国王早已皈依世尊了。

 

待续 ...


   来源:http://bookgb.bfnn.org/books2/1853.htm#a02

 

 

大医生小医院

(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川田洋一著

圆明译

 

前言

第一章 东方医圣耆婆

第二章 耆婆的高明医术

第三章 世尊与提婆达多

第四章 龙树菩萨小传

第五章 持水和流水

第六章 人生的苦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