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进入隔离疲惫期

9已有 1088 次阅读  2020-04-08 13:40
武汉已经解封,各媒体一片欢呼声,但不知为何我想起的却是一句唱烂了的歌词: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不再等待。”
没有人相信武汉只死了三千多人,希望有一天可以公布那个接近真实的数字,希望虽然错过这次樱花季但是岁月恢复静好的武汉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记录这段惨痛的历史。

同时美国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了四十万,死亡人数估计今天就可以突破13K,世界超级大国在新冠病毒前也是如此溃败,不是没有一些反讽意味的。爱荷华州的病例以每天80或者100的速度增长着,但是州长还没有下达shelter in place的命令,只是进一步关闭了一些公共场所和商业设施,而且终于宣布了灾情的中心是三个养老院,都离我比较远,想帮忙也帮不上,希望那里的工作人员都能尽量保护好自己。

我校从3月18日停课到现在正好四个星期,除了出门购物两次,去办公室浇了两次花之外,我一直呆在家里,偶尔收拾一下后院,在小区附近走走。其实这样的作息跟我每个假期没什么两样,但是那种心理和精神上的紧张是完全不同的。我尽量让自己少刷网页,看见惊悚的新闻标题一律不去点击,但是已经慢慢觉得越来越疲惫,无心做事,勉强通过网络教着两门课,每天睡十个小时以上还是觉得没有精神,喝咖啡也没什么效果,加上天气一直不好,就越发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比起武汉来,我这里的情况已经算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这时才能进一步感觉武汉人民的不易。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4-08 16:57
    保重。
  • 何瑞禾 2020-04-10 04:37
    国内是12月30日出现小规模传染,1月23日武汉封闭,4月8日武汉解禁。
    疫情最严重的2月,网上刚传播了某小区确诊者被强制隔离的视频,我家住的小区有好几名确诊的。
    小区由于确诊人数过多而强制封闭,小区居民们好象参加一场联欢会,有人想翻墙逃走(那是不可能逃走的,墙外停着警车,第二天装饰作用更多的墙上就装上了铁丝网),有人抓住商机卖菜(本来是可以网购菜的,那段时间网购菜挺不容易的),近郊的菜农由于运输中断,成熟的蔬菜卖不出去。还有人借机在朋友圈里卖口罩,很快就有充满正义感的人举报:微信图片上有捐赠品的字样。天气还很冷,政府工作人员从早到晚守在楼道外面的小路上,下雪了,快递不准进小区,他们把网购的生活物资送到楼道外的取货点。
    那段时间每天看网上的文章看得眼泪汪汪,后来就不看了。也劝家人别再看了。外地的家人看了那些文章夜里急得睡不着觉,着急也没有用呀,没有富裕到不用上班,就必须好好休息保持精神工作。
    有朋友问我你害怕吗?她看了很多方方写的文章,我说没有失业害怕。
    早睡早起,保持好的心情,疫情肯定会过去的。
    现在日本也开始大规模隔离了,如果日本不是为了举办东京奥运会,疫情现在该是尾声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