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论国家精神

4已有 1502 次阅读  2019-09-06 20:26

经常可以看到美国精神或者中国精神这样的说法,感到有些空乏。如果你想激励个人行为,你会说发扬中国精神吗?共产党会这样,其他人不会。
最近香港乱哄哄的,看到一个报道,讲到某一少年说要学习美国精神,就是波斯顿反抗英国殖民者加税。显然,包括香港人在内的中国人的很多理念极端局限狭隘。其实那时的波斯顿人就是殖民者,他们只是反抗了统治者而已。
此外,中宣部也在宣扬他们认为绝对正确的中国精神。一些御用奴才还在“人民”大会堂搞了一个《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中国精神读本》是2008年出版图书,作者是赵存生。 查了一下,这本书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补残天讲起,全是讲好的中国精神。中国精神这么好,中国人民反倒窝囊两千多年,奇怪不奇怪?查了一下作者,都已经死了十年。人走茶凉也是中国精神之一,怎么会在“人民”大会堂搞《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呢?不尊重知识和知识产权是一种中国精神。原来是复旦大学中国宣传院那些御用奴才又编了一本书,用了同样的书名。
固然,所有的国家都提倡堂而皇之的正面国家精神,但是有更多的国家精神是负面的,却代代相传,历久不衰。比如狡兔死走狗烹,是中国精神,传承了两千多年。再比如,侵略扩张是帝国主义的国家精神。显然,没有哪个国家会说侵略扩张是它的国家精神,可是从历史角度来说,这种国家精神却是客观存在的。而那些喜欢自我吹嘘,对世界的复杂和危险装做没看见的御用奴才是祸国殃民的,是中国精神的受害者,并且他们要继续编撰精神鸦片毒害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因此,客观完整地研究一下国家精神,集体精神,个人精神,宗教精神,很有必要。

中国精神
中国精神是什么?当然这样抽象的概念不是任何人简单概括就可以说清楚的。但是他们这本《中国精神读本》,也只是从近代史开始到上世纪80年代这140多年中选编一些文章。所以与其说是中国精神读本,不如说是歌功颂德集。把毛泽东邓小平周恩来等名人的旧作拿出来,就能代表中国精神?140年的历史,慈禧太后,李鸿章,蒋介石说过的话办的事就不代表中国精神?精神毕竟是中性词,但是在共产党的奴役下,谈论国家精神只讲褒义的一面,可见思想专制的毒害之深。一种精神,一个思想,一个声音,这样的民族,这样的国家,既缺乏创造力,又缺乏战斗力。
这本书执行主编王绍光在发布会上的发言引用黑格尔“世界精神”概念,我比较认同黑格尔这些看法,但是不包括"日耳曼民族实现了世界精神的终极目的"。王绍光说:
“说到精神与民族精神,让人不由想到黑格尔。正是他把民族精神提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在黑格尔看来,一切历史现象都是所谓世界精神的展现;而在不同历史阶段,世界精神体现为某些所谓世界民族(包括中国)的民族精神。这里,民族精神是指一个民族所表现出来的意志与能动性。黑格尔武断地认为,世界精神的太阳最早从东方升起,东方文明(包括中国文明,以及印度、波斯、埃及文明)是人类历史的童年,属最低等级的文明。希腊是人类历史的青年时代;罗马是历史的壮年时代。最后太阳降落在日耳曼民族身上,实现了世界精神的终极目的,成为历史的最高阶段。”
王绍光认为辜鸿铭在1914年出版的《中国人的精神》这本书里处处对怼黑格尔。辜鸿铭认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特征可以用八个字概括:深沉、博大、纯朴、灵敏;作为对比,日耳曼精神却是以强权崇拜为特征。那么,这也恰好印证了我前面的看法,说到自己的国家精神,都是正面的。说到其他国家的才愿意揭其丑陋精神一面。那么,日耳曼精神强权崇拜,喜欢侵略扩张,也确实是真的,否则如何就从欧洲几百个小小的公国中的一个发展成一个军事强国呢?而中国,则是充满了羸弱迷信专制之类的丑陋精神,否则如何就在黑格尔死后九年发生的鸦片战争被打得一败涂地?从此以后一百年屡屡被列强侵略,民不聊生。

中国精神的一个典型是奴才精神,人民都是权力的奴仆,人民缺乏一种稳定的良好价值观。比如王绍光对辜鸿铭的赞美就是这样。以前我听到辜鸿铭,说他是封建的遗老遗少,可以理解为他是封建制度封建文化的拥趸。说到底,因为共产党拥捧五四运动,因此,砸烂孔家店,开展新文化运动就是好的。那么大骂胡适为“中国文化的罪人”的辜鸿铭便是坏人了。可是胡适傅斯年钱穆没有被共产党利诱留下来,也许毛泽东感到很没有面子,就泼妇大骂:
“为了侵略的必要,帝国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数百万区别于旧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识分子。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后来,只能控制其中的极少数人,例如胡适、傅斯年、钱穆之类。”
有趣的是,这段话出自毛泽东在1949年的名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现在看来,他们只是太了解共产党和毛泽东,没有跟着共产党走,就导致毛泽东如此愤怒。这段时间,习近平提倡什么“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可见中国的价值混乱必然导致国家混乱。
现在共产党为了在思想上对抗西方,又回归独尊儒家的封建老路,辜鸿铭钱穆这些中国文化的继承者自然又成了共产党文化奴才的赞美对象。


王绍光在这里推崇钱穆,因为他“直接对怼黑格尔,说‘德国实在是一个很可怜的国家’”。在钱穆看来,中国的文化精神、历史精神以道德为核心,是一种绵历数千年的“道德精神”。中国是有道德精神,可是这道德本是要君王士大夫遵守的,最后却成为封建统治者奴役人民的工具,正如鲁迅的小说《狂人日记》所言:“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中国精神,没有自由,法治,人权,公正这样的底蕴,全是专制统治者决定人民的生存权有多少自由空间(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因此人祸频仍。以钱穆为例,他倒是逃离了共产党的魔爪,在香港成立了新亚书院,后被并入香港中文大学。提及此事,因为现在的香港中文大学是香港学生闹事的一个大本营。混乱不混乱?钱穆的后世学子要自由要反共甚至要港独,而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王绍光要以“道德精神”拥共,维护共产党的独裁。
共产党的独裁精神,继承了秦始皇以来的焚书坑儒传统,对中国知识分子充满了刻骨仇恨,进而不断迫害他们。看看毛泽东这杀气腾腾的断言“为了侵略的必要,帝国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数百万区别于旧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识分子”,可见共产党统治下知识份子的命运将是多么悲惨。看看无锡钱氏家族的命运吧。钱穆出道,得益于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的提携。钱基博在1949年劝钱穆留下,钱穆不信共产党,去了香港。钱基博的哥哥钱基厚是大资本家,本来和荣氏家族都要把工场搬到香港,但是其子是地下共产党,告知了共产党,被劝留下。后来什么公私合营,资产等于被没收了。钱基厚很能活动,成立了什么小团体,被打成反革命。钱基博在1957年跟其他知识份子一样,被共产党引蛇出洞,大鸣大放,结果险些被打成右派,所幸他那年死了。他给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写了一封后被人称为“万言书”的信,信中提出了很多事关党和国家建设大计的真知灼见。如,他认为党应该顾念民生,体谅人情;党应该尊重人权,尊重法律。他对建国以来政治运动和政治学习过多表示了不满,认为有些运动太过火,搞得人人自危,以至于“弟控其兄,妻控其夫,子女控其父母”,冤枉了不少好人。有时“整夜斗争一个人,不许睡眠,强凌辱,众暴寡;不堪困辱者,被迫自杀,或成疯狂”。就是因为这封信,他险些被打成右派,念他年老有病,批斗他则由其女婿代劳。
钱伟长是钱穆的侄子。这人也是话多,又年轻,右派帽子少不了。有文报道,他在八十年代,又写信给邓小平告发方励之不可信任,大概是因为方励之联络一些大知识份子包括钱伟长要求中央为右派平反的事。
钱钟书如何被冲击不得其详,可能因为把毛泽东选集翻成英语,受到一定保护吧。不过他的独生女的丈夫在文革期间自杀。
总的来说,数代家学渊源的望族,他们具有爱国精神,士大夫精神,自由文人精神,被共产党二十年打得枝残叶落,一蹶不振。中国统治者就有这种精神,宁可错杀一万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他们眼中的坏人。这种邪恶政治传承两千多年,好人,勇者,精英难以存在繁衍壮大。

中国人在治学方面缺乏科学性严谨性和客观性。比如说黑格尔,我们中学的哲学课本简直把他捧为马克思他爹,而哲学几乎纯粹是马克思主义,对其他大哲学家就没有什么详尽的介绍。所以这种教学方法就是把一片树叶解剖得无孔不入,最后却很难知道森林是什么样子。近几年中国谈到黑格尔,似乎大多数是负面的,看上去无非是因为他对封建中国及其文化看法是负面的。这同当下中国宣传部门要搞什么四个自信,以及要向外宣扬中国文明悠久灿烂有关。所以专制制度没有什么原则,客观存在的好坏评价都取决于当权者的脑袋是猪脑还是猴脑。像王绍光批判黑格尔的民族精神观,本质上并不是黑格尔多么错误,而是因为黑格尔是这种理论的开山祖师,批了他的结论,可是仍然不知不觉用了他的分析方法。同样是黑格尔,中国人认为他是辨证法大师,是马克思他爹,那么就五体投地崇拜他。可是后来有人重视他的“精神现象学”,感到他贬低了东方文明,也就贬低黑格尔。中国人学哲学,学得头头是道,要搞历史唯物主义,但是真正解释世界,就被情绪主义所左右。还好黑格尔在鸦片战争前九年死于疾病,否则,他对中国的看法恐怕更加不堪。
我写这篇文章的缘由开始已经说过。但文章具体写起来就是随想。写到这里,我感到需要稍微了解一下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以前我并没有听说过他的这部著作,当然也不知道其重要性。维基百科这样介绍这部书:
《精神现象学》(德语: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是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最为重要并引起广泛争议的哲学著作。这是黑格尔的第一部书,具备三重意义而存在:整个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导言,整个体系的第一部分,也是精神现象学自身整体。德文词语Geist既有精神、灵魂之意,又有意识,理性之意。该书现行的副标题“意识的经验科学”自第一版便开始使用。在最初的公示版本中,它作为“思辩哲学体系”的第一部,《逻辑学(大逻辑)》为第二部。另一部篇幅较少的著作《精神哲学》作为《哲学全书》的一部分出版,对最初的现象学主题进行了更简要的复述和某种程度上的改变。邓晓芒将其称为“整个西方文化内在深层结构的一个综览”。
现象学是黑格尔后期哲学的基础,代表着康德之后德国观念论至关重要的发展。它致力于形而上学、认识论、历史、宗教、感知,意识和政治哲学。黑格尔由现象学发展出他的辩证思想(包括主奴辩证),绝对观念论,伦理生活与扬弃。“这部书于西方哲学影响深远,对存在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上帝之死及历史虚无主义的产生发展意义重大,也因此饱受毁誉。”
由此看来,我写此文的目的也相当符合黑格尔思想,就是想客观描述精神与世界的关系,哪怕是恶的精神也要描述。显然,人们批判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认为他推动了恶的精神的扩张。这有些夸张,无论有没有黑格尔,世界总是有罪恶,有暴君,有侵略扩张的帝国主义。全面客观描述精神与世界,正是隐恶扬善的必由之路。像共产党那样藏恶捧善,是一种鸵鸟心态。如果你知道世界的本来面目,你还会像共产党那样,明明是孤家寡人,却宣扬“人类命运共同体”?共产党为此还不惜大撒币。
顺便一提,共产党及其奴民,很难认清世界的本来面目。如前所言,崇拜黑格尔的辩证法,却不学习辩证法的产生基础,即《精神现象学》。所以说,中国的教育方式是支零破碎的,由此得以见证。

我们的时代,既不是黑格尔时代,也不是一百年前的辜鸿铭时代,因此也没有必要拘泥于他们的结论。辜鸿铭为了向西方人传播正面的中国人形象,写了英文书《中国人的精神》,并且是在五四运动之前。辜鸿铭看上去比较天真,认为中国人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因此,“与其说中国人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不如说它是一个永不衰老的民族”,一个“拥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的民族。 这个“像孩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民族,对于抽象的、刻板的科学技术当然是没有兴趣的。我读古人书是看不出古代中国人过着心灵生活。孩童过着心灵生活吗?孩童喜欢玩,喜欢好吃的,喜欢幻想,也许还喜欢读书,这些算心灵生活吗?可是,过着心灵生活就一定对科学技术当然是没有兴趣吗?答案是否定的。我认为,中国人过分迷信了古代神话和“圣人”言论,比如相信了什么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补天之类的神话,放弃了对自然的探索,连地是圆球都不知道。本质上这也体现了思想懒惰,对于解释不清楚的事情,统统归于天道。换一句话说,中国人缺乏科学精神,像辜鸿铭这种对待科学的态度,也算一种阿Q精神:科学有什么了不起,雕虫小技而已,中国人不屑一顾。事实上哲学也是科学,因此,从孔子到辜鸿铭对精神的探讨,也是科学研究。既然说到科学,不妨多说几句。战乱频仍的国家无法产生先进科学,因为科学产生之初并没有很大的实用价值,古代从事科学的人需要足够富有,同时热爱科学,能够坐冷板凳不懈追求。此外,科学是一个进步过程,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做出了不同的贡献,但是都是基于前人的成就的基础上产生的。因此,排外主义和自大心态的国家无法产生顶端科学。

科学也好,思想也好,都需要一种相对自由的社会和政治环境才能更好发展进步。在专制统治下人们失去了言论自由,也自然失去思想自由,这样的社会便处于停滞甚至是倒退状态。像“人民”大会堂的《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这样,大多数人应该是中国高校的有名人物,拿着国家资助,摘编别人文章,弄出一本“新书”,王绍光这样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头面人物,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如此陈词滥调,中国能够进步吗?还不如像我这样,身在海外,不取分文,仅凭兴趣和自由的环境,略加思索,随笔成文,更有实际价值。虽然不能在中国发表,暂时束之网上,但至少可以证明自由世界的个人能动性大有可为。

既然我不是像中共豢养的职业笔杆子那样,必须写点什么向上司交差,因此每天写多少完全凭兴趣。那么不同时间写的段落就未必连续一贯。每次开头是略微动点脑筋的事情。今天写什么呢?从本文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想写不同阶层的精神是不等价的。转而想黑格尔眼中的世界精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这个还没想好,又想到既然他谈世界精神也建立了辩证法基础,那么辩证法又是什么?当然我们中学学哲学的时候,这个概念简直是神化的概念,什么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仿佛很了不起。可是为什么非要辩证呢?只是说他用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来证明唯物主义而已,当然唯物主义就是唯物主义,只要是对的,不用辩证法证出的也可以。那么,中国人为什么神化辨证法呢?可能是共产党人过分相信只要是辩证法证明的东西就是真理。可是,中国人为什么很少用辩证法呢?因为专制统治根本就不允许辨论,所以中国人其实不会辩证法,也不会辨论。中国人比较沉默木讷。
辩证法就是一种思想证明方法,黑格尔辩证法,就是一个“正题-反题-合题”的过程。有一个论点(因),就有一个反应(果),这因果可能是矛盾的,经过论证因果的合理性从而得出一个综合性的结论。我认为我这个综合网上的解释是简单易懂的,可是我在中学时对这个概念感到费解,首先书本没有解释清楚,其次也没有例子说明辩证法是什么样子。书本上说马克思辩证主义,我们也没看到他是怎样辩证的,而只是看到结论。
因此,辩证法,体现了质疑精神。这是一种中国人稀缺的精神。有一个观点,总是可以找出相反的结论,孰对孰错经过一番论证,得出综合结论便是了。所以,只要辨得多了,人们会不知不觉用上辩证法。当然,在黑格尔之后,哲学家们像雨后春笋涌现,大概是辩证法比较好用。传统逻辑是如果A成立那么B就成立,论证就算完了,如果B不成立,那么就没法继续下去了。而这个辩证逻辑是,若A则B进而有C,可以不断推下去。

我们在中学学到的哲学几乎完全是马克思主义,并且被灌输马克思主义是伟大的,至于谈到其他哲学家,要么说是马克思发展了某某的学说,要么如同说黑格尔一样是不好的,因为他代表了唯心主义。因此我们就不会再对一个不好的理论感兴趣。所以我们对黑格尔可以说一无所知。可是,我们现在谈论精神,才感到说黑格尔是唯心主义者是一种错误,说到底,他要研究精神和世界的关系。也许他夸大的了精神的作用,但是这不构成他的学说是坏的理由。像中国人那样,先认定他的学说是不好的,而马克思的是最好的,会有什么结果?就是中国产生不了哲学家。萨特的朋友法国哲学家Maurice Merleau-Ponty 说:“过去一世纪的所有的伟大哲学思想——马克思哲学尼采哲学,现象学,德国存在主义,和精神分析 ——都起始于黑格尔”,萨特那时还没出名,他的存在主义也起始于黑格尔。在八十年代,中国思想界略微开了一点门缝,中国人知道了存在主义,但是很快门就关上了,萨特又受到了冷落,由此可见,共产党不愿意任何非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得以传播。
之所以花了点时间了解黑格尔哲学,因为黑格尔说的精神是哲学,而王绍光说的精神是有具体所指的。黑格尔说的精神实际上很抽象,可以是所有思维活动的结果。说他的学说是唯心主义,大致是这样的原因,在哲学上, 理想主义(idealism, 或者叫做完美精神)是一组形而上学哲学,认为现实或者人类所能知道的现实,基本上是心理性质的,或者是心理构成的,是非物质的。由此可见,这个学说大大夸张了精神或者心理因素。但是,我们探讨精神,也是因为精神影响世界,至少可以说现实确实是一些精神活动的结果。如果认为精神没有用处,我也不会写这篇文章。毫无疑问,你可以不接受这种唯心主义的结论,但是认为它一无价值就大错特错。马克思如此努力,写资本论,设想共产主义,可以说体现了一种对绝对精神的不懈追求,以图改变世界。希特勒也是这样,把一种精神发挥到极致,最后导致自我毁灭。可以说黑格尔如此看重精神,造就了马克思精神,希特勒精神,以及其他各种精神,都希望以某种精神力量为引导,改变世界。

黑格尔时代,科学还不够发达,至少他所在的普鲁士王国还不及英国,所以可以理解,他的理论偏向于唯心主义。他的自然哲学论文《论行星轨道》帮助他获得哲学博士与讲师资格,这篇文章用辩证法批判了牛顿的自然观。现在看来显然是奇观。用辩证法什么都可以反?也许吧。哲学中的另一个术语,形而上学,也让中学生感到费解。也是因为在我们的课本里,什么东西若沾上形而上学一词,必然是坏的,尽管我们也没看到谁的形而上学哲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看英语解释,也很明了:形而上学是一个哲学分支,它研究现实的基本性质:包括精神跟物质的关系,存在与特征的关系,等等。想想古人的知识有限,如此归纳试图解释人类和外在世界,也没有什么错误。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们走了这样的路,后人才能更上一层楼。中国人喜欢皇帝崇拜领袖崇拜,所以毛泽东说什么人形而上学教条主义,那么这些形而上学先哲们就被中国人判了死刑。
当然,中国人更喜欢教条主义,凡是马克思的,必是好的。这其实也是唯心主义,有了马克思主义,什么都能实现,跟信佛差不多。

几天没写了。想来辩证法就是一种折衷主义,提出一个正论,论证一番,再演绎一下反论,经过分析,得出一个折衷结论,那么这个结论就是对的吗?比如马克思演绎来演绎去证明共产主义能够实现,现在有谁还信共产主义?我宁愿信一个宗教也不愿意信共产主义,因为,知道神是不存在的,但是宗教是一种个人心灵行为,自己愿意体验这种心灵行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相反,看看中国共产党,现在哪有一个好人,他们贪污腐化,他们攫取权力垄断权力,他们打压异己,他们代表现实的政治最丑陋的一群人。他们如此自私贪婪,如何实现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
现实世界的纷争,本质上体现了人类的自私和利益纷争。比如李嘉诚,现在处在舆论漩涡里,让人看到人类本来就是丑陋的,共产党是丑陋的,让他在大陆发了财,没交多少税,全身而退,投资到对私有财产保护最好的英联邦国家。共产党过去以为拉拢收买这些富豪,香港就稳定了,事实证明这完全不切实际。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介绍法国经济学家Thomas Piketty写的一本书“Capital et idéologie”-资本和理想。 他就奇怪,中国共产党收回香港了,香港竟然不收遗产税了。李嘉诚,绰号李半城,当然也是丑陋的,他的财富可以说就是吸血积累,在房地产电力电讯方面压榨港人。他并没有太多的慈善,香港的税又低,因此注定他不论说什么,总有人要反对他。当然,无能的共产党,让他发财,让他全身而退,现在又批判他,一点都不奇怪,共产党也是自私自利的,不能相互利用便成为敌人,中苏之间,中越之间,莫不如此。今天还看到美国黑石总裁讲话,说中国“经济奇迹”是以美国和西方为代价的。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政府救了他,买了他的股票,中国的市场也对他开放(多少我不清楚)。中国“经济奇迹”其实就是基建大跃进,政府和房地产商发大财的奇迹。中国科技和工业有进步,但是那主要是中国工程师的努力,记住他们的996,记住中国现在一年培养多少工程师。如果没有种族和政治偏见,就不会这样无视中国人的努力。以前副总统白蹲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因为共产党统治,他的话只对了一半,共产党统治压抑了中国人的创造性,但是中国人那么多,总会创造出一些好东西的。
总的来说,现实世界,竞争激烈导致自私精神大爆发,各种争论无穷尽,没有客观价值普世价值做准则,共产党优待李嘉诚优待港人,搞大撒币优待一些国家,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