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亲戚或余悲

9已有 10865 次阅读  2016-01-25 22:29   标签追悼会  北京  电话  心情 
  2016年1月23日,失去我的政治老师,是一位败于癌症的勇士。
  从15年6月20号查出癌症之后,漫长的治疗或者痛苦的半年,痛失敬爱的长辈。
  赵大白和董大爷一直在北京,和老师见面比较多,他们有本《相约星期二》,昨天大白的悲痛到崩溃的心情终于好了些发了第一个悼念的状态是那本相约星期二以及从此人生无处可避。 
  明天就是葬礼或者追悼会,他的很多学生都会过去。当然,我不去在1号去医院探病了,然后恍若隔世,仅仅20天病情急转直下人没有了。这是我第一次送走关系紧密的老师,像每一个癌症病属,看着他们慢慢的衰弱,有着漫长的心理准备,甚至可以很理智的知道他快死了,最后的几天电话都不会关机,有着每一分钟的都会接到我很抱歉节哀的电话。董先生和大白23号下午,去看了老师,大白出了病房哭成狗了,董先生下午的时候电话给我,让我有心理准备,然后晚上10点半,师娘用老师的微信在群里发了“燃尽了”。还是很难置信,我只能私信两个字“节哀”。
  我刚开始觉得难以接受的是,明明是大家的失去,偏偏安慰我,搞什么呢!晚上我听这歌哭死的时候,年长的人面对这种事已经很多次了,更从容了。 
  唉,先写到这里,这是流水账。
  PS:我朋友也是崩溃的,我没有很委婉的表达老师的离世,很直接的说的:我老师快死了,我老师死了。之类的也是很无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