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地久天长

已有 13086 次阅读  2009-06-13 14:25   标签婚姻  爱情  家庭 

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一本书,那书的名字已然模糊,其实书的内容并不太吸引她,但送她书的人,曾经在扉页上写道:愿我们的爱地久天长!那是1996年,想想,是她多美的年龄。

 

后来,她嫁给了送她书的人,但一直没好好读那本充满人生哲理的书;再后来,辗转流离,她竟然遗失了那本写着爱的誓言的书。我怎么这样不小心,没有好好保存这些纪念物呢?她曾暗暗自责。

 

有一天,她问他:你还记得你写过的那句话吗?在他们又一次争吵后。

那时昏了头。他说。原来他一直记得,只是有点后悔。

 

她不知道,在这个世间,有多少人可以对自己的婚姻无怨无悔?反正,在她的印象中,一次小小的冲突都可以引发夫妻间的地震,足以震翻100年前的芝麻谷子,每个人都说尽了绝话也不怕烂了自己的舌头,更有甚者,偶尔他们也会你推我搡弄假成真,到了那一个地步,怎一个情伤了得?

 

及至某日和一位朋友聊起婚姻,那位貌似瘦小文弱的女博士,竟然告诉她,那一年在他们回国前,当着孩子们的面,她和老公狠狠地打了一架!那一次打架,真可谓伤筋动骨,天翻地覆,仿佛耗尽了他们婚姻里所有的阳气,从此再如何愤怒都波澜不惊了。

 

但我其实还有点怀念当年的吵架呢,女博士说,那至少证明我们还不老,还有点血气,哪里像现在,在一个屋子坐一天,可以一句话都不说!

 

不说话不一定不快乐。她说。

但那又有什么快乐,女博士说,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何夫妻可以成陌路啊。

 

我看书上说,中年婚姻,审美疲劳,就像左手握着右手,没有感觉。她笑道。

可是左手和右手,哪个手也离不了哪个手啊。女博士分析道。

两个女人,说了半天,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对婚姻是何立场。

 

几天前,朋友告诉她,以前她曾居住过的小镇上,那对最美丽神气的西人教授夫妇不声不响离婚了!这怎么可能?他们曾经看上去神仙一样的眷侣啊,还有那三个花一样的孩子。那时,在咪咪小的中西部小镇,他们两家仅隔着几个街区,教授夫妇如果步行去办公室,必要经过她的房子,她常在一排冬青后的半落地窗里看那一对美好的人,好像从画中走来,那情景曾让她觉得英文中的soul-mate也不过如此。只有一次,他告诉她,三个孩子让夫妇俩人累得半死,那作丈夫的曾经笑着说,养孩子的过程“suffer to death”。

 

她在电话里,迫不及待地八卦给他听,你知道吗,他们竟然分开了呢。其实她的心是有点忧伤的。又一个不能地久天长的故事!她喟叹,人生,要坚持一件事情何其难,而要坚持一个婚姻,亦不知要忍受多少磨人的庸常琐碎,付出多少宝贵的自由代价。

 

还没有等她说出心里的感受,他在电话那端说:你看人家多潇洒。半真似假。

那你是不是也有点羡慕?

是啊,你呢?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